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中直击:九寨沟72小时

作者:张恒 2017-08-11 21:44  0

8月8日晚21时19分,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截至8月11日晚,这场地震已经导致23人遇难、493人受伤。

经济观察报 张恒 宋笛/文

2017年8月10日晚11点,四川省九寨沟县城文化路附近老麻抄手餐馆的老板任桂平还在忙碌。按照往常的作息,两小时前他应该已经打烊驱车回家入睡。和这条街上其他餐馆一样,8月8日晚间地震发生后,他的店每晚要持续经营到深夜。

这已经是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了,游客和外地务工人员大部分已撤离。留下的是:数万居民、救灾人员、余震、尚未完全散去的惊慌情绪以及这座蜀北小城。

任桂平担心还会有余震,“回家后我不敢睡下,在桌子上放一瓶水,看水面晃动来及时发现地震”。坐在桌边,在灯光下守夜,靠手游撑到凌晨5点的他,一直到第二天他的妻子、女儿起床,他才敢睡下。

任桂平是这座人口总计仅6.7万左右的县城中的一位,在这里每年夏天都会迎来数百万游客,而在2017年的这个夏天,他们与其中的数千名经历了一场无法预知的灾难。

8月8日晚21时19分,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截至8月11日晚,这场地震已经导致23人遇难、493人受伤。

灾难后的县城,货币突然暂时失去了意义。外地来的救灾人员可能会被餐厅老板慷慨地请一顿午饭,找不到旅店的记者被居民邀请住在了自己家里,甚至是在超市购买一个小东西,都被告知不用付钱。

救灾人员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入这座城市。8月10日下午3时左右,一架驶往九寨沟黄龙机场的飞机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了,这是一架没有游客的飞机:最终坐上飞机的有28名乘客,其中有14名国家地震应急响应现场工作队(NEER)的成员——他们要赶赴灾区进行损失测评,这将为国家未来的补贴、援建提供参考,1名黄龙机场的工作人员、1名当地消防中队指挥官及家属、1名寻找支教同事的教师以及数名记者。

8月11日早,在九寨沟和松潘县的交界处,一些自发赶来的救灾人员被特警拦住,他们被告知:“里面的救援已经饱和了”。

同样在交界处被拦在外面的还有路桥工人。他们已经往返于灾区数次,在闲谈中,聊到了灾区中许多损毁的公路,按照他们损坏的程度和地质结构的变动,很多道路可能要重新规划和修建,“这是个巨大的工程”,路桥工人叹道。

灾难过去三天后,痛苦后的重建开始被提及。

小城留守

8月8日晚上9点多,任桂平正在店里坐着等待客人,忽然感到一阵房屋晃动,所有电源突然断掉,店子陷入一片黑暗。任桂平立刻意识到地震来了,他拉起妻子,抱起9岁的女儿往门外跑去。

此时,小学教师索郎木驱车从成都刚回到九寨沟县城。他感受到了汽车的颠簸,但是并未意识到这是地震。当天下着大雨。几分钟后,当他看到路旁的树下站着一群人,有老人、抱孩子的妇女、中年人,宾馆的楼下还有来不及穿衣服,裹着被子下楼的客人。他意识到,地震来了。

直到10日晚上,索郎木晚上仍不敢回家,只在空旷的广场露宿。“九寨沟县有七八个小区,几乎所有人都不敢回家住,都在外面搭帐篷或露宿。”索郎木家住踊枫A区的五楼,所在小区约586户,每家至少4人,地震后的这几天成了空楼。

已经是地震发生后的第二个晚上,在这一天,滞留九寨沟的游客大部分撤离了灾区,他们沿着南—绵阳、北—甘肃两个通道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一位政府人士说,截至10日,救援人员已累计转移疏散游客和外地务工人员6万多人(含126名外国游客)。

留守的是余震和数万的本地居民、救灾者以及这座蜀北小城。

县城的广场到处可以看到游荡的居民,他们或搭帐篷、或露宿街头,有的选择睡在一楼的单位办公室。而9年前的汶川地震时,他们大都在室外睡了一个月。

索郎木说,他只在取水和煮面时在家里短暂停留,随后马上撤离。10日晚10点多,他带着爱人、两个不到10岁的女儿在县政府前的广场露宿,两个女儿躺在长椅上,以毯为被。山里深夜最低温度只有10几度,夫妻各自照看一人,用帽子挡住女儿的脸来御寒。夜再深时,他们打算去车里蜷睡。

两位值班民警在街上值班,他们接到命令,地震救援期间,24小时随时待命。

“天堂”两夜

8月10日下午五点,地震已经过去了接近48小时,黄龙机场值机柜台外挤满了乘客,他们是九寨沟天堂洲际酒店的员工,共计200名。

距离九寨沟风景区仅有20多公里的九寨沟天堂洲际酒店是此次地震中受影响最严重的建筑之一,在地震发生前有上千名游客、数百名工作人员聚集在这座面积达到15万平方米的酒店。

