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就渴望对区块链规则有贡献的CEO 这位入选福布斯青年领袖名单的年轻人最看重价值观

作者:陆新之 2018-04-19 10:00  175

2018年3月份,因为纸贵科技一系列区块链业务的突出表现,创始人与CEO唐凌作为区块链行业代表人物入选《福布斯》网站评选的2018年度“亚洲30岁以下杰出青年”榜单。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陆新之/文  2016年4月份,西安。出生在重庆西安交通大学三年级本科生唐凌,21岁,拿着从北京找到的风险投资,带着室友同学,开始租办公室、思考产品与办理工商注册等一系列手续,创办了一家名为纸贵科技的区块链公司。这已经是他的第三次创业。

2018年3月份,因为纸贵科技一系列区块链业务的突出表现,创始人与CEO唐凌作为区块链行业代表人物入选《福布斯》网站评选的2018年度“亚洲30岁以下杰出青年”榜单。

福布斯“亚洲30岁以下杰出青年”榜是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一项评选。该榜单评出了亚洲地区300位最具才华的年轻创业者,其中还包括花滑王子羽生结弦、韩国著名演员安瑞贤和知名篮球运动员周琦等。而这次唐凌的入选,事先也接受过福布斯杂志总编辑的亲自访谈,确保他在区块链方面的代表性。

福布斯对入围榜单青年的要求是具备领导力,关注创业思维和成果,以及曾经或者在未来半个世纪内能对所在领域能带来颠覆性变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曾入选美国区域榜单的FacebookCEO扎克伯格。当然,这个榜单也可能错过了以太坊的创始人V神——另一位90后区块链传奇人物VitalikButer。

版权保护的虔诚者

唐凌在西安交通大学,连续创业两次之余,除了本业之外还抓紧跨学科的学习。“我的第二学位是法学,我也算是半个法学院的学生。而西安交大法学院的副院长是中国知识产权领域的权威专家。”今天唐凌回忆起纸贵科技创业路径的选择,依旧觉得是冥冥之中有安排。于是他第一时间就找到副院长,跟老师讲创业计划,讨论创业方向。

副院长给唐凌的建议是做版权相关的技术服务,因为现在的版权现状很不规范,版权著作法案上一次修订还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事,很需要用科技来解决版权问题。而第一步最简单就能开始做的事是版权著作权的登记。热心的老师还给唐凌推荐了陕西省版权局的专人对接。省版权局的局长对他们热情的反馈也很积极,他特别提到,现在整个版权事务还基本是一个线下行为,没有互联网化,而当时正流行讲互联网+,局长便建议,在这个领域也来一个互联网+,首先就是版权登记。同时也很认可纸贵科技的方向,愿意支持他们,也有优惠措施技术对版权登记免费。这样一来,纸贵科技就没有负担,大胆放手去做。

唐凌开始搭建技术团队,先开发了一个互联网版权的平台,积极前行。整个过程中,唐凌发现当时版权登记效率还是很低,还需要中介和第三方机构去审核去评估,于是他们就考虑,能不能通过技术的方式直接智能化?这时候区块链技术就发挥先天优势了。“之前我对区块链之前也有一些接触,我觉得它还是比较简单、能够掌握的。”于是纸贵科技就大举使用区块链技术,前后也就两个月的时间取得了成效。版权登记的成本相应也低了很多,低到什么程度?一次版权登记的服务就是几分钱甚至几厘钱,所以唐凌也决定,一开始就选择了向创作者免费提供这类服务。

纸贵科技的发展虽然至今也只有两年时间,但是由业务发展来说,也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互联网+版权登记,时间是2016年4月份开始,有两三个月。那时发现这个业务还依赖中心化机构、人力,效率低。

第二阶段则是区块链版权业务,当时他们虽然只做了确权这件事,但是已经迈开了区块链技术落地的第一步。他们在这个阶段前后累积了有2000个用户,大都是一些知名作家,纸贵科技同时也找了一些行业意见领袖合作此事,因为他们有知名度,也可为这个项目做宣传代言。最典型的例子是知名作家贾平凹,他的作品基本都被盗版无数遍了。找到贾平凹,其实是陕西当地政府为纸贵科技引荐的,他们告诉贾平凹老师他们要做一件什么事,“虽然贾老师也不算完全听懂我们的意思,但是他觉得可以这么做,第一,我们年轻人创业他支持,第二,(版权保护)这个事情他也需要去做,那就让我们去放手试一试。”唐凌回忆。

