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反斗城破产殃及中国企业 50亿债务之下还敢不敢接订单?

作者:李华清 2017-09-23 09:48  283

对比处于风雨中的美国玩具反斗城,玩具反斗城亚洲在竭力安抚市场,稳定消费者对玩具反斗城亚洲的业务信心。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李华清/文

北京时间9月19日,号称全球最大的玩具及婴幼儿用品零售商美国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向法院提出申请破产保护并启动了破产清算程序。公司发布的公告称,加拿大分公司也启动了破产保护程序,公司希望借此获得30亿美元的债务融资以支持财务重组。

消息一出,全球玩具零售业哗然。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玩具反斗城已欠下近50亿美元债务,其中约有4亿将于2018年到期,另有17亿于2019年到期,但公司在今年4月底只有3亿美元的现金。而在过去的四年里,拥有1600多家门店的玩具反斗城连年亏损。玩具反斗城今年6月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第一财度亏损了1.64亿美元,同店销售额下降了4.1%。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目前玩具反斗城已经得到摩根大通银行等银行提供的破产融资,数额超30亿美元。破产法院允许玩具反斗城动用三分之一的资金用于支付供应商的货款和进新货,为圣诞节的销售做准备。

根据美国《破产法》的第11章,无力偿债的企业若成功申请破产保护,债权人暂时不向企业追偿债务,企业可保住财产及经营权,债权人与负债企业合作重组公司,以期企业能扭亏为盈。如果能在规定时间内解决债务危机,或许美国玩具反斗城最终能避免清算的命运。但标准普尔评级已经将玩具反斗城的评级下调到CCC-,这个级别在所有的信用评级中倒数第三。

玩具反斗城的破产危机难免会殃及到旗下其他公司和聚在它周围的供应商,高达50亿美元的债务风暴背后,是绷紧的全球玩具供应链。

覆巢之下

对比处于风雨中的美国玩具反斗城,玩具反斗城亚洲在竭力安抚市场,稳定消费者对玩具反斗城亚洲的业务信心。玩具反斗城在发布申请破产保护的公告里已经说明,美国和加拿大以外的255家特许加盟店和亚洲合资企业不在今次申请破产保护之列。但在9月19日,冯氏零售合营公司还是紧急发布公告称“玩具反斗城亚洲合资企业不受美国玩具反斗城于美国进行的财务重组影响”,并将公告发给多家媒体。

经济观察报记者收到的公告称,玩具反斗城亚洲由美国玩具反斗城和冯氏零售集团共同持有,其中美国玩具反斗城持有85%的权益,冯氏零售集团持有15%的权益,不过玩具反斗城亚洲是独立的法定个体,在财务上也独立于玩具反斗城在全球其他地方营运的公司。

玩具反斗城亚洲亚太区总裁卓康彦表示:“玩具反斗城亚洲财务稳健,以自资形式经营合资企业的零售业务。”他透露,玩具反斗城亚洲每年都会在区内新开店铺,目前在中国已经开了超过135家店铺,在未来的数周里会增开22家。

经济观察报记者查询玩具反斗城中国的官网,官网显示,玩具反斗城于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截止至2016年底,已经在中国的55个城市开设超过130家店铺,目前官网显示在中国有141家门店,覆盖了北上广深、珠海、厦门、成都、青岛、武汉、苏州、杭州等城市,在一二线城市基本都有玩具反斗城的身影。

其中,广州有四家实体店,分别为正佳广场店、igc天汇广场店、凯德广场云尚店和花都骏壹万邦店。记者于9月21日下午一点多走访了正佳广场店,店里客人并不多,但店内货架上的商品摆得满满当当,多名店员在岗工作,店里正在搞玩具黄金周促销活动,店里的值班经理骆先生告诉记者,正佳店正常营业,不受影响。

记者随后联系上玩具反斗城中国的媒体对接人,对方也跟记者强调,玩具反斗城亚洲业务不受影响。

蝴蝶效应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玩具产品出口金额为183.93亿美元,同比增长17.42%。虽然中国是重要的玩具销售国,特别在放开二胎政策后,中国的玩具市场更被看好,但中国的玩具生产企业也一直在开拓玩具的海外市场,2011~2016年中国玩具出口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1.2%。美国一直是我国玩具产品最大的出口国,2016年中国玩具产品对美出口58.81亿,占了出口额的三成以上。

广东是全国最大的玩具出口省份,2016年广东省玩具的出口额为114.09亿美元,占出口额的六成以上。而在出口玩具企业方面,2016年,我国出口玩具企业有9659家,其中属于广东省的企业有3216家,广东玩具出口企业数量占到全国三成以上的比例。而在广东省内,玩具生产商分布密集的两个城市当数汕头和东莞。