这是一家装修精美的酒店,在网络上依然能查询到地震前这家酒店的样貌:宽阔明亮的大堂、用石头堆砌出来的特色小屋、透明的玻璃笼罩着带有泳池的花园,抬头便可以看到玻璃外湛蓝的九寨沟天空。

地震发生时已是晚上9点,一部分员工已经回到了一侧的员工宿舍准备休息,突然员工宿舍里的电视、饮水机纷纷摔落到了地上,一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员工感觉到自己的沙发突然被人猛的拽了一下,数秒后,她才意识过来,地震了。

地震发生时,一位洗碗工正在柜子里翻找着物件,突然灯灭了,地也晃了起来。2008年汶川的经历让她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地震。她蹲下,抱住头,地面停止摇晃后,应急灯亮起,她猛的站了起来,向外面跑去,她感觉自己两条腿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左右摇晃。

在九寨沟天堂洲际酒店的门外不远处,有一处开阔的场地,这里是当天晚上数百名员工和上千名游客过夜的地方。在震感结束后,一些男性员工又返回到酒店里,取出了酒店的被褥,发放给场地中的人群。

对于大部分游客,这可能是他们人生第一次经历地震。在入夜时,一位职业是心理医生的游客站了出来,医生告诉场地里过夜的人群,大家可以背贴背靠在一起,放轻松,然后深呼吸。一位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按照医生的辅导做完后,感觉放松多了。

8月9日整个白天,救援的车辆不断将受困的酒店游客陆续的运向安全的区域,当天下午,大部分游客已经离开了危险区域,仅有数百名酒店员工留下来。

这天的夜里,酒店员工支起帐篷睡在了员工宿舍外的空地上,一位员工在半夜吓得睡不着,她听了一夜旁边山峰上石头滚落的声音,感觉越往下滚,离自己就越近。

白天终于再次到来,200多名员工得以乘坐大巴车赶往黄龙机场,在机场大厅里,他们拎着大大小小的包袱,等待着飞往成都的包机。可能有很长的时间,酒店都不会再重新开业,但是远不止一名员工表示,如果酒店再开业,他们还是愿意回来上班。

朋友圈日记

荷叶寨的村民向晓雯(化名)在朋友圈写下了她的心路历程。9日凌晨2点:好困,又不敢睡,余震不断;9日12点:景区里面一直在落石头,这会都在搭救灾帐篷,手机也是无服务;10日17点:花谢了会再开,水浊了会再清;11日12点:因为太熟悉的关系,突然,它(指九寨沟)变了样,所以感觉很心疼。

向晓雯说,地震发生后的前两天,手机一直没有信号,寨子里的村民一直在等待救援。

荷叶寨形如其名,从高空俯视整个寨子,就如一面伸展开的、巨大的荷叶。这个寨子位于漳扎镇辖区。10日上午,寨子中600居民均已得到安置。前一天,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在漳扎镇召开会议时,得知多名人员被困在九寨沟景区的高山上,当时的情形是山体垮塌严重、滚石滑坡不断,通往山上的道路彻底损毁,救援人员难以到达。一天后的10日中午,从箭竹海上方的日则保护站附近发现被困群众10人,其中2人为林场工人。

这样的救援仇香龙参与了很多次。仇香龙是中华志愿者协会的一名志愿者,负责游客疏散和物资运送,地震后的两天他所在的团队协助疏散了上千人。像仇香龙一样的志愿者还有很多,九寨沟县政府统计,参与救援的当地力量2500多人、青年志愿者420多人。“我们驱车前往上四寨时,余震不断,汽车颠簸,山上不时有落石滚下来,小石头弹到车门上叭叭作响。”10日晚9点多,全国学雷锋善行委员会会长姚海兵、副会长龚秀英才返回救灾指挥中心,吃上晚饭。地震当晚,他们得到消息后立即在微信群中呼吁志愿者前往九寨沟救援。9日晚,三名志愿者作为探路人驱车入震中,由于余震较多,他们在陌生崎岖的山路上三进三出,才将路况和受灾严重的上四寨情况摸清。

凌晨5点多,龚秀英叫来附近居民,协助交警清理阻碍交通的碎石。“道路清理完毕后,我们30名左右志愿者将山下的水、食物、帐篷灯物品搬上山,将半成品的食物加热后送到被困居民手中。”龚秀英记得,有一对70岁左右的老夫妻接到食物后热泪盈眶。由于担心余震,不敢返回家中的他们已一天未进食。

漳扎镇上四寨位于地震中受损最严重的区域。震后上四寨道路受损,有数十人的旅行团、数百名上四寨村民被困山顶。8月9日下午,经过近20小时得到抢修,川主寺至九寨沟公路、上四寨至九倒拐因灾断道处抢通,才标志着川九路受损路段全线抢通。

失联、复联

8月11日,救援工作进入尾声。一部分在地震中失联的人们逐渐与亲人、朋友取得了联系。

潘小珍是温州的一位女教师,作为资深驴友的她在地震发生时正在九寨沟旅游。地震发生后,她的爱人叶保国在两天时间里都未能联系上她,终于,在50多个小时后,与她取得了联系。潘小珍被救援人员发现并救出。