他们就把贾平凹一些互联网上的内容全部登记到区块链上,同时协助贾到政府相关部门去做一个备案。这些工作完成之后,他们就去互联网上帮他找侵权方,去尝试版权保护,还是有一些效果,同时因为贾也是意见领袖,所以此举在业界有一些影响。

以前确权是采取公证人制度,现在纸贵科技是用一群人来认证这件事。虽然法律上现在还没有完整的法律文件,但是理论上是可以的。而法律对此明确需要多久时间?唐凌认为可能需要2到3年来完成。整个发展轨迹有点像电子签名在中国的变迁。之前,在中国,电子签名是不合法的,没有法律效力。而后来随着技术发展,加上行业的推动,就出现了一个电子签名的法律,并且推行开来。区块链的版权登记保护,需要一段时间需要去推动。唐凌对此很乐观,他认为事实上国家会重视,只是要推动起来难度其实挺大的,因为要涉及到监管科技——用科技来监管科技。这一方面需要技术满足需求,另一方面也需要有关部门解放思想、提升认知。

第三阶段,就是在第二阶段的积累基础上,纸贵科技开始尝试互联网区块链版权的全套解决方案。当时纸贵科技做了一个产品,虽然它最后无疾而终,但唐凌认为是一个很重要的尝试——为媒体行业的版权问题提供的解决方案。当时正值有关部门提出新闻要收版权费,唐凌就带队,日以继夜地研发,很快就用区块链技术推出了一套新闻媒体保护版权的解决方案,产品做出来了,我们去跟报社与电视台洽谈的时候,有些人觉得他们是学生,不大看得上。而有些人又对区块链技术不太了解,不愿意去尝试。总之就是比较尴尬,产品是挺好用,不过目标客户就是不积极。唐凌意识到:“虽然我们的产品确实能解决他们的问题,但是对他们来讲,版权确认与保护似乎不是他们的焦点。他们可能更关注自身的生存与收入问题。他们更在乎怎么样把内容卖出去变现。前后对比,还挺有意思,因为我发现其实媒体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因此我们就掉转方向为真正需要这个技术的客户提供服务。”

在做出战略选择的那时候,正值纸贵科技的团队有新的补充,在区块链行业有新的探索,他们就转型到了第四阶段,也就是现在这个阶段——做企业级客户的相关服务。唐凌认识到,“例如教育企业,对于它们来说教育技术和教育方法都需要版权保护,还主要因为企业的认知程度比普通人要强很多,它的需求也真实存在。而现实之中,大量的个人用户不愿意掏钱付费,所以个人用户不是区块链服务的付费群体,对用户现在免费,以后也收不了费,其实就永远收不了!”所以他们将市场客户锁定为企业,同时发力狂奔。这次,他们找准了客户群落,收入也不断翻番。

区块链落地的实践者

与众多忙着炒热点拉大旗的区块链“爱好者”比起来,纸贵科技在唐凌的率领下步伐坚定,务实而低调。

综合来讲,这家区块链公司的业务探索第一阶段是互联网+版权登记,第二阶段是互联网+区块链,第三阶段是互联网+区块链+媒体,而第四阶段是由媒体转向真正有需要的企业。

2017年6月份中旬,纸贵科技选择了在区块链领域发展的技术咨询服务。当然,这条路能走通,是因为唐凌的团队懂区块链技术,甘于去做缓慢赚钱的技术咨询服务。

当时,一批又一批公司想了解区块链,怕被时代抛下。而很多传统公司至少是希望能跟区块链结合。纸贵科技开始和找上门来的客户合作,为他们提供区块链技术的相关咨询服务。我们不仅能够为他们解释区块链技术,也可以为他们提供区块链技术服务,所以,唐凌们在业务之中越来越认识到,区块链的服务是一门好生意——做自己信仰的事情,还能顺道赚钱

“我们作为一个技术驱动型企业,有技术、有案例,有令这些客户心服的市场实践。所以我们为什么不以真实可靠,去打动这些人,进行合作呢?”

