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人风暴中的西安:刚需落户、房价激增

作者:吴秋婷 2018-04-21 11:09  12

放宽落户政策被普遍认为是西安在这一轮地方人才争夺战中的一招妙棋。对于新西安人而言,落户只是融入这座城市的开始。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吴秋婷 4月17日中午,西安市新城分局户政大厅内,一台液晶显示屏挂在墙面上,屏幕中循环播放着“两证落户”的宣传片。1个小时的时间里,陆续有三四人前来咨询落户的事情,户政大厅已经从前两个月的落户风暴中渐归平静。

今年1月,西安市户籍办理流程再次升级,毕业生只需身份证与毕业证即可落户。之后,普通技术人员也被纳入两证落户(身份证+技能证书)行列,而在过去,需要提交的证明多达五六项。3月,户籍手续进一步简化,申请者只需在手机上即可完成落户操作。

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张乘羽在户政大厅内办理了落户手续,前后不过十余分钟。她是陕西榆林人,大学时选择到西安的一所二本院校就读,毕业后留在了这里,成为一名房产中介。如今,她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西安人。

3月的一天,张乘羽的微信朋友圈被“西安1天抢八千人”的消息刷屏,一位高中闺蜜也打电话劝她来西安落户定居,离家近、政策宽松、发展前景好是对方给出的三条理由。在思考了一个多月后,她决定赶来办理学历落户的手续。

放宽落户政策被普遍认为是西安在这一轮地方人才争夺战中的一招妙棋。2017年1月,西安市政府出台《关于进一步吸引人才放宽我市部分户籍准入条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此后,户籍准入条件近乎零门槛。不论在学历、年龄,还是在居住年限等办理条件上,相比于同一人才竞争场上的武汉、重庆、成都,西安市门槛更低且更平易近人,一时风头无两。

2018年1月以来,西安新增落户人口已经突破三十万,并且这个数字仍在持续增长。

萧蕾是西安雁塔区户政大厅的一名工作人员,她已不记得去年以来自己给多少人办理过落户手续。但她总体感觉,目前新增的落户群体实际上以原本就有落户刚需的外地人为主。

在她看来,西安的落户新政具有着突破性意义,在人口大流动的时代下打破城市中的户籍限制,让户口不再成为自由流动的阻碍。与其说这是一项人才政策,把它称为新户籍制度或许更为贴合。

但放宽的落户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房价向上攀升,改变着人们对于对这座古城的认识,这里曾被称作房价的洼地。来自河南洛阳的崔克武去年离开北京,到西安高新区工作,准备近期结婚。为了购置婚房,他去年底落户西安。从2月开始看房,房价“一日一变”的速度让他感到恐慌。

对于新西安人而言,落户只是融入这座城市的开始。

落户风暴

两个月后,萧蕾在回忆起2.0版户籍政策新出台时的火爆场景,仍感到不可思议。在过往,下午四点左右,户政大厅里便陆续不再有市民前来办理手续。而2月初的户籍大厅内人潮涌动,与室外的温度形成鲜明反差,那是西安落户风暴的高峰期,日落户量甚至可以达到三百人。

萧蕾看到,前来咨询落户的人群身份各异。有高校的应届毕业生,有个体工商户,甚至还有许多这座城市里的普通外来劳动者——修脚师、美甲师等。

政策初期,西安市区的各个派出所都接到了落户指标任务,加上缺乏具体的操作细则,只要是专科学历以上,便可依照学历落户办理,如果有证书证明自己的技能,便能依照人才落户办理。曾经被认为紧俏难得的户籍凭证降低了过去高傲的姿态。

从统计数字来看,今年新增的西安落户人口数量已经突破30万。4月16日,西安市公安局在官方微博高调宣布,西安迎来2018年第300000位“新西安人”。2018年前3个月,西安新增落户人口达到21万,4月刚刚过半,这一数字就攀升至30万,超过了去年全年落户人口的25万总量。按照西安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西安全年新增户籍人口只有9.27万人。

这一场对户籍制度的改革始自去年,落户政策一年内多次变化,这在过去极为罕见。2017年3月,西安市开始推行被称为“史上最宽松”的户籍政策,户籍准入条件大幅降低。按照《意见》的规定,西安对全日制普通大中专院校学生集体户口放开,降低技能人才、投资纳税人的落户条件。

此后的改革一方面继续降低户籍准入门槛,另一方面不断简化落户手续。今年2月,户籍新政升级为2.0版本,个人落户手续一站式办结,办理流程和时间大大缩短,并且通过学历、技能人才、投资纳税落户的群体,即使是集体户,也可以实现举家落户。3月5日,网络“掌上户籍”绿色通道正式运行,学历落户足不出户即可办理,西安迎来落户高潮。

