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说】国企改革的莫干山34年轨迹图(二)黄江南 杨沐:国家资本如何进入新经济

作者:EEO视频 2018-05-22 13:11  

国家资本要不要进入新经济?现在基本没进入是因为没有条件进吗?

经济观察报EEO视频出品

“国家资本要不要进入新经济?现在基本没进入是因为没有条件进吗?”在2018春季莫干山会议现场,莫干山论坛发起人“改革四君子”之一的黄江南对这个问题有感而发。1984年莫干山会议亲历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杨沐则提出,国家对待新经济能否效仿淡马锡机制,只管资产,其他的不管。

私享一:国家目前对新经济不敢长期持有

私享嘉宾:莫干山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黄江南

国家资本要不要进入新经济?而国家资本怎么进入新经济?那么现在基本没进入,是因为没有条件进吗?有条件进。这样各地政府都有新经济的高科技的扶持基金,扶持基金是股权式的。但是这些股权式基本上进去之后,马上就要退出,都不会长期持有。因此就是说,国家现在目前是对新经济不敢长期持有,和没有长期持有的想法和打算。这样的话,别看它不是物质经济,但是今后对国民经济,对政治,对社会的影响可能并不低于物质经济。比如facebbook,现在对政治的影响。像这样的东西,有没有国家战略意图?国家应不应该在这里有股份?然后有股份应该怎么发言?管什么和不管什么?这都是我们现在讨论了半天已经存在的存量国企,在传统产业里面,我们还能看到新兴产业链,同样有同样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有待讨论,刚才说新兴的企业制度,习主席说新兴企业制度,什么是新兴企业制度?比如说A股,B股,金股,原来是同股同权,现在同股同权,基本新经济被否掉了,同股一定不同权。而核心团队和核心创造者和价值创作者,所有的股东甘心情愿地把股东权交给他,这也是新兴企业制度的一种新形式。那么在这种新形式下,首先我们连资本介入,国家都没有介入在这个行业。如果国家资本介入的话,我们资本介入之后又和管理团队之间的权利关系,如果我们要做的话,我们是不是还要尽早地研究和设定?这就是未来,其实也不是未来,是当今。

私享二: 效仿淡马锡机制只管资产

私享嘉宾: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杨沐

淡马锡只管资产这件事,其他的不管。淡马锡的运作就是在你这个企业,他认为是资产估价高于市场估价的,也就是市场最好的时候,就卖出去了,当他认为市场价是低谷的时候它买进来了。通过卖出、买进,淡马锡赢取利润。到以后还大量买入中国的企业,再买其他国家的企业,淡马锡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增加了那么多的国有资产,为新加坡国家的发展积累了大量资金。

中国完全有条件建立几个淡马锡,不是一个淡马锡,中国这么大,可以建立几个淡马锡进行竞争。像中信就可以建立像淡马锡的公司,通过管资产营利。淡马锡在新加坡是由财政部主管的,但淡马锡是个在新加坡登记的私人企业,按照所有企业交税,财政部对它的管理在新加坡有句话,叫“一个手臂的距离”(一臂之距原则)。也就是说,财政部对淡马锡只是通过董事会来管理,不干预具体的经营业务,董事在这个企业里有多少股权,就有多少发言权、投票权,财政部不去操作。董事会会在市场上请最好的经理,董事会来讨论这个企业的投资决策。如果投资对象企业本身,淡马锡看到这个企业的前景有问题,它会逐步逐步地抛售这个企业,等到这个企业转型的时候,已经不是淡马锡的责任了。所以在淡马锡中,企业的占股的比例不断在变化,有的逐渐在减少,有的企业已经完全没有国家股了。这个形式为国家创造了很多财富,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企业运营现象。

第二点,整个从经验讨论上来看,我感到总体来说,大家对中国企业、对中国经济近几年发展的评价也是非常确切的,但是对未来是不是还是显得太乐观了一些。对国企、中国的民企的发展应该有个不同的判断。实际上,新加坡的企业一旦离开淡马锡体系以后,它就只是一个企业,没有民企、国企的区别。中国企业则不是这样,国企、民企的区分是天生的,有很多时候就决定了未来发展的状况。也是这样,需要对中国企业中国企、民企有个不同的判断,可能评价不太好的地方,那么就得实施改革。中国企业现在正面临着一个世界金融科技的新时代,技术更新的速度大幅加快,新的技术短期内就会不断地涌现。刚才江南讲了,要对新的一些东西要有一个管理、有个调理。但我想的首先不是管理,我想的是中国的企业怎样才能在这次高科技的革命、新产业的革命中,站在制高点。国企会有一定的保守性,那么需要通过改革促使它勇于创新,而且它技术和资本实力比较雄厚,所以可以承担许多基础性的、不以短期盈利为目标的基础研究,而对于民企,除了那些大型互联网企业之外,还需要扶持和帮助中小科技企业的发展,通过大力设置补贴等机制,激励中小科技企业的蓬勃发展,在应用性创新中做出大的成绩。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