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上市新融资仅够撑一年半 临阵“偷换”零部件商致使交付延迟

作者:张煦 2018-09-14 10:03  

如果按照蔚来此前日均“烧钱”1200万元人民币的节奏来计算,此番上市也仅仅能帮助蔚来“续命”18个月的时间。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煦 在一片亏损、套现等质疑声中,蔚来汽车在美国成功上市。美国纽约时间9月12日上午10:30分,蔚来汽车(NYSE:NIO)正式在纽交所挂牌。开盘报6美元,相比发行价6.26美元,下跌4.15%。开盘之后,市场呈“断崖式”下滑,直接跳水,一度跌超14%,报5.35美元。最终收涨5.43%,报6.60美元,蔚来市值为67.7亿美元。此番,蔚来发行1.6亿股,融资10亿美元。按此估算,估值约为 64亿美元。投前约为54亿美元,而其上市前的最后一轮私募是在2017年11月,融资估值为50亿美元。

尽管最终的融资额度较首次招股书中的18亿美元有所缩水,但蔚来的上市仍是今年以来赴美IPO的中国企业中,第三大融资规模的公司,仅次于爱奇艺和拼多多。此外,蔚来汽车亦成为继特斯拉之后第二个在美国IPO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并因此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赴美上市的第一股。

但如果按照蔚来此前日均“烧钱”1200万元人民币的节奏来计算,此番上市也仅仅能帮助蔚来“续命”18个月的时间。如果加上自建工厂即将需要投入的大量资金,这笔钱显然无法撑太久。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9月12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蔚来汽车为什么会上市融资以及此次融资的钱会用在哪些方面做出了答复。他表示,“现在我们要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上市会有更高的要求和责任,研发和用户服务还是我们最主要的投资方向。”而对于估值和未来盈利,李斌表示,“估值由市场决定,但盈利需要一定时间。”

在业界看来,作为仅交付了1300余辆车的汽车企业,要支撑起64亿美元的估值作价,实在艰难。蔚来招股书显示,蔚来汽车在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5.026亿美元(约合33.3亿元人民币),加之其在2016年及2017年两年间共计75.9亿元人民币的亏损额度,蔚来汽车累计亏损金额已经达到109.2亿元人民币。而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尚不足700万美元。

其次,海外股市非常理性,注重业绩数据表现。一位投资领域的业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美国股市散户比较少,都是机构在买卖股票,而且做空机制也比较完善。只要价格虚高,就会有人做空。“一旦蔚来有做空的由头,那些做空的机构就会搞事。这也是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想要选择退市的原因。”一位接近蔚来的相关人士表示,“蔚来现在的财务数据根本无法支撑当前的估值,应该会有人做空的。”

不甚光明的未来

蔚来的未来并不光明。首先,作为蔚来模仿的对象,特斯拉在十年之后,仍然在美国资本市场遭受质疑,不断陷于被“做空”的泥沼之中。其次,国内近期接连不断的电动车自燃事故,也令业界对新造车企业产品的安全性心存疑虑。再加上今年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持续走低,以及中美两国在贸易层面的变化,蔚来所处的市场环境并不乐观。

“在中国电动车补贴结束之后,政府可能会鼓励多种新能源汽车发展,这对于蔚来等新造车企业几乎是致命的打击,另外其所推出的电动车目前仍然只是在限购城市等地区小规模销售,随着跨国汽车集团的高端电动车陆续进入中国,更成熟的技术和品质将使得蔚来压力重重。”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表示。

蔚来汽车自身目前并没有拿得出手的业绩,仅仅是以模式和前景来吸引投资者。此前,业界普遍认为,此番蔚来赴美IPO,是其“找钱”造血的无奈之举。从其招股书所披露的业绩来看,也确实处于亏损状态。再加上其“烧钱”模式,至少从短期来看,并没有值得期待的盈利模式与路径。“蔚来估值太高了,在私募市场已经找不到钱了,而且它的亏损相当严重,投资者基本都放弃跟投蔚来了。”一位投资者解释了蔚来急于上市的原因。