萧蕾二月后的工作量明显增加,除了在户政大厅指引申请者办理落户外,她有时还需与同事到高校中去办宣讲会,并现场给学生办理落户。“掌上户籍”开通后,她则会推荐学生关注西安市公安局公众号,点击页面左下角,网上注册办理落户。

户籍制度在现实生活中起着资源配置的作用,不同城市户口的获取难度随其所附带公共服务资源的多寡而有所不同。这一点崔克武体会的尤为深刻。

在北京工作两年,随着自己即将步入婚姻的人生新阶段,他忽然才意识到户口的重要性,因为户口关系着未来买房以及孩子教育的问题。

然而在严控人口的政策下,北京户口对他而言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有一段时间,他看到手机上关于西安落户新政的文章铺天盖地,加上对西安发展前景极为看好,他决定和女朋友一起在西安发展。

从政策初衷来看,放宽落户政策被放置在了西安人才争夺战的战略版图之中。从去年开始,武汉、成都、长沙、西安等二线城市接连加入“抢人大战”中,此后入局者众多。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管理学院陆铭教授认为,过去中国主要以投资和出口拉动经济增长,并且取得了成功。近些年拉动效果减弱,中国在寻找经济增长新动力。一线城市控制人口,给二线城市带来经济增长新契机,二线城市希望通过加大对人力资源的吸引和投入,形成下一个经济增长的动力。

这一轮人才“军备竞赛”中,降低落户门槛成为各市人才引进政策的普遍特点,例如南京市规定40岁本科生及以上学历可以直接落户,专科及以上学历在郑州就业后可以落户。而在这之中,西安户籍新政的门槛降低幅度和收效都位居前列。

但萧蕾猜测,引进人才并非是西安市放宽落户政策的唯一目的,这背后或许还与西安市自身的城市发展规划相关,政府希望借助降低落户门槛的方式扩大人口规模,“毕竟西安这两年的城市定位越来越高”。

今年1月,《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正式获批,西安成为继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等几个城市之后的第九个国家中心城市。据西安统计局数据,2017年西安市户籍人数900万,相比于以往获批的几个国家中心城市,在人口数量上仍有一定差距。

按照政府的规划,这场以放宽户籍制度为主导的西安“人才、人口”攻坚战将会持续三年时间。从2018年至2020年底,实现西安市主城区人口规模达到1000万、全域人口达到1500万的目标任务。

“西引力”

有人向萧蕾咨询新户籍政策会持续多久时,萧蕾通常会给出自己的推测:“或许人口规模达到目标以后,落户的门槛又会重新提升了”,陈力也曾听过类似的提醒。

陈力的面馆在距离西安新城分局户政大厅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中间隔着一条巷道。小店20平左右,却摆了近十张小桌子。2013年,他从福建来到这里开店,在此之前是一名厨师,并已经拿到了中级厨师证书。儿子到读幼儿园的年龄,并且一家人常年都在西安生活,他在犹豫是否把户口迁到西安来。前段时间有朋友告诉他政策以后有可能会变,这像一个警铃,提醒他快速做决定。

陈力代表着在西安工作生活,但并没有西安户籍的几十万外来群体。他们已经在这座城市工作生活多年,但户籍的缺失仍然或多或少阻碍着他们向下扎根,成为他们与这座城市间的隔膜。自由落户的政策对于他们而言,具有一定诱惑力。

“西引力”是西安市政府在此轮抢人大战中提出的一句标语,户籍新政是打造西安人才吸引力的重要途径。但在张勋伟看来,对于流失严重的西安高校毕业生群体,单独的自由落户政策或许并不足以构成强烈的“西引力”。

西安高校云集,被称作“学府之城”,在校学生人数居全国前列,年高校毕业生超过20万。在五十余所本科院校中,有3所985大学,分别是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张勋伟是西安交通大学微电子的研二学生,将于2019年毕业。前一段时间,他看到一份今年本专业毕业生就业去向的表格,留在西安和离开西安的比例约为1:3,他感觉这个数字与往年相比并没有太大差距,身边的外地同学也几乎没有人选择落户西安。“西安交大在西北还算可以的,许多人野心比较大,希望到东部沿海去发展。”

尽管西安已有通信行业龙头企业驻扎多年,例如华为的芯片部门,而无人机龙头企业大疆创新也正在西安建立研发中心,并将在近几年开始运营。但张勋伟观察,北上广依然是多数西安交大微电子专业毕业生择业的首选城市。

张倩倩则担忧,吸引毕业生落户西安后,他们是否能够长久地留在西安。

4月18日上午,在西安市区二环北路旁的人才市场外,大槐树的绿茵下已经聚集了不少招聘者和求职者,但招聘会场内仍然稍显冷清。张倩倩公司的展位在会场二楼,她是西安一家生物医药公司的人力资源主管,每周三会到这里进行招聘。

