那些商业帝国的海外文娱版图

作者:安凌飞 2017-07-25 09:23  0

今年上半年中国对外投资总额合作同比下降45.8%,其中,房地产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1%,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5%。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安凌飞  海外并购成为不少企业选择的出海方式,2015和2016年则是中国海外并购井喷的两年。统计显示,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为1180.2亿美元,中国的对外投资在连续13年增长后位列全球第二;2016年对外直接投资达到1701.1亿美元。

然而,这样的增长在2017年发生变化,今年上半年中国对外投资总额合作同比下降45.8%,其中,房地产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1%,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5%。“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防范对外投资风险,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7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会,发改委政研室主任、新闻发言人严鹏程明确表态。

6月22日,金融市场迎来一场风暴。万达电影股价下跌,市值一日内缩水约67亿元。万达系债券被狂抛,价格断崖式下坠。复星系股价跳水,粗略计算,复星系三只股票当日蒸发市值约115亿元人民币。当时的传出消息监管部门于6月中旬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海航集团、复星、浙江罗森内里在内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排查对象多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业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

海外并购

时间回到2010年,复星出资2500万欧元持有地中海俱乐部(全球最大的度假村酒店集团)7.1%股权,完成首次海外并购交易,随后通过二级市场上不断增持成为第一大股东。

彼时,万达正在谋划第三次转型,从单一房地产转向商业地产、文化旅游综合性企业。距离2012年5月,万达以26亿美元完成对美国第二大院线公司AMC的第一次海外并购还有两年。

在完成第一笔海外投资后,复星开始加速并购之路:2011年4406万加元入股加拿大金堆城西色公司12%股权;2011年5月8458万欧元收购希腊著名时尚产品集团FolliFollie 9.5%股权,之后增持到13.85%;2013年,复星一年内完成6笔海外并购,分别涉及男女装、地产及医疗行业。

此后,截止2017年,复星又进行了多达15次并购,涉及领域遍布银行、保险、基金的金融业、酒店度假村、石油、医药和餐饮等。在复星董事长郭广昌看来,复星的投资是“形乱而神不乱”。所有的投资都围绕两个主线,一个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二是在这不同的阶段里面,中国人需要生活方式提升所带来的消费提升。

与复星相比,万达的投资标的相对简单,主要围绕两大板块:商业地产相关与文化娱乐体育。2016年,万达集团相继投资并购美国卡麦克、欧洲Odeon &UCI、北欧院线集团三大院线,截至目前,万达集团在全球电影市场的份额已超15%,并占据欧洲、北美、中国电影院线市场首位。同时,万达以35亿美元购入美国传奇影业控制权。

在王健林看来,国际化的理由:一是做大企业规模,有些产业要做大规模,必须国际投资,特别娱乐、体育行业;二是成为国际企业;三是规避经营风险,跨国发展意味着减小企业经营风险。

万达集团自2012年启动国际化以来,业务遍及全球,通过海外并购万达在不动产、电影运营以及体育产业三个领域均快速做到了世界第一。

6月7日,胡润研究院携手易界DealGlobe首次发布《2017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特别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并购交易跨越式增长,中国企业已经宣布且有资料可查的海外投资并购投资交易达到438笔,较2015年增长了21%;而累计宣布的交易金额为2158亿美元,较2015年大幅增长了148%。

体育俱乐部的买与亏

在众多海外并购案中,并购体育俱乐部的高溢价和亏损的矛盾凸显。18日晚央视新闻1+1栏目点名提到“苏宁集团出资2.7亿控股国际米兰,后者已连续五年亏损,总亏损额达2.759亿欧元。”苏宁股价应声下跌。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尹中立在当时的采访中称:“如果是企业自己的钱干什么都可以,问题是钱不是自己的。这些机构境内负债率很高,他们拿着从银行借来的、从其他金融机构融来的钱,在国外挥霍、购买资产,在境外投资一旦失误,这会增加境内的金融风险,给他自己贴金。”

随即,苏宁云商晚间在互动平台澄清,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由公司关联企业--苏宁体育集团进行投资收购,该收购事项的资金来源合法合规,投资估值合理,投资风险可控。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至今,至少12家海外足球俱乐部的股权被中国资本收购,总投资超过150亿元人民币。其中,2015年9月,万达以4500万欧元的价格购买了马德里竞技20%的股权;2016年中欧体育投资管理长兴有限公司以5.2亿欧元的价格购买了意大利AC米兰俱乐部99.93%的股权;同年,苏宁以2.7亿欧元的价格购买了国际米兰70%的股权。

然而,根据意大利《米兰新闻网》报道,2015年,AC米兰的亏损达到8930万欧元,2014年亏损达到9128万欧元。AC米兰在过去的5年共亏损了2.705亿欧元。

这并非政府部分第一次提出“非理性对外投资”。去年12月,发改委、商务部、央行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举行发布会,透过媒体喊话:监管部门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投资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的风险隐患,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时任商务部部长高虎城曾直言非理性投资海外体育俱乐部一事,存在着较大的风险隐患,央行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局长潘功胜明确指出,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了很多足球俱乐部,其中不乏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

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记者,我国的走出去战略实行时间不长,具体对哪个方面走出去没有过多要求。但是发展到现在更应该强调质量和结构,中国企业走出去当务之急是从制造业大国走向制造业强国,投资理论最主要是获取当地资源,进入当地市场,要么就是展现出自己的优势。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安凌飞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常驻北京,曾任职于中国商报,关注领域为零售、旅游等。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你可能还想阅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