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进行时:电竞后服务市场的争夺战

作者:洪宇涵 2017-12-13 10:01  226

语言壁垒和贸易壁垒是这部分境外生意的天然来源,然而这一套逻辑却无法直接照搬国内市场。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洪宇涵

走过“2016电竞元年”,中国的电竞产业正迎来一个野蛮生长的时代。从2001年《热血传奇》将点卡刻入一代人的记忆,到2006年《征途》用“永久免费”的口号让“道具收费”理念渐入人心,再到2015年《王者荣耀》让价值三位数的各色“皮肤”成为玩家“家中常备”,电竞产业的生态伴随着游戏产品和盈利模式的迭代,愈发成熟和完善。

“可以说,中国的电竞市场已然度过启蒙期,同其他产业发展一样开始认识到产业后服务的重要性”,2016年成功挂牌新三板并转型电竞领域的软岛科技,在行业勃兴之初就提前拿到了入场券。董事长朱福旺不无骄傲地对记者表示,“软岛科技可以说是最早从事游戏后服务市场开拓的企业了,去年成立的IGXE.CN电竞饰品交易平台,目前也是国内最大的电竞饰品交易所。”

比起这一年多来的高速扩张所带给软岛的巨大改变,未来高达上百亿的电竞产业后服务市场更似乎成之为朱福旺“觊觎的蛋糕”。产业链的延长和生态圈的打造,作为公司的战略目标在采访中被多次提及:无论是在电竞饰品交易市场及规则上的建立,还是对于电影、音乐、电子服务等周边产业的布局,都彰显了软岛对于未来打造“中国版STEAM”的十足野心。目前,公司的核心业务主要由游戏交易、游戏发行,虚拟支付、战队赛事以及游戏媒体等几大板块构成。

“电竞界淘宝”

如果说软岛发家靠电竞的话,那么它的起家则主要靠电商。11年前软岛成立之初,还是一家纯粹的跨境电商,采用B2C的商业模式,通过低价采购及整合游戏的虚拟货币、道具、 CDKEY、代练、饰品等游戏虚拟产品供应端,再面向全球的客户进行销售,赚取买卖差价及交易佣金。简而言之,即利用信息不对称,将国内便宜、优质的数字产品出口海外。

语言壁垒和贸易壁垒是这部分境外生意的天然来源,然而这一套逻辑却无法直接照搬国内市场。因此公司从去年开始,将发展的重心由一开始的全自营,慢慢转为“自营+平台”的模式。而所谓“电竞交易平台生态圈”的搭建,则首先基于IGXE电竞饰品交易所的打造。

IGXE是软岛旗下的交易品牌,公司以IGXE游戏饰品交易为基础,通过上线高流量的大游戏,如CS:GO、DOTA2 等来集聚用户,通过中间担保的方式链接买家和卖家,实现游戏产品和饰品的在线交易。朱福旺对IGXE的角色定位更像是一个规则的制定者:“我们平台通过自动化和全套的流程,把规则重新梳理一下,能给玩家提供更安全有可靠的服务。”

在这种饰品交易所出现之前,中国游戏的第三方服务市场一直停留在“小作坊”的模式:大部分玩家都在贴吧或其他私下的场景里进行交易;不诚信和发货慢的情形的频发让买卖双方既渴望交易,又惮于交易;冲突和维权交织成为市场的常态。IGXE正是找准这样的行业痛点,制定了行业标准,并逐步规范了游戏饰品交易市场,在上线后很快得到了玩家的认可,迅速成长为国内最大的虚拟交易平台之一。

有意思的是,现在深耕电竞产业的朱福旺却对记者表示,自己是个几乎从不玩游戏的人。对于软岛经营模式的构画和未来布局的路径,朱福旺表示仍会遵循电商发展的打法,“接下来软岛将基于C2C用户交易模式,打造电竞饰品交易的‘淘宝’,在提供一个电竞饰品的无忧交易平台的同时,挖掘用户需求,提供一系列赛事、战队、大数据、资讯方面的服务,并进一步延伸至支付、店铺、培训服务。”

打造电竞综合生态

除了对标“淘宝”的雄心外,朱福旺还将 “中国版STEAM”作为其打造电竞综合生态的一个壮志。 

“我们现在做的交易只是满足了安全交易的需求,但其实就玩家来说,他会有更大的需求”,朱福旺坦言,软岛目前解决的问题还较为有限,除了饰品交易外,软岛还在拓展饰品租赁、装备抵押,甚至是陪练陪玩等相关业务。“所以,我们交易只是一个点,需求还是要逐渐挖掘。这些东西除了通过增值服务之外,还可以更多地通过广告变现。”

