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案谭秦东取保候审 律师申请内蒙药监公开再注册依据

作者:汪晓慧 2018-04-17 22:20  0

谭秦东案件在过去的一周时间不断发酵,从在家中被带走“刑事拘留”至取保候审,谭秦东已被羁押三个月。“自由真好。”这是谭秦东走出看守所说的话。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汪晓慧 “自由真好。”这是谭秦东走出看守所说的话。

在90多天前,1月10日,谭秦东因撰文称“鸿茅药酒是毒药”被鸿茅药酒所在地内蒙古凉城县警方跨越大半个中国,于广东省家中被跨省抓捕带走。

4月17日18时许,取保候审的谭秦东,在他的辩护律师胡定锋的陪同下,从凉城县看处所走了出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将衣服从内到外全部扔了换掉。

罪名存疑 谭秦东取保候审

鸿茅药酒系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名下的甲类非处方药,由原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药政部门审批,于2002年完成国药编号变更,其后每五年需要申请再注册。

在过去的若干年,鸿茅药酒靠广告打天下,据央视市场研究媒介智讯(CTR MI)数据,2016年中国电视广告投放额排名中,鸿茅品牌(包括酒精饮品、活动、商业及服务性行业等)投放额达150亿元人民币。此外,鸿茅药酒因虚假广告违法达2600余次,曾被多地监管部门暂停当地销售。包括人民日报等媒体也都曾多次质疑发问鸿茅药酒屡次违法却一路畅销背后的原因。

此外,鸿茅药酒配方中豹骨一事屡遭质疑。 2006年,为保护珍稀野生动物,国家明令从此禁止豹骨入药,但考虑到部分药企有库存的豹骨没有用完,允许企业使用2006年前库存的豹骨,直到用完为止。鸿茅药酒的配方里注明有“豹骨”。按目前披露鸿茅药酒销量计算,其所需豹骨用量巨大。因此,鸿茅药酒豹骨来源也被频频质疑。

谭秦东案件在过去的一周时间不断发酵,多方声援谭秦东。法律界人士探讨谭秦东发布的文章是否构成凉城县公安局所说的“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按照刑法,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给他人的权益造成重大损失的行为。

华东政法大学文伯书院副院长、刑法学副教授吴允锋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称,这一项罪名有两大核心要素,包括“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以及“造成重大损失”。吴允锋教授分析称,谭秦东系专业医生背景出身,有相关的专业知识,他从科学角度分析质疑,如果所述内容属实或基本属实,就不构成“捏造事实”。其次,还要证明谭秦东行为给鸿茅药酒造成重大损失。鸿茅药酒举出的证据是经销商退货,销量下滑,吴允锋教授称,商品销售下滑往往与多个因素相关,谭秦东的行为与鸿茅药酒销量下滑不一定具有因果关系,因此本案证据上亦不一定充分。此外,他还分析称,即使谭秦东标题中用了“毒药”有一定夸大的成分,但联系其正文内容来看,更多是从科学角度进行质疑,而刑法介入某一行为的前提是该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且尤为注重从“实质”侧面进行评判,因此谭秦东的行为不构成凉城县警方所初步确定的罪名。

从在家中被带走“刑事拘留”至取保候审,谭秦东已被羁押三个月。相比此前照片上神采奕奕的样子,刚出看守所的谭秦东神情憔悴。谭秦东在车上打电话时情绪激动,他对于自己质疑鸿茅药酒的事“不后悔”,同时称,“回医院做个好医生。”

多个监管方表态

就在这两天,包括国家药监局、公安部、检察院相继发声表态。

4月17日下午,“公安部刑侦局”在微博上回应称,针对近期媒体高度关注的“鸿茅药酒”事件,公安部高度重视,立即启动相关执法监督程序,已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依法开展核查工作,加强执法监督,确保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相关工作正在抓紧依法推进中。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17日下午发布消息称,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指示,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听取了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查阅了案卷材料。经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就在前一天,16日晚,国家药监局发布公告,责成内蒙古药监局落实属地责任,责成鸿茅药酒方对近5年虚假广告一事想社会作出解释,汇报近5年不良反应情况,及时公开,同时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报告。

此外,国家药监局还责成内蒙药监局严格药品广告审批,加大监督检查,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严格按照说明书(功能主治)中规定的文字表述审批药品广告,不得超出说明书(功能主治)的文字内容,不得误导消费者。

最后,国家药监局要求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持续加大对该企业日常检查和飞行检查力度,督促企业落实药品安全主体责任。

对于鸿茅药酒而言,国家药监局最“狠”的态度是:如发现违反药品相关法律法规的问题,将依法严肃处理,直至吊销药品批准文号。此外,国家药监局还表态,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鸿茅药酒命运恐生变

就在2017年,鸿茅药酒进行了两大“变身”。第一,股份制改革,由责任有限公司变成股份有限公司,当时业界解读这一行为是为IPO上市做准备。有媒体报道称,鸿茅药业已于2017年8月在内蒙古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聘任的辅导机构为银河证券担任、审计机构为大华会计师事务所。

在股份制改革不久后进行了公司名变更,“鸿茅药业”改成“鸿茅国药”。

鸿茅药酒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2018年4月8日,《乌兰察布日报》报道,2017年鸿茅药酒零售规模突破50亿元,缴纳税金达2.7亿元,并解决当地500多人就业。凉城县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对鸿茅药业定下的目标:鸿茅药酒市场零售规模超过75亿元,上缴税收达3.5亿元。

在谭秦东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当天上午,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学平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他向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内容包括:1.许可及核准鸿茅药酒再注册为甲类非处方药的依据;2.对鸿茅药酒药品质量及广告内容进行监督检查的情况。

邓学平在17日下午寄出了申请书,内蒙药监局将如何回应邓学平律师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还不得而知。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内蒙药监局应该公开相关信息。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汪晓慧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重点关注:医药健康、日化消费、文娱
擅长深度报道、人物报道、商业观察
常驻北京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