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金融产品 地方普惠金融发展正如火如荼

作者:胡艳明 2018-01-05 21:07  197

金融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但是对农村地区、偏远地区、小微企业和低收入群体来说,金融似乎较为单一。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艳明

金融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但是对农村地区、偏远地区、小微企业和低收入群体来说,金融似乎较为单一。多数农村金融产品还局限于传统的存取贷款和一般汇兑业务。交易仍以现金为主,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在农村地区覆盖面仍不足,票据、担保、保险、证券等金融工具较稀缺。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曾在演讲中表示,普惠金融源于全球化过程中各国金融结构中出现的严重不平衡,一方面大型企业高端人士享受过剩的金融服务,另一方面小微企业弱势群体无法获得基本的金融服务。这种金融服务结构上的失衡已经对各国经济社会造成明显的负面影响。

贝多广称,发展普惠金融是经济结构性改革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也是建设好的金融建设好的社会的重要内容。普惠金融的宗旨是金融服务覆盖所有企业、所有人,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以及较少获得金融服务的弱势人群。

近期,记者通过走访发现,部分地区在普惠金融发展过程中,创新支付方式,根据地区特点“定制”金融服务,走出了一条创新的普惠金融发展之路。

普惠金融服务站铺开

到了中午12点,位于宁波市北仑区吉利汽车春晓基地的工人们鱼贯走出厂区大门,大部分员工选择先进入工厂餐厅就餐。此时,如果饭卡余额不足,只需在手机银行的“饭卡充值”选择转账就可以,这得益于兴业银行北仑支行推出的“吉利餐卡”项目。

兴业银行北仑支行营业部主任徐燕红向记者介绍,吉利春晓基地在厂区、生活区都采用饭卡支付的方式购买所需物品,饭卡作为第三方支付机构需要每位产业工人通过现金的方式充值到卡上才能使用。“过程程序多,而且耗时长,财务也会异常忙碌。兴业银行手机银行饭卡充值系统于 2017 年 9 月 5 日正式上线,大大的减轻了吉利财务人员的工作压力,更重要的是让产业工人更方便快捷的实现的饭卡充值的需求。省去了排队用现金充值的各项环节,也为全面推进电子货币奠定了基础。”

餐卡项目仅仅是兴业银行北仑支行的项目之一。徐燕红对记者称,营业部在前期对吉利汽车 7500余名工人进行了金融服务需求调研。从调查结果看: 吉利汽车员工普遍年龄较轻,以男性为主,学历层次多样,他们普遍对移动支付、信贷融资、理财增值、金融知识等四方面存在强烈的金融需求。“针对上述特点,结合吉利汽车春晓基地距离金融服务网点较远的现状,我支行通过在工人生活区设立普惠金融服务站,从支付、信贷、理财、知识普及等四个维度为产业工人提供贴身的全方面金融服务。”

“打造普惠金融服务站,让工人‘足不出厂‘即可享受到便利的金融服务。”徐燕红对记者称。

建立普惠金融服务站是很多地区在发展普惠金融过程中的重要措施,宁德市赤溪村在普惠金融服务站基础上,试点“1+N”发展新模式,服务站不仅能够办理取款、转账、缴费等基本支付服务,而且可以办理零钞和残损币兑换、贷款需求和保险需求预约登记等,实现村民金融需求与金融机构的有效对接,降低村民获得金融服务的门槛。此外,还推进部分条件成熟的服务站与农村电商平台融合发展,构建“网货下乡、农品进城”平台和资金结算通道,畅通物流信息,降低了农业生产和交易成本,还可以将当地特色名优农副产品推向全国。

“海上移动银行”等创新支付体系建立

听过“海上移动银行”吗?对海上渔民来说,转账、汇款只能在空闲时间坐船到陆地上的银行网点解决,而“海上移动银行”的出现解决了渔民的日常金融问题,这可能是福建省宁德市创新品牌。

据当地工作人员介绍,宁德环三都澳区域海水养殖业发达,但因海上交易地点分散,交通不便,现金一度成为养殖户与上游原料商、下游水产商之间的唯一支付方式。人民银行引导金融机构应用“手机银行+短信银行”的方式,针对海上养殖交易特点,打造“海上移动银行”,依托手机终端完成交易资金结算,延伸了银行服务半径,降低了商户交易成本,解决了金融服务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使养殖户与其上下游商户之间可以随时随地进行资金结算。

创新的支付方式深受广大养殖户和商户的欢迎,同时也取得了可观的成绩。截至2017年10月末,宁德环三都澳地区手机支付用户数203.36万户,2017年1至10月,宁德环三都澳地区通过“海上移动银行”共办理业务1.25亿笔,金额2804.17亿元,分别是2012年业务发展之初的2.56倍、16.47倍、3.82倍。

除了海上支付,“垄上行•背包银行”服务模式也是宁德市金融机构在普惠金融过程中的创新。人民银行指导寿宁县涉农金融机构组建志愿服务队伍,通过统一配发一个背包,一台平板笔记本电脑、一本日志、一份台账、一套宣传册,深入偏远农村走村串户,上门为农民提供小额扶贫信贷、银行卡开卡、手机银行开户、金融知识宣传等服务,手把手指导农民使用手机银行。

据了解,截至2017年10月末,“垄上行•背包银行”服务的足迹遍布全县1300多个村,累计驻村服务1800个工作日,举行村级富民卡推介会21场,完成精准建档整村推进43个村,评级授信9490户,金融扶贫成效明显。

除了海上、垄上,茶园也是普惠金融关注的目标。针对贫困户发展茶叶生产资金短缺的困难,人民银行引导寿宁县农信联社在下党乡发放为贫困户量身打造、额度5万元的精准扶贫卡,并执行同档次基准利率不上浮的优惠利率——月利率3.625‰,帮助贫困户发展茶叶种植项目,将600亩扶贫定制茶园推向全国。目前,下党村已建档立卡贫困户132户,其中预授信90户,发放精准扶贫卡63张,授信146万元,用信84万元。

不过,普惠金融与金融扶贫上的成本问题,也是市场人士关注的重点之一。中国农业银行铜川分行行长张少锋对记者,从该行的实践效果看,农村普惠金融成本高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网点布局的不合理性。通常在人口相对密集的地区布点可以保持盈利,但偏远地区的网点一开始通常是亏损,有的可能需要五六年后才能回本。

“长期看整体还是可以创收的。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调整网点布局结构、增加网点服务种类等措施来开源节流。例如,县级以下设立的普惠金融服务站可通过代收邮递包裹、代收电费等增加中间业务收入,也可与物流站放在一起,尽量减少金融机构的基础投入。”张少锋称。

兴业研究分析师孔祥认为,普惠金融并非银行的“慈善事业”,而是需要精耕细作的高收益业务领域,这关键在于通过资产挖掘,风险控制乃至组织形式的创新,对零售及小微企业客户资产端定价能力的提升,进而形成可靠的盈利模式。考虑到普惠金融涉及到长尾人群信用资质的判断,坏账率高,这对资产类别挖掘及风控要求高于传统信贷业务。传统银行机构对普惠金融认识刚开始,尚有 20 万亿元以上的市场空间有待挖掘。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胡艳明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记者
主要关注上市公司、证券、银行领域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你可能还想阅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