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说】国企改革的莫干山34年轨迹图(四)混合所有制不仅局限于一个企业

作者:EEO视频 2018-07-10 14:37  

让地方来自主地选择地方国企的改革方式和地方国企的配置格局。

经济观察报EEO视频

 

怎样的机制能够解决目前国企改革中的问题?什么样的体制机制能给国有企业带来活力?这便引出了关于混合所有制的思辨。本期呈现的三位嘉宾语录,有89岁高龄曾参与十五大报告等多个顶层宏观文件起草的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前名誉会长高尚全、1984年时任首届莫干山会议论文评审组组长,现任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莫干山研究院学术委员的王小鲁以及曾参与顶层混改文件制定的发改委体改所所长、党委书记银温泉。

私享一:混合所有制不仅局限于一个企业

私享嘉宾: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前名誉会长 高尚全

为什么我特别关注华为呢?因为我参加十五大报告起草的时候,有人提出来华为姓资不姓社,当时两条理由:第一,华为国家没有投资一分钱,所以它不是社会主义;第二,华为搞了职工持股,因此没有坚持社会主义方向。

然后我们去深圳调查的结果,华为确实没有国家投一分钱,是任正非两万多块钱起家的,所以它是社会资本。华为的案例说明了这种所有制我给它界定为社会所有制,这种社会所有制它是有很大的影响,个人资本和社会资本是它的一种所有制。

我们要就事论事来搞国有企业,别的路好像走不通了。其实混合所有制也是社会主义,我不知道这个观点对不对,我们要通过社会所有制的形式,股份制、混合经济也是通向社会所有制的有效形式。我们一方面要通过上市公司来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我们混合所有制不仅仅局限于一个企业,宏观上包括股份制,上市公司去上市,来增加社会资本,形成社会的因素。社会的因素是社会主义的因素,这样子让我们更好地实现两个目标。

私享二:效率优先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点

私享嘉宾:国民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小鲁

我觉得总体上说明国有企业和国有控股企业总体上仍然存在效率偏低的情况,而且存在软预算约束,政策吃偏饭、过度保护等等这样一些问题,因此国有企业需要进一步改革,国有企业怎么改?在我看来呢,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领域差异非常大,需要分类指导。

在竞争性领域,国有企业应该怎么改?竞争性领域我应该不应该以所有制划线,没有必要强调做大做强国有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非国企,只要你为社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你都是共和国的企业,都有理由做大做强。

非竞争领域怎么办?我认为国企和非国企应该有明确的分工合作和互补,在非竞争性领域,包括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领域,产品具有外部性、天然垄断性部门,及基础科研、军工、重大项目攻关等方面应当需要引进社会公众的监督,同时也需要减少行政干预,加强专业化管理,特别是需要发挥专家的作用。

这里头我觉得也必要提一下垄断性行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因为这些行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因为垄断性行业和非垄断行业存在先天的不等同的盈利性,垄断行业有大量的垄断利润,那么为了减少寻租和利益输送的行为,应该是通过税制改革来减少垄断利润。

私享三:给与地方选择推进混改路径的权利

私享嘉宾:发改委体改所所长、党委书记 银温泉

我自己的体会,这几年的改革主要的问题就是关于国企改革,改革的目标,改革的动力不足,思想包袱很重,政策的协调配套比较差,这是直观的想法。下一步的改革,我想还是要明确国企的定位。

我说从这里来讲,应该是国企改革应该按照总书记提出来的三个有利于,有利于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的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所以这跟邓小平的理论基本脉络是一样的,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低效果也不是社会主义。

在这里面,我想还有一点,就是让地方来自主地选择地方国企的改革的方式,和地方国企的配置的格局。让地方大胆地试,有一个容错机制。不管是让地方试点也好,实验也好,还是试错也好,让地方自主选择。

最后一点,要围绕推动国资管理体制改革,改革政府的管理体制。政府体制不改,国企改是胳膊动不了,也没用,走路也走不起来,还是得把国有的股权,我在想按照这次文件里面涉及到的,把一些国有的股权转成优先股,或者转成政府的特殊管理股。平时不让他去参与,在股权上想办法,在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上,刚才提到像中信这样的,作为典型的案例,好的企业就是让他们来发挥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经营公司的作用。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