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大战结束,阿里网易腾讯开始主导音乐人独立运动

作者:汪晓慧 2018-05-05 11:55  536

在这些初登舞台的音乐人背后,一场由音乐平台发起的寻找原创音乐人的造星运动正在上演,阿里、网易、腾讯三大巨头主导。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汪晓慧 4月30日晚间,成都大麦超现场,西楼登台演唱《动情祭》等歌曲。在这场音乐节上,他的身份是歌手、虾米音乐“寻光计划”原创音乐人。

白色T恤,口罩,乌黑发色。彩排结束后,在距离登台演唱一个多小时,西楼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稍作犹豫后,他摘下口罩。在面对面交流中,几做停顿,努力表达。在文字沟通中,他甚至会用“哈哈”“吼吼吼,手动比心”这样的词语表达自己。

若干年中,西楼一直是歌手背后的作曲者。2018年热门歌曲、华晨宇演唱的《烟火里的尘埃》,原曲是西楼2012年所做。此外,动力火车、SHE组合、林宥嘉也都有作品由他作曲,如《花又开好了》、《再别康桥》等。

与他一同登台演唱的除了谭维维、逃跑计划外,SHAWEE、KWORLD、GALI、SARAH等都是音乐新人。

在这些初登舞台的音乐人背后,一场由音乐平台发起的寻找原创音乐人的造星运动正在上演,阿里、网易、腾讯三大巨头主导。

从幕后到台上

“时机没有到。”西楼说从开始创作,就想将“独立音乐人”作为职业,自己创作自己演唱,站在舞台上。在此之前的十多年里,他都在幕后做一名全职音乐人的曲作者。他的第一首职业作品是为林宥嘉《请说》作曲。

登上舞台,作为歌手职业化发展,除了才华,还需要各种机会,甚至运气。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音乐领域电视选秀的确出现了像李宇春、华晨宇等人,但更多的选手红一两年就被产业与大众遗忘。“我所知大部分独立音乐人的想法是每天不愁吃不愁喝地创作,而现在大部分音乐人收入都不稳定。独立音乐,一个人做的事情就是整个唱片公司做的事情,如果有一点欠缺就很难出好的作品。”西楼说。

单纯作为音乐人职业化发展,生活与经济状态不稳定是他们的常态。网易云音乐曾调查发布《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有68%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而月音乐收入在1万以上的音乐人,占比不到5%。“版权是最重要的。”由于数字音频技术及流媒体的创新,全球唱片业曾在数年里低迷发展。盗版与其它版权问题也一直被很多人认为是音乐产业发展最大的障碍。直到2015年,中国国家版权局发起版权整治,各大音乐平台自律保护版权,公众版权意识逐渐加强,付费用户增长,这一问题改善。

版权问题也是西楼口中的他个人职业发展时机未到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还有有作品的积累,以及互联网连接工具、音乐人生存环境等。“自媒体的发展,让写歌和听歌的人有一个比之前更直接的连接渠道,在创作者保护自我的同时也能接收到一些有价值的反馈。”

2014年,西楼迎来从幕后向台上转型的机会。他在虾米音乐平台上传自己作曲的Demo,随后参加了“寻光计划”第1期,最终通过票选,成为“寻光计划”第1期13组音乐人之一。“寻光计划”是虾米音乐对原创独立音乐人的扶植计划,启动于2014年夏天。第一季票选出程璧、铁阳、金玟岐、西楼、邱比、声音玩具等13组音乐人,部分歌手此前已出道。“2014年,独立音乐刚刚崛起,大家都觉得有很多有才华的音乐人,但是好像缺少一些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与其等待不如主动去创造。”虾米音乐“寻光计划”负责人独家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说,最初是为了诱发出更多新鲜独特的作品。“因为我们在平台运作时候发现,很多音乐人很有才华,但缺少机会去曝光,缺少基本的配置把作品呈现得更完美。”

网易云音乐的调查显示,独立音乐人最希望得到线上平台的帮助中,排名前三的都是希望能有更多展现自己歌曲的平台或渠道,分别为推广资源(73.2%)、演出机会(55.2%)、专辑录制支持(54.9%)。

腾讯音乐方面数据显示,腾讯音乐人平台自2017年7月上线以来,总申请原创音乐人人数达4万,总上传作品数11万,全平台月播放量达10亿次。这其中,只有20%的音乐人发布超过2张专辑/EP,仅有15%的作品为制作优良的高品质作品,更有高达55%的音乐人在过去一整年里的演出机会不多于一次。

在过去的一两年时间,阿里、网易、腾讯三家都已推出自己的寻找原创音乐人计划。2016年11月,网易云音乐发起“石头计划”。2017年,虾米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启动了第二季原创音乐人计划。今年4月,腾讯正式推出“原力计划”。

各家的原创音乐人计划,基本都配置了制作、资金、音乐节等演出、曝光宣发等资源支持。为了吸引潜在的原创内容音乐人,几大平台都使出浑身解数。阿里和腾讯称将打通体系内音乐、视频平台,甚至前者拿出淘宝、后者拿出新闻平台。

2015年4月21日,西楼在发布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动情祭》,首发于虾米音乐平台。专辑收录了10首歌。按照虾米的机制,在虾米音乐APP上,独立音乐人可以设置数字专辑的下载价格。西楼将这张专辑的下载价格设置为30元。同时,淘宝上同样可以搜索到这张专辑。虾米端也链接到淘宝实体专辑售卖页面。