从电竞产业链来说,赛事可谓源头,交易相当于尾端。合作China Top 国家杯赛事使得软岛在前端拥有了电竞赛事,而 IGXE 平台的搭建则保证了其后端的用户连接,但游戏发行仍是软岛的电竞全生态圈中较为薄弱的一环。“我们电竞现在玩的所有游戏基本都是国外的”,朱福旺语气中不无遗憾,也因此他将希望寄予自主研发一款中国风的世界化游戏,“现在除了准备对一些小的游戏工作室通过投资的方式入股外,未来还会做属于自己的电竞游戏”。

对于游戏发行的后市场服务,朱福旺显得胸有成竹,“先在国家杯的赛事打一场,后期自然会产生交易,再从IGXE的平台上交易,整个形成一个贯通”。

“其实在游戏市场也有‘明星竞技’的说法,很多玩家非常想跟他崇拜的,或者说比较知名的这些职业玩家,一起‘开个黑’之类的。所以,我们在陪玩、陪练这块的业务也在展开”,公司董秘郑静将当下的游戏用户群像刻画为“多元化,且多偏向于短、刺激、娱乐性”,对新一代游戏玩家的深刻的理解,成为软岛下一步举旗的依据,主要包括垂直游戏的媒体、赛事的参与,和与战队间的合作等。同时郑静也表示:“这块的挑战非常大。我们需要跟紧现在最时尚,最潮流的一些玩家的心态,来不断地优化和完善我们的产品体系。”

目前软岛在“陪玩”领域开拓的新业务还比较基础,“未来我真正想做的是基于电竞达人和粉丝之间建立一个平台”朱福旺如是说,“因为我们现在做的业务是饰品的商品流和人之间的连接,将来还会做一些人与人之间的连接。这个陪玩不只是玩游戏,还可以共享达人的所有时间。”

朱福旺致力于将自己在诸如比特币等数字商品方面的经验移植到新兴的“陪玩”市场,“我希望未来每一个电竞达人可以像股票一样交易。”而为了让这一目标变为现实,软岛推出了一个初级版本来验证市场,就结果来看,公司现在每天都可以收到五百多个定单。“我觉得需求是存在的,我们还会继续挖掘电竞达人的深层次需求”。

全球布局与资本打法

海外业务对于软岛而言,更像是老本行。早在2006年成立之初,软岛就主攻海外市场,2008年公司搭建起了全球支付系统和24小时客服体系。在中国游戏还未迎来《魔兽》的RPG时代,软岛基于自己的供货链资源,加上国内廉价的人力资源与有利的汇率,开拓了大量的海外市场。

就游戏产业而言,唯快不破是不变的法则。“30分钟发货”是公司在海外市场强调的定位,“一般来说欧美人玩游戏更多强调的是做任务,跟中国不一样,中国更强调是打怪攒金币的事情。所以,我们在国外扮演的角色更多应该是给欧美提供一个便捷,更高效的服务。”利用在技术和支付方面的优势,目前公司已经能够实现游戏从下单到发货的全球化和即时性。

此外,软岛还解决了跨境最难解决的支付问题。朱福旺向记者表示:“我们现在是中国唯一一家能够在200多个国家收款的企业,涵盖了三十多种币种。” 郑静补充称,随着东南亚游戏市场的爆发式增长,游戏玩家和交易也成长迅速,软岛在支付方面的优势在这一市场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另外,公司目前也在和境外的几个集团进行合作意向的沟通。“他们想进军虚拟物品这一块,我们来提供技术、支付、供应链,并由我们来运营,他们则是提供当地一些资源和资金支持”,郑静表示,这种模式下,复制和扩张的成本并不会太高,软岛可能会将其更多地运用到未来海外市场的开拓中。

去年挂牌新三板的软岛,已显露出公司管理层迈向资本市场的决心。在郑静看来,新三板只是公司的一个起点,“虽然现在新三板大家都关注它的流动性过低的问题,但现在新三板上面有一万多家挂牌公司,是全国挂牌企业数量最多的一个交易市场,包括政府也在不断地推出一些活跃性的政策和举措。新三板是一个新的东西,所以我们需要给它一些耐心和时间。”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洪宇涵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驻华东记者
重点关注华东地区企业的业务发展与资本运作。

hongyuhan@eeo.com.cn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