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特蒙德另类中国策:我有一个关于“破产”的故事,不介意讲给你听

作者:吴娓婷 2017-07-29 11:22  258

卡斯滕说:“这是一个关于成长,一个关于多特12年前濒临破产、需要从零发展的故事,而这与中国足球的发展有相似之处。”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吴娓婷 苑伟斌 经过安排,被称为“大黄蜂”的德甲球队多特蒙德与国内共享单车品牌ofo小黄车进行了一次跨界合作,现场明星球员与球迷热情互动。

借此,这家足球俱乐部正式宣布开拓中国市场,并和它的欧洲同行一样,在上海成立办公室。接下来,多特蒙德会想办法增强他们在中国市场和中国球迷中的影响力。

对比欧洲同行,这家拥有109年历史的球队进入中国的时间晚了一点。但他们认为,自己有一段经历,对中国发展足球事业更有启发。因盲目追逐成功、激进发展,05年前后,多特蒙德走到了破产的边缘,一度需要卖球场还债。这家俱乐部花了好几年,才爬出破产的泥潭。通过大胆起用年轻球员,让球队重新焕发活力。

多特蒙德首席运营官卡斯滕·克莱默在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时说:“我们拥有一个非常棒的故事想要告诉所有人,这是一个中国球迷都愿意聆听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成长,关于多特12年前濒临破产、需要从零发展的故事。而这与中国足球的发展有相似之处。”

爆棚的安联球场

多特蒙德将在上海成立办事处,这也是该俱乐部继新加坡、日本之后,在亚洲地区的第三个办公室。

相比其它欧洲球队,多特蒙德在中国开设办公室的决定并不早。其在德甲联赛中的冤家——“拜仁”,在今年3月落成了拜仁慕尼黑市场营销(上海)有限公司,比“办事处”规格还高一些。而多特蒙德本月18日在广州比赛的对手方AC米兰,6月在董事会上决定在中国成立一家名为“Milan China”的分公司。

加上分别于2012年、2013年就到香港设立办事处的曼联和巴萨,今年3月在上海设立中国区代表处的沃尔夫斯堡,欧洲球队对开拓中国市场相当热情。

拜仁俱乐部负责国际化与战略事务的董事瓦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在德国已经慢慢达到极限,能够容纳7.5万名球迷的安联球场,每场比赛都是座无虚席。我们在赞助商领域迈出很大一步,纪念品销售方面同样如此……我们在国际市场大有潜力可挖,尤其是在美国和中国两大目标市场。”

在这些欧洲足球俱乐部眼中,中国足球迎来了难得的春天。足球在中央政府层面受到重视,青训也得到进一步发展。中国非常期待举办一次世界杯,并计划2025年之前要拥有5万所足球学校。

欧洲球队在中国驻点推广,通常的策略是与赞助商合作、零售及批发纪念品、并通过增设球迷俱乐部来扩大影响力。

多特蒙德方面透露,目前约有2000万-3000万多特蒙德球迷在中国。俱乐部首席运营官卡斯滕说:“这个数字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振奋人心的,也让我们非常自豪,因为在德国我们只有1000万的多特球迷。”“对比起球迷俱乐部的数量,我们更看重的是如何让更多的中国球迷了解多特蒙德,让他们对多特蒙德感兴趣。我们目前有通过很多方式实现这一目标——让球队直接与球迷互动,球队代表定期到中国以及最重要的是在数字媒体渠道与球迷沟通”卡斯滕说。

2014年,多特蒙德开通了新浪微博官方账号,目前已经积累了124万粉丝。今年7月5日,多特蒙德中文官方网站上线。

要合作,不要投资

除了ofo,本次中国行多特蒙德还和天津的一家3D公司谈了影片合作。卡斯滕说,“这样的目的是要广告效应,希望在中国尽可能地利用广告,把(多特蒙德)品牌推广出去。”

商业营收对足球俱乐部来说至关重要。早在2013年,国内知名通信设备供应商华为,就宣布正式成为多特蒙德的“冠军伙伴赞助商”。

不过,中国企业和富豪商人的青睐对国际知名的足球俱乐部感兴趣的程度,早已不限于提供赞助。他们甚至挥金买下俱乐部的股份。当中较为有名的是万达集团收购西甲冠军马德里竞技俱乐部20%股份,以及苏宁收购国际米兰70%股份。今年,中国商人李勇鸿通过在卢森堡成立罗森内里体育投资公司,成功买下AC米兰99.93%的股权。

对此,多特蒙德明确表示:拒绝投资商。“我们球队肯定是没有兴趣找投资商购买球队。因为在德国有法律规定,球队最大的拥有权属于德国。”卡斯滕说。按照德甲法律规定,球队除了属于俱乐部以外,还属于球员,球员拥有1%以上的占股权。

让多特蒙德对激进的发展策略避之则吉的,还因为十二年前的一场破产危机。2000年,多特蒙德作为全德首家上市的足球俱乐部,凭借股市筹集的资金走上烧钱扩张的道路,在转会市场上豪掷近1亿马克引进球员。两年就将上市筹得的资金挥霍一空。