近一个月内,SHAWEE、GALI、SARAH等第2季寻光计划音乐人也都发布个人专辑,这是其中不少音乐人的第一张专辑。

“正在进行的是寻光发片季,也就是这10组音乐人与虾米寻光计划合作的作品最终发布的时刻,也是这个项目最令人兴奋的一个阶段。”虾米音乐寻光计划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寻光计划”2目前发布了5张专辑,还有5张专辑将在半月内发布。已发布作品播放量突破两千万。“以前我是曲作者,自己对演唱作品的热爱没有实现途径,虾米寻光计划提供了这个途径,之后我就不是单纯的作曲者了,而是唱作人。”在西楼看来,“寻光计划”也是他从幕后转向台前的转折点。

后版权时代

今年3月6日,网易云音乐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宣布,双方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至此,网易、阿里、腾讯三巨头在其王牌音乐平台的版权基本完成两两互授。2013年开始的版权大战落幕,此前各家音乐平台分别买断音乐版权,构筑独家版权壁垒的竞争策略在国家版权局的斡旋之下被弃用。

音乐平台之间的竞争进入后版权时代。“广积粮,不筑墙”成为新的竞争底层精神。寻找原创音乐人,在业界看来,也存在几大平台构筑新的内容竞争力的考量。毕竟几乎通过各家平台筛选的音乐人都会在相应平台至少首发一张专辑。

虾米音乐寻光计划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虽然“寻光计划”最初的目的并非构建版权内容的壁垒,但到今年,确实存在版权内容的沉淀。第一季寻光计划一共发行了13张正式专辑及衍生的2张专辑,15支MV,第二季会有10张专辑和5张EP,12支左右的MV。未来也可能会有衍生的其他作品。

即使挖掘出音乐原创新生力量,独立音乐的商业化依然是长期挑战。一直以来收入不稳定是很多音乐人放弃职业化发展的核心原因,也是音乐产业发展艰难的原因之一。

正在崛起的音乐在线消费正在提供破局力量之一。国际唱片协会(IF-PI)网站信息显示,2017年全球录制音乐市场增长8.1%。这是全球连续增长的第三年。受粉丝对流媒体的支持,特别是付费音频流媒体,数字营收占据了全球录制音乐市场的54%。

而在中国市场,国家版权局发布的信息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音乐市场规模达到175亿元,同比增长22%。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报告显示,至2017年12月,网络音乐用户量接近5.5亿人。手机网络音乐用户突破5.1亿人。

中投顾问产业研究报告预计,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将达到600亿元,未来五年(2018-2022)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8.09%,2022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将达到819亿元。2016年中国数字音乐的产业规模达到人民币529.26亿,同比增长6.2%。2014年这一数字是491亿元。

中国数字音乐产业增长主要动能来自快速增长的付费用户群体。与2012年相比,音乐付费用户数上涨了113%;流媒体音乐付费逐渐成为新趋势。2016年,中国人均音乐消费仅0.15美金,是挪威和日本人均音乐消费的0.7%,是美国人均的0.91。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17年音乐客户端付费用户中,以购买单曲/专辑和购买会员为主,分别为27.2%和24.0%,其中打赏歌手或单曲达到13.0%;77.7%的用户因单曲/专辑质量高而付费,52.1%的用户因喜欢歌手而付费。

2017年,高盛发布报告称,2030年之前,全球录制音乐产业的产值将增长至410亿美元。其中流媒体产值预估将达到340亿美元。在340亿美元的流媒体收入中,280亿美元将来自流媒体付费订阅收入,60亿美元将来自流媒体免费服务的广告收入。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将是环球音乐集团和索尼音乐这样的版权所有者。版权收入在一首作品的整体收入中占比将过半。“独立音乐这个领域,商业模式这件事情如果没有很快解决的话,可能这个业务也会变得后劲不足。”阿里音乐内容中心总监曾莺在4月13日举办的《2018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上演讲称。

此前,虾米音乐方面介绍称,第二届寻光音乐人GALI因这一计划获得收入已经超过20万。第一届寻光音乐人邱比已经签约滚石电音。

大麦超现场是阿里大文娱2017年成立现场娱乐事业群后的首次“嘉年华”商业模式的实践,集合了创意市集、话剧、音乐节等表达形式。其中音乐节由大麦与虾米联动,也是音乐人推广的重要途径之一。

除了行业通用的一些主要创收方式外,网易云音乐开通赞赏功能、推周边商品等。网易云音乐方面告诉记者,音乐人指数达到685分的音乐人,也可以申请开通网易云音乐的会员包获得分成收入。其中,谢春花一年的会员包分成收入超过20万,热门嘻哈音乐人Jony J一天的会员包分成收入超过5千。

用户在线音乐付费意愿增强,以及电视、音频、综艺、等不同媒介形态与形式之间界限的打破,都为音乐变现提供了新思维。不过在投资人看来,音乐创业的变现途径与变现周期依然是行业面临的巨大挑战。

95后电音女孩SHAWEE告诉经济观察报,凭借自己的音乐,目前可以经济独立。“我的生活、心态在变化。”西楼说,之前作曲是为歌手服务,现在更忠实于自己,会回到更自由的创作状态。他正在筹建自己的工作室,下一张专辑的内容此前已经写好了。他想象中未来的自己是“做一名持续给大家带来有价值作品的歌手。”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汪晓慧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重点关注:医药健康、日化消费、文娱
擅长深度报道、人物报道、商业观察
常驻北京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