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商业互怼:新康波周期来了

作者:陈白 2018-01-11 11:55  631

在三次元的现实世界,拿着保温杯的中年人似乎比二次元的90和00后们火气更大,有人在2017年岁末总结了过去一年的几大“商业互怼”事件。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陈白/文 在二次元世界,如果要评选2017年流行语,“商业互吹”应该是个绕不开的关键词。对于当下综艺节目中频繁出现的艺人和广告商之间相互夸奖,B站弹幕背后的年轻人把它定义为“商业互吹”。

但在三次元的现实世界,拿着保温杯的中年人似乎比二次元的90和00后们火气更大,有人在2017年岁末总结了过去一年的几大“商业互怼”事件。4月,在指出陈欧的共享充电宝要能火他将“直播吃翔”后,国民老公王思聪开始逐渐从风口浪尖销声匿迹;ofo率先在一周年之际以生日祝福的方式挑起与摩拜的公关战;6月,马化腾和朱啸虎在朋友圈互怼两小时。7月,贾跃亭留下“下周回国”和将倾的乐视去美国造车;11月在乌镇,刘强东和王兴一起组织了一次饭局,人称东兴局,而随之兴起的是网上所谓“反阿里联盟成立”的调侃。

身陷乐视漩涡的还有易到,他们的互怼从2017绵延到了2018——在新年岁首,易到还特地发了新年贺词来回顾自己的被坑历史。只是贾跃亭归国无期,孙宏斌早已切割乐视,网约车风口是属于2016年的。四周白茫茫无尽,易到的“卖萌式”新年贺词,多少有些空谷回响的悲怆意味。毕竟在2017年,从年初流行的“丧茶”到年末的“佛系青年”,“都行,可以,没关系”三连,才是围观者流行的态度。

对于公司来说,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新星,互联网时代发现的是全新大陆:这里的风口不会永远往一个方向吹,春天和凛冬往往就在一刹那之间。工匠精神和快商业并驾齐驱,经验式的代际知识传递被颠覆,对于产业和趋势的判断将会日益撕裂,而企业家的每一次选择都可能会对公司产生巨大的蝴蝶效应。“商业互怼”,可能将会成为一种新的商业日常。

当然,也有不变的共识,就是对这种变化的承认。马云把线上零售对线下的改造定义为新零售,京东认为是“第四次零售革命”,概念本身有差别,但意义其实都相似,这一切的背后所展现的商业图景,历史上人们习惯的商业世界基本规律,如今正在起变化。

2016年最后几天,被誉为中国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论研究的开拓者、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因癌症去世。“周期即人性,人生无非也就是一次康波”,这是周金涛在业界流传甚广的一句话。在“周期天王”看来,巴菲特、索罗斯也只是“生在一个好的年代,处于康波周期上升和繁荣期。站在了周期的潮头,所谓时势造英雄”。

前苏联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所定义的康波周期为50多年,每个人的一生基本上只能经历一次或最多两次康波机会,以分享产能与技术革新周期的红利。例如1783年到1842年的“产业革命”,1842年到1897年的“蒸汽和钢铁时代”,1897年开启的“电气、化学和汽车时代”,20世纪的“信息技术时代”等等。

而当我们经历过上一轮康波周期的红利,当互联网科技推动我们的经济、商业、生活方式不断发生变革之时,商业世界的规律发生变化,本身也应当是这样的周期中再正常不过的一部分。

2017年,公司创始人、高管、投资人赤膊相见的商业互怼或许只是未来商业混战时代的一个开始。如果我们站在产业的视角来看,过往的认识是,公司的对手一定来自于同行。但2017年,巨头尼康在“2000万柔光双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曾经无人能敌的康师傅正在面对来自饿了么的进击,香飘飘奶茶绕过了地球却没有绕过喜茶丧茶和星巴克,残酷的现实是,你的对手往往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

马化腾曾经问凯文·凯利:谁将会成为腾讯未来的敌人?凯文·凯利说:“在互联网世界,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从来不会出现在一份既定的名单中。”

在新科技开启的新康波周期中,商业互怼应该只会越来越多,领域界别也会越来越广。至于互怼的胜负结果,或许也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陈白经济观察报编辑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编辑
管理学学士,传播学硕士。曾就职于新京报、凤凰网等多家媒体。跟踪公司新闻动态与背后的故事,关注大时代下的个体命运,以商业评论见长。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