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国企老兵徐乐江点赞华为、中兴创新成果

作者:王雅洁 2018-04-21 19:12  0

对比改革开放40年前后变化,徐乐江认为非公有制经济,即民营企业的变化令人期待。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王雅洁 截至2017年底,中国民企数量达2726.3万家,个体工商户6579.3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民营经济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占比超过70%。

4月21日,中央统战部副部长,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徐乐江在第二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现场透露了上述数据。

除去上述身份,徐乐江还是一名“国企35年的老兵”,他大学毕业便进入宝钢工作,一直干了35年,曾任宝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党组成员等职。

经济观察网记者当天获悉,对于“超过70%”的数据占比,徐乐江一度不太相信。

但是,当他担任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即成为“民企新兵”后发现,“看看我们的华为、中兴,包括BAT等等,从投入的创新资源,到新出的发明专利以及新出的创新成果,非常庞大,这两年一路下来,我对民营经济贡献的70%的创新已经深信不疑了。”

对国家财政收入贡献占比超50%

经济观察网记者从现场了解到,截至2017年底,中国民企数量达2726.3万家,个体工商户6579.3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民营经济对国家财政收入的贡献占比超过50%;GDP、固定资产投资和对外直接投资占比均超过60%;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占比超过70%;吸纳城镇就业超过了80%;对新增就业贡献的占比超过90%。

在徐乐江的眼中,一大批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已经成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重要参与者和实践者,并创造出了形式多样的混合发展模式。

这其中,既有产业链上的合作,也有跨领域跨行业的联合;既有以资本为纽带的联手,也有以项目为依托的携手;既有在国内的混改,也有在海外的抱团。

例如,2016年中国联通的混改,就是通过引进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民营企业作为战略投资者,融资金额高达约780亿元,成为国企与民企强强联合、国民共进的范例;再比如,2017年,“杭绍台”城际铁路项目建设,是由上海复星集团等民企,与中国铁路总公司、浙江省交通集团等共同投资兴建的中国首条民营资本控股的高铁,项目总投资448.9亿元,民间资本占比51%,该项目的实施,展示了国有企业人才技术,与民营企业资金管理融合发展的活力和效率。

徐乐江说:“这些成功案例,不仅是不同所有制企业参与混改的探索,更是国民携手共进,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的实践。”

对比改革开放40年前后变化,徐乐江认为非公有制经济,即民营企业的变化令人期待。

徐乐江表示,从党的十五大提出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创新构想,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将其纳入中央改革顶层设计,混合所有制已从“公有制的有效实现形式”跃升为“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

他说:“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是随着改革开放党中央根据发展后审时度势从改革开放初期到现在已经作为基本重要经济形式。”

徐乐江表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重在整合国企民企的优秀基因,实现融合创新发展。国企和民企同根同源同血脉,都是中国企业、民族企业,是同胞兄弟,是命运共同体,二者共融共生、协调发展,这是改革开放40年经济里面最微观的主体企业发展的图景。他们在我国市场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不同,承担的责任各异,而正是这种差异,形成了我国市场经济的多元和活力。

通常来说,国企拥有较好的装备、技术、人才、渠道和品牌基础,掌握的资源也比民企丰富;而民企则产权更加明晰、机制更加灵活,员工激励更加到位,对市场反应更加灵敏。

混改动力不足待破局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既要改革锐力更要制度保障。

当前,中国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总体而言,我国生产力发展水平还不够发达,市场还不够活跃,配置资源的能力还有待提升。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其目的就是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使各种所有制经济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共同构建市场机制有效率、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力度的经济体制。

徐乐江提醒道,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绝不会一蹴而就,也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有许多理论和实际问题,需要深入地研究和解决。

他说:“我个人认为当前应该重点处理好和研究好以下三方面的问题。”这其中包括研究和解决混合所有制改革动力不足的问题、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平等保护各类产权的问题以及混合所有制企业的运行机制问题。

详细来看,从混合所有制改革动力来说,徐乐江认为:“这个题不破的话,无论从国企还是民企方,要完成党中央给我们指明的方向作为基本经济制度发展混合所有制都是很困难的,这块有待实践的突破和理论的创新。”

再从研究和解决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平等保护各类产权的问题分析,这个问题表面看似民企呼声大一点,但实际上对国企也一样。

他以中美贸易战为例,表示改革开放40年在这个领域的建设还任重道远,特别是像中美这一轮的贸易战,很多都是抓在产权保护上面。

徐乐江回忆道:“我离开宝钢的时候307这算赢了。我最近看在这次贸易战之前那三起在商务部包括发改委、国资委的指导下基本全打赢了,当然那是一个案例,这次是全方位的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我在想我们这一块任重而道远,也是下一步混合所有制要成功的基石,也是中国完成第二个一百年目标的建立法治的重要工作。”

对于研究和解决混合所有制企业的运行机制问题,徐乐江也有自己的想法。

他建议需尽快摸索出一套合适的现代企业经营管理制度,这将对未来国有资产增值保值,包括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推进发挥重要效用。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