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达沃斯

作者:陈季冰 2018-02-07 15:02  18

人们原本希望特朗普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确定性,而不是夸夸其谈所谓的“美国优先”。然而看起来美国不仅不是解决问题的钥匙,反而经常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今年世界经济论坛的主角原本应该是法国新任总统埃曼纽尔·马克龙,这位才40岁的新生代政治家眼下正春风得意,打算带领法国和欧洲走出困境。论坛的主题——“在分化的世界中打造共同命运”,看起来也很适合马克龙。正是这位强烈亲欧洲、亲商业的自由派精英,在去年春天一场决定法国和欧盟命运的大选中,以一己之力扭转了欧洲民粹主义势力似乎不可阻挡的步伐。

但唐纳德·特朗普的“闯入”抢走了马克龙的风头。

谁都知道,达沃斯是当今世界最出名的全球主义布道坛。作为当今世界最出名的反全球化旗手,特朗普的驾到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让人觉得别扭。反差尤其强烈的是,特朗普是自2000年比尔·克林顿以后第一位到访达沃斯的美国总统,他的代表团规模也创下了美国政要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历史记录——从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财政部长斯蒂芬·姆努钦一直到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美国政府中负责对外和经济事务的部分几乎倾巢出动。

今年1月23日至26日举行的第48届世界经济论坛可以说吸引了史上最豪华的政要班底,有70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以及38位重要国际组织负责人参会,他们中除了前面提到的特朗普和马克龙,还有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意大利总理保罗·真蒂洛尼、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等等。

可以说,世界主要大国领导人中的一大半都参加了今年的滑雪聚会。在反精英的民粹主义者“造反”声浪日益高涨的今天,达沃斯这个典型的精英讲坛的地位似乎反而更重要了,这也令人相当费解。

实际上,达沃斯精英们或许应该觉得,他们依然能够在这里就已经非常值得庆贺了。去年的这个时候,面对着英国公投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意大利宪法公投失败的结果,以及欧洲多国即将到来的大选“审判”,这群自由主义和全球主义的鼓吹者们头顶上的天空里阴霾密布。

眼下的形势与一年前真是大不一样了,乐观的情绪正在滋长。

就在这群全球精英们抵达达沃斯之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调高了其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世界经济增长预测,并宣告世界经济迎来了“自2010年以来覆盖面最广的全球同步增长”。按照IMF的预测,今年和明年世界经济有望分别增长3.9%,比之前的预测都高出0.2个百分点。由于欧元区形势改善及美国减税等原因,美欧经济前景光明。IMF将美国2018年经济增长预测从2.3%上调至2.7%,并将2019年美国增长预测上调0.6个百分点,至2.5%。

不过,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伯斯菲尔德警告人们不要自满,并称目前是改革经济结构的时候。他在达沃斯说,“政治领袖和决策者必须牢记,目前的经济动能是由许多因素汇聚而成的,而这些因素不太可能持续很久……”

但不管怎么说,一年前那种“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的普遍悲观情绪如今已被一扫而空。在达沃斯论坛召开前夕,普华永道对全球近1300家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所做的调查也发现,有57%的受访者预计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将改善,几乎为一年前的两倍,且达到了5年多来的最高值。

在今年的达沃斯,最令全球主义者感到振奋的一条消息应该是TPP的起死回生。

1月23日,就在唐纳德·特朗普宣布退出这个全称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周年纪念日,它的其余11个国家共同宣布,他们将继续推进这项区域一体化安排,并于今年3月8日在智利正式签署该协定。这可以被视为过去几年中备受挫折的全球化事业取得的唯一进展,更新后的TPP如今已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当然,由于没有了美国的参与,它的规模大大缩水了。

有人认为,特朗普率领他的豪华阵营闯荡达沃斯这个全球主义者的大本营,标志着他的一个重大变化——哪怕他再怎么怼天怼地,正式入主白宫已经一年的他也像过去那些在竞选时虚张声势的政客一样,终究要与现实妥协,与精英和解。他或许已准备好承认一个早已不是新闻的事实:自己其实正是达沃斯的一部分。放松监管和减税政策的主要受益者正是那些前来达沃斯的富豪名人,特朗普自己以及他的财政部长姆努钦,就是他们的典型代表。

这种判断并非没有根据。

特朗普在1月26日下午演讲的主题虽然是“美国优先”,但他不再像以往那么充满敌意,而是一再强调合作的重要性。他现在以一种明显软化了的语气宣布,“美国优先”不是“美国单干”。

