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再回应“举报门”:永远不做商业房地产、研究院无首席科学家职称

作者:李华清 2018-07-11 17:18  

“举报门”事件在近一个月内闹得沸沸扬扬。7月10日,在媒体参观国家基因库的沟通会上,华大集团公开对举报内容中的敏感细节作回应。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华清 7月10日,华大集团向媒体展示了其位于深圳的国家基因库。

这一国家基因库于2016年正式运营,华大集团旗下的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负责组建和运营国家基因库。不过,也正是因为运营国家基因库,华大集团最近陷入“举报门”。

“举报门”源于6月14日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昌健”)总经理王德明发布的网帖——《举报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忽悠欺诈涉嫌贿赂官员,大规模套骗国有财产》,帖子扔出众多爆炸性言论:华大基因是骗取政府免费土地和财政补贴的房地产奸商;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说要让所有员工活到100岁,但华大基因细胞事业部总经理刚刚死于肿瘤;华大基因首席科学家只有高中学历;华大基因出手狠辣对付合作伙伴。

王德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南京昌健和国家基因库于2016年合作组建了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自己是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此前双方合作顺利,但在2018年1月收到华大基因的终止合作告知邮件。5月18日,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发布声明称从未授权南京昌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亦未授予王德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之身份。双方关系公开破裂。

此后,南京昌健起诉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和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王德明举报华大基因。而华大方面数次发布声明否认“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存在,并称已与南京昌健解除合作关系。

“举报门”事件在近一个月内闹得沸沸扬扬。7月10日,在媒体参观国家基因库的沟通会上,华大集团公开对举报内容中的敏感细节作回应:华大集团高管承诺“永远不会做商业房地产”;死于肿瘤的员工入职华大的时间不长;只有高中学历的科学家是一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此外,华大集团CEO徐迅也讲解了国家基因库与第三方企业之间的合作过程。

华大称无意骗政府地块

“我们绝对不会做商业地产,这不会成为我们集团可能发展的路径之一。”徐迅在7月10日的媒体沟通会上说道,而华大集团执行副总裁朱岩梅的说法更为坚决:“我们可以承诺,我们永远不会做商业房地产。”

王德明的帖子举报华大基因骗地,其中提到苏州的生命小镇。据了解,苏州的生命健康小镇运营方为苏州高新生命健康小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华大集团子公司深圳华大基因科技创新中心有限公司是其四大股东之一。

徐迅解释,“生命健康小镇”是苏州的一个规划,苏州高新生命健康小镇发展有限公司是为了申报小镇而成立的协调机构,华大集团是参与小镇的整体规划、部分项目运营管理及提供科研支撑,并未参与小镇的产业载体建设或商业地块开发。

“华大集团以前和苏州当地的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做了科研合作,当地比较认可华大集团在生命健康领域的影响力和科技能力,所以把我们纳入这个健康生态体系,但这肯定不是看中我们的房地产开发能力。”徐迅强调道,“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做商业地产开发。”

朱岩梅则称华大集团无意骗政府地块,早在2012年时,华大集团看到美国学者对于生命科学产业集群效应的看法,意识到基因产业集聚在一起才有利于学术与产业的广泛交流合作,因此推动了深圳坝光国际生物谷规划,但这么多年过去,华大集团也并未因此拿地。

研究院并无首席科学家职称

对于华大集团来说,王德明举报内容中提到的两个问题有点尴尬,一是汪建放言华大所有员工至少活到100岁,华大集团的员工和家属得肿瘤也要早于医院发现。但华大的一名高管死于肿瘤不久。

“我们不想说起这件事,因为不想给家属增添悲痛。”朱岩梅说道。华大集团方面回应,王德明提到死于肿瘤的员工加入华大不到半年就查出患病,没有参加华大员工的“健康100+”计划。现在华大加强了员工健康的管理,鼓励管住嘴、迈开腿,内部提倡少坐电梯多爬楼梯。朱岩梅透露,华大集团有7千多名员工,现在华大集团每年花在每个员工身上的健康支出平均达到2万,有20多名员工发现了早期肿瘤,现在病情有所好转。

对于王德明所说的,“华大基因首席科学家都只需要高中学历”,徐迅回应称,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没有“首席科学家”这一职称,所指的高中学历员工是一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而这个项目里有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等高学历的科学家。

“华大各种学历的员工都有,我们有高中毕业来的员工,也有将近90岁仍然奋斗在科研一线的老教授,”徐迅称,“我们从来不会用学历和资历作为员工的唯一评价标准,给一个人项目,从来都是问你是不是有创意、是不是有热情、是不是有能力去做科研。”

朱岩梅透露,截至2018年5月,华大集团正式在职的高层次人才为616人,其中,杰出人才1人,国家领军人才18人,地方领军人才6人,后备人才14人,孔雀计划引进人才97人,千人计划人才2人,获博士后工作站独立招生资格人才38人。而华大集团员工偏年轻化,平均年龄在30岁上下。

与合作伙伴的纠纷

华大基因与南京昌健的纠纷起于国家基因库。华大集团解释,华大集团每年都在运营国家基因库方面投入资金,而国家基因库是一个公共服务平台,目前也没有多少商业化项目。为弥补运营资金,华大集团在细胞方面做了对外合作的尝试,前后与11家企业签订了技术服务合同,南京昌健是其中一家。

徐迅指出,在合作期间,不少合作方不顾华大生命科技研究院的口头和书面提醒,在没有获得研究院和国家基因库授权的情况下,多次违规使用国家基因库、华大品牌,甚至以国家基因库的名义发表相关言论,对行业秩序、国家基因库的运营造成了滋扰,误导了公众,也损害了国家基因库的名誉。

徐迅坦言,是华大生命科技研究院在商业运营上没有经验,对业务合作伙伴选择和管理不够严谨,导致合作方违约情况不能得到有效的预防。徐迅称,此后华大生命科技研究院与11家合作方中的4家进行了协商解约;与其中的7家在协商不成的情况下,按照法务流程解了约,即华大生命科技研究院目前已经跟南京昌健解除合作关系。

徐迅解释,华大生命科技研究院跟南京昌健签订的是《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也与之讨论过建设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就此发过新闻稿,也导致了新华网等媒体上出现过“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说法。

“事实上像很多业务需要的技术条件和场地一直没有落地,因而实际上这个中心并没有存在,也没有建成基础设施做这个事情。江苏运营中心在筹备过程中遇到种种实际困难,未曾真正建立。”徐迅称。

徐迅称,江苏运营中心没有真正建立,但南京昌健私刻了“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章,一直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市场活动、发表相关言论,甚至举报竞争对手。而合作业务方面,2018年1月,南京昌健也仅完成17例细胞存储样本,仅占全年300例目标的5.7%。

在媒体沟通会上,徐迅承认华大生命科技研究院不擅长商业运作,华大集团成立了深圳华大基因细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后由这家公司负责细胞存储的商业业务,国家基因库和研究院均不参与商业运作。

经济观察网记者从徐迅处得知,目前国家基因库的资金来自三方,华大集团、深圳市政府和国家有关部委。徐迅并未透露截止目前华大集团投入了多少资金,而对于经济观察网记者对于华大集团能从国家基因库的运营中得到哪些回报的问题,徐迅称,华大集团更多地将运营国家基因库当做自己的社会责任,“如果未来国家要收回华大对国家基因库的运营权,华大也愿意交出。”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李华清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关注华南地区上市企业,重点关注医疗教育行业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