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之珠】一个“旅租”创业者的三亚故事

作者:李华清 2018-06-29 12:18  

三亚旅租行业的存在由来已久,虽短板突出,但对于有需求、特别是来海南过冬但经济实力有限的候鸟型人群来说,好处也很明显:价格优惠。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华清 “旅租,我可能只能再干两三年,可能政府会取缔。也不可惜,我已经在做准备了。”在近日的一个上午,海南海住酒店管理有限公司CEO刘铭在他办公室里跟经济观察报记者聊起他对所在行业未来的判断。

在三亚从事旅租行业的刘铭感受着政府的态度转变:“各种限制,尽管没有下发文件,管的东西也会有变化。”刘铭笑言,他在三亚,有种听着传言过日子的意味,此前他听说海南会管控机动车的数量,7月份开始摇号。没过多久,海南省通告,自2018年8月1日0时起,新能源小客车增量指标通过排号方式取得,其他小客车增量指标通过摇号或竞价方式取得。机动车摇号的传言成真,实施时间比传言时间要晚1个月。

对于旅租行业,刘铭听到传言说,政府可能会取缔。

刘铭今年27岁,2015年从酒店管理专业毕业,拉上四个好友,一起来三亚创业。刘铭当初来三亚创业的想法很简单:喜欢三亚的气候和风景,三亚有全国最全的知名酒店。三亚跟海口应该是蛮特别的两个城市,GDP总量不高,常住人口数量不大,却拥有众多五星级酒店。

短板

刚开始创业的刘铭不够资金做酒店,就选择了做旅租。“旅租”、“家旅”的说法比较少见,消费者更熟悉的是“民宿”的说法。然而,刘铭认为三亚基本没有“民宿”,所谓的“民宿”90%以上是旅租。

在刘铭的认识里,民宿带有一定的文化情怀,客人入住后会跟房东深入互动,而旅租是二房东管理住房的状态,跟酒店的模式类似,客人办理入住后,没有特殊情况不会见到管理人员。在刘铭看来,旅租的形态要比民宿低一些。

二房东短时间出租房子的情况在三亚非常普遍。“一个小区,有20%的比例是业主在住的,已经很难得。”刘铭说道。这是三亚房地产市场的一个特殊现象,大量的购买力来自岛外,而外地人购房通常不会常住,一些空置的房子成为旅租房源。

目前,刘铭的公司管理87套房,大概有200个床位。这些房子散落在三亚湾的一个小区里,有单间也有三房。客人在携程、途牛等网站上下单之后找到位于小区一栋楼里的前台办理入住,然后被领去相应的房间。

这种模式存在明显的管理短板,房间分散、难监管。对于公安部门来说,如果要查房,光是查一家酒店的房间可能就要上上下下跑几栋楼。有些旅租的房子在城中村里,显得更加隐秘。有些二房东不注册企业就可以在网上放租,逃税漏税。客房卫生也难以保证,在三亚湾的一个小区,不少房子的阳台晾晒着白色的床单。刘铭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这是某些旅租从业者手洗的床单。

由于运营不规范、监管难度大,刘铭隐隐意识到,旅租行业终究会被政府整顿,这一感觉在今年5月海南省实行59国入境旅游免签政策后更强烈。未来,如果海南建成自贸港,人员流动更加自由,就意味着政府需要更透明地管理入住海南酒店的旅客,旅租的弊端会更加突出。

高端转型

刘铭给经济观察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在他管理的房子中,一个单房一天的成本需要200元左右,淡季只能卖180元一晚,扣除掉付给订房平台的费用,到他手上是150元一晚,一个单房一天亏50元。而过年7天假期,有的单房一晚能卖到1500元。

三亚旅租行业的存在由来已久,虽短板突出,但对于有需求、特别是来海南过冬但经济实力有限的候鸟型人群来说,好处也很明显:价格优惠。刘铭的公司有一套海景房,正对着三亚湾,站在阳台上,白天将整条湾的景色净收眼底,晚上海风习习,房子面积达168平方米。这套房,在5月份,每晚的房费仅要五六百元。“带小孩的旅客可能很需要这种房子,在小区里,有配套生活设施,可以煮饭、洗衣。”刘铭说道。

显然,刘铭也不想以这么低的价格将房子租出去,但行情使然。“据我所知,三亚的酒店还没有太大的盈利。”刘铭解释,目前海南省的旅游业淡旺季分明,夏天的酒店鲜有人问津,冬天变得抢手,过年7天天价房费在三亚是传统,尽管被游客多年诟病,但如果没有旺季时的补偿,不少酒店会陷入亏损。

早年三亚酒店的房间在旺季供不应求,是旅租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三亚,按照客房数量来算,旅租的比酒店的要多。”刘铭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在刘铭的印象中,2015年过年期间还有不少人搭帐篷睡海边,一来房费高,二来很难订到房。而在今年春节期间,订不到房的现象有所缓解,“酒店慢慢盖起来,可能以后三亚的天价房费也会消失。”刘铭判断道。

在三亚生活了三年多,刘铭预感,三亚或者说海南,无论是旅游业还是住宿业,都会往高端的方向走。“现在有候鸟游、亲子游、度假游,以后可能是博彩游、高端游,奖励游。”刘铭跟经济观察报记者开玩笑说,“未来海南的消费,可能高到你不敢来。”这也意味着旅租行业的目标客户数量会剧减。

海南建设自贸港,会给旅租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对此刘铭坦然接受。在刘铭的规划里,未来他想开一家酒店,最起码,先收一栋楼做旅租,方便接受监管。

 相关文章:

【太平洋之珠】海南:面向大海,顶格开放

【太平洋之珠】互联网巨头的海南自由港实验

【太平洋之珠】风口下的海南企业家

【太平洋之珠】曲庆东详解海南赛马业

【太平洋之珠】海南游艇业等风来

【太平洋之珠】从房地产到旅游岛,海南产业调整艰难路

【太平洋之珠】一位金融高管的离岸金融憧憬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李华清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关注华南地区上市企业,重点关注医疗教育行业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