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位深谙新闻传播之道的前电视真人秀明星刚到达沃斯就放了一颗卫星。1月25日,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出人意料地说,“我将告诉你一个大新闻。如果我们能敲定一个比之前好得多的协议,我会加入TPP。”

这显然是对两天前日本和加拿大等国显示出来的同仇敌忾的决心作出试探性回应。反对TPP曾是特朗普2016年竞选总统时的中心议题之一,正式上任第一天就宣布退出TPP也曾被他骄傲地宣布为兑现竞选承诺、推行“美国优先”政策的最佳体现。如今,重返TPP突然成了一桩可以商量的买卖。

不过,单以这种“和解论”来看待特朗普的达沃斯之行,很可能是一厢情愿。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日本等国宣布将继续推进TPP的同一天,特朗普签署了对进口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征收新关税的法案,这是他已经威胁了许久要设置贸易壁垒的第一个实质性的重大举措。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项援引了一条已闲置数十年的美国国内法律的贸易行动原本应该主要是针对中国的,但预计第一个跳出来向WTO起诉的却是美国在东亚最重要的盟友韩国。

在达沃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还公开对美元汇率贬值表示欢迎,因为这能够提升美国的出口竞争力。这大概是特朗普政府在达沃斯的首度亮相引发的一场最大风暴,姆努钦的讲话导致美元急挫。这种鼓吹“竞争性汇率贬值”的政府论调已经明显地违背了G20等国际合作机制所倡导的不成文的共识,因而遭到了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等专业人士罕见的猛烈抨击。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稍后试图为姆努钦圆场,他对CNBC说,姆努钦的意思“不是倡导弱势美元”。然而罗斯自己的语气甚至比姆努钦更加强硬,在被问及他是否担心激发贸易战时,他说:“贸易战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差别在于美国部队现在遇到了壁垒。”

姆努钦和其他美国官员事后也一再解释,他的讲话只是对美元下跌造成的影响发表事实性评论,并不是通过表达政策倾向来压低美元。而特朗普后来则干脆否定了姆努钦,声称自己支持强势美元政策,并且相信美元汇率很快就会走强。但不管他们怎么解释,姆努钦关于美元汇率的一番讲话已经引发了强烈的负面效应。这再一次说明了特朗普内阁缺乏行政经验和内部协调。

在达沃斯,姆努钦和罗斯都扬言,美国将在2018年加速出台更强硬的贸易举措。当然,他们都否认美国正在滑向保护主义,而是辩称美国政府的目的是“改革日益失灵的全球贸易体系”。

因此,我们不如说,美国总统一行人兴冲冲地跑去达沃斯搞一场声势浩大的真人秀,归根结底是他的明星秉性实然——他不愿放过任何一次露脸出风头的好机会。

而且,他心目中的目标听众应该不是达沃斯的全球化精英们,而是他的那些反全球化的美国粉丝们。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公关专家,他想借达沃斯这个“高端”舞台传递给美国选民一些他希望传递的东西,尤其是在“通俄门”丑闻层层逼近、畅销书《火与怒》(Fire and Fury)掀起轩然大波的当下。因此,他在前往达沃斯之前接受采访时就一再说,自己有“非常多”关于美国的事情要讲。

在1月26日下午的那场仅有15分钟的演说中,特朗普一开场就说,作为美国总统,他会一直坚持“美国优先”。随后他花了超过10分钟时间来吹嘘自己上任一年来美国取得的巨大成就——例如复苏的经济和飙涨的股市,并以此鼓励外国投资者赴美投资。他宣称,随着自己放松监管的政策逐步落实,美国的营商环境会更好,“现在是投资美国的最好时机”。面对一群全球化的支持者,特朗普还特意剖白说,他认为自己是美国的“拉拉队长”,因为“这很容易,我爱我们的国家”。

然而令人颇感吃惊的是,在演讲结束进入问答环节时,特朗普突然“跑题”,猛批美国媒体“糟糕、卑鄙、恶毒而且虚假”。面对台下听众的一片嘘声,他说自己不断被媒体恶意对待。

我相信,这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精心策划好的脚本。在那一时刻,特朗普心中想到的一定是调查记者迈克尔·沃尔夫不久前出版的《火与怒》一书。相比于向全世界兜售“美国优先”,他更急于利用一切机会向美国人民展示自己是“精神状态非常稳定的天才”(他在推特上的自我吹嘘),而不是那本书中描绘的那个精神健康状况令人担心的无知、自恋的男人。

在达沃斯这样一个精英派对上,所有的政治领袖都乐于充当“拉拉队长”,向全世界推销自己国家,这是天经地义之事。

作为20年来第一位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的印度总理,莫迪在达沃斯放言:到2025年印度经济规模将达到5万亿美元,比现在翻一倍(IMF预测似乎乐观地表明,这个目标不是不可能实现的)。