现在纸贵科技的主要客户,大都是它有行业资源、资本,它希望让区块链落地,但是它缺乏技术支持。“我们为他提供的底层技术服务,这时我们就可互补结合。这也是区块链+水泥的一种组合方式。”

唐凌还提到了一个原本是BAT级别的行业巨头常用的词——赋能。纸贵科技目前在赋能传统产业方面可谓如鱼得水。“我不管你做什么行业,你需要区块链赋能。你比如说你是农业第一名,我帮你做区分的农业,我提供一个底层技术。”

他们做了很多技术研发,然后把这些研发的前沿技术模块化去卖给这些企业,包括上市公司,而且这些服务收费由几百万到几千万都有,主要是一些上市公司,也包括一些小有名气的区块链企业。而唐凌的下一步,还会将业务逐渐下沉到基数更大的中小型企业之中。“越是有名的公司他对于新事物都很关注,会来找我们咨询区块链,然后再尝试更多的相关业务。”

纸贵科技是中国信通院可信区块链联盟理事成员。作为目前商业领域应用广泛、落地案例较多的区块链解决方案平台,于2018年正式加入超级账本Hyperledger。拥有6位超级账本开发者,其中3位为超级账本代码maintainer,占中国社区maintainer总数的近30%。Hyperledger也是联盟链中最主流的技术方向,包括腾讯、百度、华为、万达、思科、IBM、Intel、埃森哲、美国运通、戴姆勒、美国证券托管结算公司、摩根大通、Airbus、富士通、日立、三星等行业巨头。

纸贵科技的区块链产品为Zig-Ledger,是基于Hyperledger Fabric 1.0基础之上自主研发的商用级联盟链底层,及配套工具集。

包括区块链底层系统、智能合约、SDK、浏览器、运维平台等产品,在权限管理、隐私保护、共识机制、性能提升、资产登记和流转、跨链交互等方面做出许多重要改进,使之更适用于企业级应用。纸贵版权区块链平台经过一年多的运行,以及多个项目的检验,运行稳定,安全性、系统性能均处于业界领先水平。

纸贵科技已经落地的具体项目有:版权联盟链、溯源链、韩国某上市公司应用链项目、西部某省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某国家级科研项目等。目前纸贵企业级区块链解决方案中攻坚克难的主要环节是传统业务包括数据库、整体架构等复杂系统的建模以及如何顺利平滑的向区块链进行迁移。因此,纸贵科技在筛选服务客户时,主要聚焦于在产业链条中有足够资源及生态、希望用区块链技术解决行业痛点,在行业深耕数年的“资深”实力企业。

跨国业务的践行者

与众多传统公司大不一样的是,区块链公司的起步,往往就需要国际化。无论是技术还是业务,而且是一个快速扩张的过程。

纸贵科技目前在韩国、新加坡、日本与英国都有国际化团队,有本地化的业务。下一步,正在进军印度、泰国、柬埔寨与越南等等国家。“我们会做一些投资,做一些孵化。另外一些人口多的国家,同时有一些政策机会的国家,我们都愿意早去布局。”23岁的年轻CEO唐凌谈及这些如数家珍。

“谁都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去年9月之后,我密集参加各方国际峰会,结识国际上的圈内人,并两周飞七八个国家,挨个拜访。如韩国、日本、新加坡、泰国、伦敦、美国、加拿大、俄罗斯、瑞士等等,寻找业务突破机会。”

纸贵的海外之旅,第一个正式落子的布局点是伦敦,契机是源于收购一家当地的底层技术公司,后来纸贵科技自己的技术团队足够强之后,就把技术全部转移到中国了。然后伦敦团队是负责一些海外的推广和当地的业务。

第二个布点唐凌选择在新加坡。主要是区块链公司能够在当地注册,办理银行账户,能够协助推动海外业务,然后是在日韩落地深耕。

在日韩一方面是做技术推广,这也是很多内地公司一直想做但是因为现实原因无法开展的。

显然,唐凌的商业模式与即将完成的下一轮融资,其信心来自于纸贵科技的技术。如何评价其技术水平?唐凌如是说:“我认为(纸贵科技的)技术是国内最顶尖的,在国际上也是前列,为什么这么说?第一,我们自己研发的链的性能在全球都是领先的。第二,我们即将发布的跨链技术,是现在整个区块链行业最火的技术路径,就是解决每个链之间的隔离、信息孤岛问题。我相信我们的跨链技术能“修桥”把大家连起来,然后这个“桥”我们已经测试成功,发布后就可以让大家在上面跑车、链接了。我们应该是全球第一个发布跨链技术的企业,这一步,我们走在了前面。”

事实上,纸贵科技即将发布的这个跨链平台,是一个连接器。如果能够成功,将可以让国内的各种企业链都可以放到这里盘活。

展望纸贵科技的未来,唐凌坦言,他关心的不是公司市值多大,有多少市场份额,而是希望纸贵科技能够参与未来区块链技术标准的制定,而且能够持续向社会输出正向的价值观。

这位23岁的技术CEO,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央视财经评论员,著名财经作家)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