这是西安市区历史较为久远的一处人才市场,每周三和周末有集中的招聘会。向东1.5公里处则是陕西体育场,那里每周末也有招聘会。三四月是高校毕业季,张倩倩需要连轴转,到各处人才市场及校园去进行招聘。尽管近两年户籍政策放开,专科以上的毕业生即可办理学历落户,通过学历落户的普通院校毕业生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增加。

在实际招聘过程中,张倩倩却依然感到招人吃力。她认为,供需不匹配是主要原因。2008年毕业后,张倩倩留在了西安工作,进入现在所在的企业做人事专员,当时一个月底薪1500元左右,而在十年后,她发现西安的平均底薪仍然只有2000元左右。“在工作类型以及薪资待遇上,西安目前的产业结构所能提供的工作岗位,可能无法和毕业生的需求完全匹配,如果这样,即使落户了,那些毕业生也有可能最后离开。”

但张倩倩也认为,近两年西安展现出了强劲的增长动力,这种现象在未来或许能够有所改善。过去一年,众多行业龙头企业大笔投资、落户西安。去年8月,马云宣布与西安达成战略合作,阿里西北总部将落户西安,另外,三星电子去年也开始在西安投资建厂。

无房可售

正是看到西安的发展潜力,崔克武在离开北京后,选择落户西安,但他近期却由于买房的事情而对最初的决定有所怀疑。

4月初,崔克武去西安绿地香树花城看尾盘,并提交资料。第二天去摇号,103套房子却有三百多人提交资料,开发商最后通知因为摇号人数太多停止售卖。“现在我怀疑房子被卖给了全额付款的买主。”他说。

一位朋友告诉他,现在西安开始出现“全款往里走,按揭不接待”的现象。

2016年下半年,西安商品房市场在全国楼市一片高热的环境下开始飙升,2017年西安市政府出台两轮限购政策,勉强压住了上涨的势头。但今年年初的落户风暴后,西安房地产市场更是炙手可热。

田禾是西安雀羽房产的一名中介,他和同事近段时间异常忙碌。4月19日下午三点左右,分店里的六个工位上空出了四个,田禾解释:“他们都在外面帮业主办手续。”

田禾对于房价之后的涨势充满信心,称西安现在的房价没有均价、也没有最高价,均价很快便可能突破20000元/平米。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位客户发给他的微信,对方同意将房屋产权期限的要求降到50年。“之前还一直非要70年的房子,我和他说现在市面房源和买房者的比例是1:20,他马上就松了口。”田禾说道。

无房可售、价格激增是西安普通商品住宅市场的现状。4月19日上午,田禾在朋友圈中发了一张房型照片,配上文字“业主急售,你要犹豫不决,就不要打电话了”,仅仅半个小时后,他就在朋友圈中宣布“此房已售”。但他并不认为这个速度算快,就在1个小时前。他的一位同事经手了一套二手房,从房源消息放出到售出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

在田禾看来,宽松的落户政策与飞涨的房价存在一定相关性:“落户政策放宽以后,有购房资格的人群扩大,购房需求其实也在不断增加。”

针对供给失衡的问题,4月8日,西安市市委书记王永康召开土地管理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并在会议中强调,全面推进土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加强土地管理,尽快编制土地储备计划,确保供应总量和结构稳定。

除此之外,崔克武则把炒房客的涌入也作为楼市高热的原因之一。一次,崔克武到售楼处看楼盘,他发现身边有几个南方口音的人同在一旁,他们并不像普通买房家庭一样精挑细选、实地看房,而是半个小时内就决定买下几套顶层的房子。他凑过去小声询问:“你们是炒房的?”对方只是冲其眨眨眼睛,笑而不语。

去年6月,西安市发布楼市调控新政,对外地人购房资格做出限制,要求在住房限购区域范围内购买商品住房或二手住房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须提供连续缴纳2年以上的个人所得税或社保证明。

然而,田禾告诉记者,现在西安落户方便,自己的许多外地客户只需在购房前把户口转成西安户口,便可以获得与本地人同等的购房资格,一些客户甚至落户、买房全程线上办理,只在最后手续交接时飞过来。零门槛的落户政策削减了限购令的实际效力。

崔克武在西安高新区附近租房住,那里离单位距离近。高新区附近的楼盘到了夜晚漆黑一片,那些房子早已经售卖出去,但几乎无人居住。从周围路过时,他总会快步走过,寻找这座城市的光亮之处。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吴秋婷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关注教育产业相关领域,擅长深度报道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