1月24日,在长达整整一小时的演讲中,2017年最大的政坛明星马克龙还特地用英语(他是法国历史上最不拒绝说英语的总统)来为法国“招商引资”。他说,法国在他的改革派政府带领下,已回到欧洲经济强国地位。通过改善人力资本、改善投资、减税,特别是对劳动力市场进行改革,未来法国将变得同德国和北部欧洲更加接近。

不过,与特朗普不同,无论是马克龙、莫迪还是其他国家领导人,他们都坚称,要实现本国的目标,就必须更好地维护现有的全球机制,而不是颠覆它们。事实上,这也是达沃斯论坛存在的根本原因。他们带到达沃斯的主要信息也绝不可能是“法国特殊”、“印度优先”之类令人不快的主题,这与今年的论坛主题“在分化的世界中打造共同命运”尤其水火不容。

莫迪在演讲中把自己和印度定位成全球开放秩序的捍卫者,对新形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出现、对跨境投资流动放缓发出了警告。他称,全球化正在“慢慢褪色”,而“保护主义势力正在抬头,阻碍全球化”。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论坛演讲中试图唤起人们对两次世界大战的记忆,她质问当今世界是否有从中汲取教训;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在被问及他有什么讯息要带给特朗普时,再一次地为多边合作作出辩护,他还警告不要破坏这种多边机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巴西总统特梅尔等人也都发表了强烈拥护全球化和多边合作的观点……

最受万人追捧的明星当然还是法国总统马克龙。马克龙是一个情商极高的人,虽然他比特朗普年轻了30多岁,但却不像后者那么好斗和锱铢必较。在演讲的前半部分,马克龙用英语向在场的商业领袖们宣告了这样一个信息:在自己的领导下,“法国已回归欧洲核心地位”。切回母语之后,马克龙的演讲内容也回归了他习惯阐述的主题。他讨论了更加宏大的话题,从经济增长、金融机构对全球化的过度影响、国际税收合作的需要、恐怖主义、移民、人工智能到大数据——马克龙详尽地描述了自己心目中国际合作的蓝图,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他对于全球化时代下“新社会契约”的理解。他对于全球化的维护决心是坚定的,“在贸易方面,我们面临越来越浓厚的保护主义情绪……我们正在让原本依靠全球化可以实现的成果变成泡影”。

事后有欧洲媒体评论说,在讲英语的时候,马克龙露出的是他罗斯柴尔德投行银行家的一面;而回归法语之后,他展现了作为欧洲政治家的底蕴。

相比于其他政治家,特朗普在达沃斯依然是一个明显的异类。不管他的表演在他的美国国内基本盘选民中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反响,达沃斯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听众显然是不满意的。

特朗普不经意间抛出的橄榄枝也没有得到热烈的回馈。面对他提出的“有条件重归TPP”,目前主导这一谈判的日本政府断然否定了TPP协议修改的可能性。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表示,“TPP是一个各成员国共同交涉的条款,不会为了哪个特定的国家搞特殊”。

今年的达沃斯论坛还有一个与以往显著不同的地方。

顾名思义,既然名曰“世界经济论坛”,过去与会者关心的首要问题自然是经济和金融。今年,各国精英们对经济前景的看法比前几年明显乐观了许多。新的变化是,非经济问题成为了世界经济论坛关注和担忧的主要问题,它们包括:不平等引发的民粹主义和社会分裂、气候变化导致的极端天气事件和自然灾害、地缘政治、网络攻击及恐怖主义威胁等等。

战争威胁是以前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人士很少提到的,但调查显示,几乎所有本次论坛成员都认为,2018年国家之间的冲突会增多;将近4/5的人认为,军事冲突的风险日益增加,他们预计大国将卷入地区战争。

人们原本希望特朗普能够在地缘政治风险日益不确定的当前,给大家带来一些确定性,而不是夸夸其谈所谓的“美国优先”。但正如盖洛普在达沃斯论坛召开期间发布的一项调查所显示,过去一年全球对美国领导力的信心大幅下滑,人们看到的到处是分裂。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在朝鲜半岛、沙特与伊朗等看起来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中,美国不仅不是解决问题的钥匙,反而经常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1月24日,代表中国政府出席本次世界经济论坛的中财办主任刘鹤在他的致辞中强调,中国“反对各种保护主义……以实际行动推进经济全球化。”这再一次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议题形成了鲜明对比。