9月19日,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的员工称已经拿到玩具反斗城的债权人名单,中国信保广东分公司在企业微信号上发文提醒出口企业,如有对美国玩具反斗城及其旗下已申请破产的企业的应收账款并在中国信保广东分公司投保出口信用保险的,可以跟广东分公司联系。目前中国信保公司还无法向经济观察报记者提供与玩具反斗城有关的保险业务要支付的赔偿金数额。

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002292.SZ)跟美国玩具反斗城有业务往来。奥飞的总部在广州,一开始是在汕头澄海发展起来的,现在在澄海还设有玩具厂。奥飞娱乐2017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显示,奥飞的动漫类、非动漫类玩具和婴童用品的营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81.35%,来自境外的营业收入占总收入的36.54%,而在去年同期,这个数字仅仅是16.01%,可以看到今年以来境外市场对奥飞的重要性已经提高很多。

奥飞娱乐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公司已跟沃尔玛、玩具反斗城和Target这三大国外零售巨头达成合作,美国玩具反斗城是公司在海外市场的线下销售渠道之一,由于美国玩具反斗城申请破产保护才发生不久,公司还在评估相关事件的影响,目前还没统计出公司对美国玩具反斗城应收账款的数目,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目前奥飞与美国玩具反斗城的货款回收正常,奥飞还会按照合约继续与美国玩具反斗城合作。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奥飞与玩具反斗城的业务均正常开展。

玩具反斗城是香港伟易达集团(00303.HK)的重要客户。9月20日,伟易达在港交所上发布公告称,玩具反斗城是集团于2017年3月31日止财年最大五名客户之一,集团至今向玩具反斗城的销售已购买信贷保险。有趣的是,伟易达在公告里还写道“会确保未来向'Toys R Us'供应的产品款项会得到支付”。

艰难抉择

尽管目前美国玩具反斗城的前途未卜,但中国的玩具出口企业似乎难以跟这一盟友分道扬镳。对于伟易达来说,公司在公告里说,预期未来对玩具反斗城的销售会下降,预期事件不会对本集团的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而奥飞娱乐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目前奥飞每周还会接到美国玩具反斗城的一个新订单,暂时不会中断合作。对于可能出现的风险问题,奥飞回应称,公司的海外销售都有购买商业保险。

一名接近奥飞娱乐的人士跟记者表示,抛开履行合约的责任,奥飞一时间也不会舍弃美国玩具反斗城。目前美国玩具反斗城虽然申请了破产保护,但门店还在运营,而在美国,玩具反斗城、沃尔玛、Target和亚马逊这四个渠道,几乎占了玩具销售量的七成。对于要出口玩具到美国的中国企业来说,跟玩具反斗城合作是相对省力的选择,玩具反斗城在美国的门店分布多且广,有多年的经营基础,这是不容忽视的优势,即使目前美国玩具反斗城内部债务问题重重。

对于今次美国玩具反斗城申请破产保护,国内有分析人士认为是电商对线下零售的打击、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兴起对玩具的打击、沃尔玛等大型超市低价销售玩具的打击,但这些外部问题对于出口玩具到美国的企业来说,不构成放弃玩具反斗城这个线下零售渠道的充分条件。

从玩具反斗城公布的债权人名单资料中或许更能体现玩具生产商对于这个羸弱的盟友难以割舍的感情。目前玩具反斗城欠美泰(美国的玩具商,旗下有芭比娃娃品牌)超1.36亿的美元,欠孩之宝(美国的玩具商,旗下有变形金刚、星球大战等玩具品牌)超5909万美元,这些都是赊销形式欠下的款项,没有担保。这些企业肯定早已知道玩具反斗城的艰难处境,但仍“赴汤蹈火”。

中国信保宁波分公司业务一处科长孟祥龙发文提醒出口企业,玩具反斗城今次提出破产保护的仅涉及美国和加拿大公司,亚洲、欧洲和澳洲公司不受影响,供应商的货款有望将损失压在较低的范围。如果破产企业拥有众多供应商,争取到破产企业的关键供应商资质非常重要。在玩具反斗城的事件中,美国玩具生产商巨头孩之宝是玩具反斗城公布的前五大无担保债权人之一,如果孩之宝能争取到关键供应商的资质,它就能比其他供应商获得更大的货款偿付比例。

不过,孟祥龙也提醒出口企业,要警惕采购企业破产后源源不断的订单。企业破产后不意味着马上清算,仍然尝试重组的企业难免会向原供应商下订单。在这种情况下,接与不接订单,除了要考虑这笔订单的在无担保债权的优先等级不同而带来不同的风险外,关键还是要考虑公司的经营情况。如果公司破产前,主营业务是盈利的,只是利息保障问题突出,而企业又能比较好地去杠杆化的话,可以积极考虑恢复合作。反之,如果主营业务在破产前是亏损的,或者应对措施不足以让主营业务扭亏为盈的,无论企业的债务转换情况如何,仍应保持高度警觉。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李华清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关注华南地区上市企业,重点关注医疗教育行业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你可能还想阅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