地震发生前,潘小珍一个人从七藏沟穿越到九寨沟,8月8日到长海边,坐皮划艇到长海栈道上岸扎营。当天晚上19点21分,她在朋友圈发了照片,两个小时后发生地震,一直失联50多个小时。脱险后的潘小珍说,九寨沟景区长海工作站的工作人员将她收留。8月10日下午,四川省武警森林部队的4名官兵搜寻至长海工作站时发现她们。

8月10日12点左右,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韩娟和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争执了起来。争执的原因是韩娟一位要好的同事在地震后失联了,这位同事在漳扎镇支教。地震发生后,韩娟坐不住了,她连夜从江苏飞到了西安,并希望搭乘MU2317飞往九寨沟。

当天,从西安始发终至九寨沟的MU2317被临时宣布取消,这班飞机本来应该在早上的7点50出发,但是由于救灾直升机正在使用黄龙机场,这次飞机被一路延迟到12点。尽管已经等待了接近6个小时,28名乘客最终还是被机场工作人员告知这班飞机被取消了,同时取消的还有当天其它4个班次飞往九寨沟的飞机。

韩娟在一家民营的教育集团工作,这家集团在九寨沟地区有7名支教教师,地震过后,其中的四名失去了联系。

8月10日下午3点,原先取消的航班又临时恢复,韩娟在这天的下午5时左右抵达黄龙机场,随后的一天,她与其它在周边工作的同事通过各种渠道联系上了失联的支教老师。4名支教老师聚集在漳扎镇当地的一户居民家中,其中一位受了点轻伤,但大体无恙。目前韩娟正在驱车赶往4名同事聚集的漳扎镇。

物资运送路

8月11日,九寨沟与松潘县的交界处公路的一侧,车辆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前方数位特警正在执勤,他们接到的指令是:除非指挥部允许,其它非九寨沟本地车辆不得进入。原因是前方的道路由于山上的落石出现了损坏,贸然进入依然非常危险。

被拦在交界处外面的有武警的车辆、也有电信维修车辆、路桥维修车辆。一位女性正在与特警交涉,她是一家公司的员工,筹集了一批赈灾物资和资金,希望能够进入九寨沟县县城,特警告诉她,“里面的救援已经饱和了”。

这已经是九寨沟地震发生后的第三天,依然有大量的车队从各个方向汇集过来,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至少有接近10辆运载着物资的车辆抵达这一交界处。一位从九寨沟景区离开的工作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里面基本只剩下了抢险救灾的人员,数量很多。

成都前往九寨沟县城的S205省道上,挂有红色救灾条幅的密集物资车快速向北行驶。车身最多的标语是“一方有难,八方相助”,由车身的条幅可以看出,这些救灾车辆来自四川、山东、西藏等不同地区,主体为政府和企业。信和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西南支公司的物资救援队10日上午9点从成都出发,一行人驱车将水、方便面、帐篷、药品等必需品送至九寨沟县政府。

信和财富一位救灾负责人李杰(化名)说,他是四川本地人,经历过2008年汶川地震。彼时,他所在的公司也组织过向重灾区捐献救灾物资。“有经验”的他被委托采购物资,并和其他同事一同送往灾区。

运送物资的路上,余震不断。四川顺丰是救灾物资的承运商之一,其负责人介绍,考虑到灾后部分山路阻断,运输路途较为危险,由一位10年货车运输经验的“老司机”驾驶,到达灾区后由当地的顺丰网点工作人员配合运输车辆,将物资发放到灾民手中。

德阳市公路服务区,一位值班交警在忙碌地指挥来往物资运输车辆。他说,这里是连接成都和九寨沟县最近的一条路,地震以来每天有从成都开往九寨县的物资救援车、从九寨县开往成都的疏散游客大巴车经过。交警们比以往忙碌很多,“昨天有几百辆救援车经停休息,从九寨沟过来的疏散大巴至少8000人”。另外一位负责运送救援物质的武警说,9日上午当班,他们负责运送10多辆物资到九寨沟灾区。

8月11日下午2点,“中华志愿者 情暖九寨”志愿者微信群中,志愿者徐叁上传数张震中图片,并说:九寨沟县黑河乡绕纳村二组,上棚子因地震山体已经裂开,随时有可能塌下来,下面就是上棚子村、山体滑坡会覆盖整个村子,希望有关部门及时处理。他呼吁:请大家帮忙转发。

地震72小时后,危险并未完全停止,延绵不断的余震和山体滑坡的风险依然在带来威胁。在一些危险的路段,依然可以看到碎石不断从山上滑下,腾起一阵黄色的尘雾。

8月10日,九寨沟天堂酒店的员工从酒店驶往黄龙机场的路上,频繁地看到滑坡的景象,一车的人都把目光紧紧的盯在了两旁划过的山峰。在一些落石堆积的路面,他们不得不从车上走下来,步行通过。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你可能还想阅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