刘鹤还表示,今年是中国启动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将会利用纪念这一历史性时刻的机会推出新的改革开放举措,而且将要推出的改革措施可能会超出许多人的预期。

考虑到刘鹤的重量级身份,他的此番表态无论在国际社会还是在中国国内都带给了人们许多遐想和憧憬。

刘鹤在今年达沃斯的演讲主线延续了去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确立的基调。

去年的这个时候,在全球政治经济前景出于极度迷茫的时刻,习近平主席先是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了主旨演讲《共担时代责任 共促全球发展》,之后又在日内瓦联合国总部(万国宫)发表了题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演讲,强调要坚定不移推进经济全球化,并引导好经济全球化走向,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长模式、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最终共同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进程。

那次隆重登台亮相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机,也受到了全球精英们的一致肯定和好评。许多西方观察家认为,反全球化、反精英的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席卷欧美各国,尤其是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希望让美国摆脱掉自己的全球责任之际,习近平主席的表态不仅给全世界注入了极大的信心,而且还展示了一种雄心:中国已经走上世界舞台的中心,今后将会在全球治理中发挥重要的领导作用。

从很大程度上看,反全球化的特朗普之所以急于前去占领达沃斯这个全球化支持者的大本营,也是为了重新占据主动。与竞选时相比,当家之后的特朗普现在略微有所改口:“我们支持自由贸易,但它必须是公平的,必须是互惠的……美国不再会对不公平贸易行为熟视无睹。”

换句话说,当其他人都希望维护并进一步推进现行的国际经济贸易秩序时,特朗普更想要改变它,因为他认为它对美国“不公平”。这便是他想要在达沃斯表达的主要观点。当特朗普说“美国优先并不意味着只对美国有利……当美国增长的时候,世界也一样增长”时,他的语气的确缓和了许多,不再是一年多前那种零和博弈的调门,但这些言论的核心诉求依然故我。它传递出来的信息不仅没有缓解担忧,反而令人更加担忧。正如英国《金融时报》近日的一篇文章里所指出的:这说明,“保护主义幽灵依然在白宫游荡”。

然而当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在似乎失去了美国这个原来的领导者以后,世界上的其他主要大国并不信任中国。如果说特朗普政府在达沃斯表现出来的与其他各方格格不入的对抗姿态是迫在眉睫的直接威胁的话,欧洲各国同时也认为,中国是口惠而实不至——中国虽然一再表现出愿意维护全球化和自由主义经济秩序的积极姿态,但实际上做得并不多。关于这一点,从它们对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所表现出来的消极态度上便可一目了然。此外,除了在应对气候变暖等问题上与中国达成了比较好的共识之外,欧盟在贸易和投资领域也与中国存在不少直接冲突。

从西方国家的立场看,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但从中国的立场看,中国与美国的发展阶段和实际国情完全不同,中国当然可以、也应该做得更好,但西方国家不应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要求中国。中国政府不能接受的是,既要中国充当自由贸易的领袖,又要求中国成为西方国家希望的那种领袖。中国政府尤其反对西方国家将经贸问题与政治、军事、领土等问题挂钩,中国不会同意按西方国家的愿望来塑造自己。

但除了美国和中国,其他国家都没有足够的体量和实力挑起新一轮全球化的重任。欧盟正被英国退出、欧债危机、难民和恐怖主义等一系列内部重压搞得精疲力尽,日本虽然为继续推进TPP作出了很大努力和贡献,但不管它的角色多么积极,实际效用终究相当有限。

因此可以说,今年的达沃斯虽然名人云集,但它与过去一样,没有太多实质性内容,只是产生了许多新的“清谈”,而且这些“清谈”传递出来的信息并没有朝着更积极的方向发展,而是比以往更消极。

2018年已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第十个年头,经过10年的努力,如今世界经济的复苏看起来比过去10年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令人感觉到真实的希望。然而,与全球经济状况正在趋于转好的乐观趋势相对比,全球经济治理秩序却不是这样。现在看来,复苏的良好势头是极易受到后者的打击的。

盖洛普不久前在134个国家进行的民调显示,在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政策之下,美国传统的领导角色受到了严重侵蚀,其在世界各地的认可率跌至了前所未有的低点。而且,从特朗普政府近来展现出来的姿态来看,美国与中国在诸如知识产权、投资限制等领域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正在升高,美国抛开WTO而对中国采取单边行动的可能性也在增加。

一旦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发生贸易战,那么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全球经济复苏势头就会夭折。这是这次达沃斯论坛留给2018年的一个最大问号。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陈季冰经济观察报专栏作家

《上海商报》评论版主编。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你可能还想阅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