而蔚来汽车还没有卖出一辆车的时候就启动上市计划也引来业内纷纷质疑。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作为一个“资本玩家”,在过去几年间投资案例无数,去年其刚刚解套了摩拜单车,这个被包装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的商业公司,目前已经成为接盘者美团的亏损黑洞,而投资方成功套现离场。这让中国的汽车产业者们对于这种资本玩家的进入表示担忧。“整个行业的生态被破坏,此前认真做产品的心态没有了。”一位车企高管指出。李斌在建立蔚来汽车之后,采取高薪(超出行业50%以上)挖角,另外,蔚来为了尽快推出新产品,大幅度缩短了汽车产品的研发和测试时间。这都成为蔚来汽车潜在的危险,对于其用户而言,这些也需要十分警惕。“但蔚来确实带来了一些新想法和新模式。”上述车企高管说。

蔚来的服务目前采取类管家式的服务,据一位用户称,甚至有多达十余人的团队专门为其服务,而如果车辆维修,蔚来公司会安排豪华品牌的代步车。“这个花销十分巨大,在客户保有量小的情况可以做到,但是客户多了,这个花费就承销不了。”另外,在上市后,李斌曾表示,将把自己持有的约三分之一股票作为用户基金,这部分收益由用户决定使用方向。“当然有一些法律的手续来完成,还有6-7个月的时间。”李斌在9月12日表示。

此番上市,距离其8月14日首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IPO(首次公开募股)招股书,仅过去30天。

多次延迟交付内情曝光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称,蔚来汽车毕竟立足于中国国内市场,市场销售前景并不乐观。一方面,国内电动车市场容量有限、竞争激烈。另一方面,即使是其对标的特斯拉,在美国车市也没有很好的业绩表现。此外,定位高端的蔚来汽车,在向其“死忠粉丝”交付产品之后,后续是否仍能不断地吸引普通消费者,也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命题。

更为重要的是,产品价格和续航里程是目前蔚来产品的“硬伤”。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未来在股市上如何沉浮,至少蔚来汽车通过上市,终于得到了资本层面的运作腾挪空间。“一方面可以套现圈钱,另一方面也达成了和投资人对上市时间的对赌。”一位接近蔚来汽车的业内人士如此表示。

曹鹤亦坦陈,虽然融资规模较计划中变小,但“心急”的蔚来想要的只是尽快上市,这样,此前的资本方可以获利退出。至少在这个层面,蔚来是达成了当下的愿望。“这种资本游戏都是‘走钢丝绳’,套路都是IPO后,尽快退出。”曹鹤如此表示。而乐观者认为,无论从资本层面还是造车领域,蔚来或将通过此番上市迎来生机。

但对于蔚来汽车而言,交付仍然是一个难题。李斌在9月1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到8月31日,蔚来生产了2399台,交付了1602台,“交付在提速”。但据了解,对造车难度的低估和对造车进度的过分追求,令蔚来在造车上正经历巨大的考验,其交车难的原因在于无法解决一些与匹配相关的技术问题。

蔚来造车之初,是与全球各大知名汽车供应商洽谈合作,以组建零部件的方式推出新车。比如在蔚来ES8推出时,蔚来确实以采用各大知名供应商的零部件为卖点,这也保证了其小规模生产的产品性能。但此后,蔚来却突然抽身,将供应商换成一批规模较小的企业,蔚来拿到这些企业定制的零部件之后却发现,缺少大零部件企业的帮助,自己根本无法完成匹配工作。尤其是在驾驶辅助系统中的控制单元和传感器上,无法实现预期的功能。“更换零部件商一部分是出于成本考虑,另一部分是李斌想自己掌握话语权,跳出大零部件供应商的钳制。因为这些企业掌握真正核心的技术,另外,供货商的流程比较慢,致使蔚来无法提速。”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表示。

该人士指出,如果蔚来真心造车,应尽快建立自己的制造体系,稳定生产。不过,李斌表示未来仍然会采取代工模式,但同时也会在上海建立自己的工厂。另外,经济观察报记者查阅此番投资机构的名单发现,日本软银并不在此列。今年4月,媒体曾报道称软银正在考虑在蔚来IPO中购买2亿美元的股票。而在9月蔚来上市前夕,因为不看好蔚来的发展,软银并未购买其股份。“李斌讲了一个好故事,但怎么延续呢?整个环节中出现的漏洞越来越多,危险越来越大。”上述业内人士如此表示。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张煦经济观察报记者

汽车部记者
长期关注智能汽车、共享驾乘、新能源等未来智能交通领域的发展变化;关注汽车企业、零部件企业的上市公司新闻。
对汽车企业的全球动态、战略变化、品牌传播,有较为敏锐的洞察和了解。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