2003-2004赛季,在欧冠附加赛上,多特蒙德以联赛第三名的身份被布鲁日淘汰出局,引发股价暴跌。随后,俱乐部几乎采用赌博一般的策略,投入大量工资和转会费,期望在欧冠赛事中获利以填补赤字,结果却是越陷越深。到了2006年,多特蒙德需要延迟支付体育场地租金和举债支付球员薪金。如果当时没有摩根斯坦利的一笔巨额贷款,以及Molsiris基金推迟收取租金费用与利息,多特蒙德不知会否被债务压垮。

多特蒙德俱乐部在上个世纪90年代问鼎欧冠,辉煌一时。因全队黄色的队服和标识,球队获得了“大黄蜂”的称号。然而,在05年前后的财政危机阴影下,俱乐部成绩凋敝得无法踏上欧战的赛场,并在低谷苦苦徘徊数年之久,直到08、09年开始,才又表现出了长足的进步,2011年重返巅峰,称雄德甲。

回忆起濒临破产的黑暗岁月,卡斯滕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如果用人的生活做一个比喻,财务危机会让人人对自身的价值重新思考。多特蒙德在经历十五年前的危机时,也对自身的价值进行了估算。

卡斯滕说:“经历这个金融危机,我们现在决定绝不能欠别人的钱、绝不能负债。这也是我们不愿意投资商进入的一个原因。因为投资商一旦进入的话,有的人就要争取第一。”

“俱乐部没有义务为别人争取第一,做好自己就好了。多特不希望去欠别人的钱,或者找投资商来控制我们。”卡斯滕说。

根 据 多 特 蒙 德 公 布 的2015-2016赛季财政报告,集团收入增加36.6%,达到3.763亿欧元,创造了历史最高的营业额纪录。税后盈利2940万欧元 (前一年利润550万欧元)。

“我们有一个非常棒的故事”

在本赛季,经过34轮比赛的多特蒙德当前积分为64,在德甲积分榜中排名第三。德甲榜前列的稳定成绩,宣告多特蒙德走出了破产的泥潭,重塑了一支新的“大黄蜂”。

有意思的是,这家俱乐部并不介意把当年难堪的经历展示出来。他们认为,从中汲取到教训和经验,可以提供给所有人借鉴。

卡斯滕说:“我们拥有一个非常棒的故事想要告诉所有人,这是一个中国球迷都愿意聆听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成长,一个关于多特12年前濒临破产、需要从零发展的故事,而这与中国足球的发展有相似之处。”

据卡斯滕介绍,目前多特蒙德每两周会在球场举行比赛,球场有81000个位置,55000个座位会被售卖出去,售卖率很高。

卡斯滕认为,多特吸引中国人的另一个方面,还在于他们对年轻球员的培养。回想起十年前,多特蒙德走到破产边缘,减薪、卖人还贷,造成了核心球员流失。2008年,尤尔根·克洛普接过多特的教鞭,大胆起用年轻球员。这些具有天赋的小将充满斗志,而几位经验丰富的老将则提供支柱作用,多特蒙德逐渐恢复活力。格策、香川真司、胡梅尔斯和莱万多夫斯基等球员都在克洛普的培养下成长为世界级球星,他们也帮助大黄蜂蝉联了两年德甲冠军。

在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国家,足球拥有深厚的社区基础。2000年开始,德国足协在全国范围内布局了约390个足球训练基地,集中了22000多名11至17岁天赋较好的男女球员,在1200名青年教练的指导下踢球。即便是再小的社区俱乐部,足球教练也必须获得德国足协执教资格后上岗。同时,德国足协规定,德甲、德乙各俱乐部必须拥有自己的青训中心。

因了解中国想要发展足球的梦想,欧洲球队会把输出青训体系作为他们打开中国市场的方法之一。例如拜仁在中德生态园区签署了青训合同,约定输出青训大纲和青训教练。又如意大利AC米兰俱乐部与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筹备设立“AC米兰专项基金”,计划在3年内在全国1000所小学里推广足球运动,促进中国校园足球的发展。

但说起球队的“青春风暴”,多特蒙德还是有更多话语权。前文中与球迷一起骑小黄车的普利希奇,出生于1998年9月,2015年正式加入多特蒙德,在17岁134天就完成了个人在德甲的首秀。

“多特蒙德通过培养青训球员,使得他们成为国际巨星——就像格策、普利希奇以及那些人们先前从未听说过的球员,这正是中国如今想要尝试的模式”卡斯滕说:“中国想要培养年轻球员成为全球有知名度的球员,从中长期的角度看,要实现这个目标应该需要10到15年,这样是建立一个强大的足球国家所需要的时间。”

卡斯滕说他了解到中国在发展足球事业方面“非常有野心,反应很快,行动也很快”。但是他强调足球的成功需要时间,“不要感到紧张或者慌乱”,而是“沉下心来,把能力练上去”。

当前,多特蒙德也拒绝做超前的大计划。卡斯滕说他们需要踏实做好目前的每一步,并抓住随时出现的机会和采取措施。

过去因狂热追逐成功而受到的教训,教会了多特蒙德一种极致的理性。而其后为生存而战的相关经历,又成为这个俱乐部身上一道独特的“伤疤”。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发掘感动人们的一刻,让人们意识到多特蒙德一直关心球迷以及多特蒙德所代表的精神。”卡斯滕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我们感觉到当我们讲述我们真实的故事时,人们便会开始喜欢并且追随我们。”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你可能还想阅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