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鑫智慧能源三度冲击上市 “民营电王”的新布局有何玄机

作者:余娜 2018-10-26 12:37  

在所有光伏相关资产相继上市后,这个“民营电王”的传统电力资产也终于迎来了上市计划。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余娜 在拿下“壳”资源霞客环保8个月后,协鑫智慧能源对A股上市发起了第三次冲击。“近期,我们正在筹划将协鑫智慧能源注入上市公司。预计今年12月就会上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明年一季度我们就能顺利上市。”在10月20日,协鑫智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鑫智慧能源”)总裁费智在一次论坛期间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如上表示。这是协鑫智慧能源关于上市的最新表态。

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此前,江苏霞客环保色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霞客环保”,002015.SZ)发布公告称,已与上海其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其辰”)签署了《霞客环保购买资产意向书》,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支付现金、资产置换或多种方式相结合等方式收购上海其辰持有的协鑫智慧能源80%的股权。至此,外界盛传其IPO上市的路径遭放弃转而借壳上市的说法得以完全坐实。 

“企业上市一般有两种途径,一种是把自己变成上市公司,一种是把自己装进上市公司的壳里。自今年年初,协鑫智慧能源便展开两手准备。显然,最终选择的路径是后者。”能源行业资深从业者李涛(化名)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在其看来,多路径筹备上市是“协鑫系”一贯的打法,“他们不会押宝在一种方式上,经常会做好几手准备。” 

协鑫智慧能源是中国非公有制清洁能源发电及热电联产运营商和服务商之一,目前主要业务包括燃机热电联产、风力发电、垃圾发电、生物质发电、燃煤热电联产等。尽管以“清洁能源”为名,且目前也涉足了新能源汽车充电服务,但梳理其业务构成,会发现协鑫智慧能源的业务实则是以火电为首的发电业务为主。 

此次计划上市的“智慧能源资产”被一些行业人士认为恰恰是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鑫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朱共山的“发家资产”,即以燃煤发电、天然气发电、分布式能源等为主的火力发电资产。在所有光伏相关资产相继上市后,这个“民营电王”的传统电力资产也终于迎来了上市计划。 

三年三度冲击上市 

除主业光伏之外,协鑫集团其他能源资产(主要指电力和油气资产)的上市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作为协鑫集团清洁能源资产的载体,协鑫智慧能源的上市之路尤为坎坷。自2016年至今,该公司已先后经历借壳、IPO两次尝试。 

2015年末,霞客环保曾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以45亿元的价格,收购保利协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鑫有限”)100%股权。彼时,协鑫有限由上海其辰100%持股。经过一年半的运作,该收购却于去年6月宣布终止。霞客环保认为,协鑫有限的资产涉及海外上市公司资产回归A股,而目前有关该事宜的监管政策尚未明确,因此造成此次交易耗时较长,且审核结果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此后,协鑫有限上市的步伐依然继续。就在宣布终止后的次月,协鑫有限进行股份改制:协鑫有限20%的股份转让于潍坊聚信锦振、成都川商贰号、江苏一带一路等三家股权投资基金,协鑫有限更名协鑫智慧能源。完成改制重组后,协鑫智慧能源于今年1月在证监会发布招股说明书,二度向进军资本市场。 

10月15日,霞客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当日与上海其辰签署了《霞客环保购买资产意向书》,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支付现金、资产置换或多种方式相结合等方式收购上海其辰持有的协鑫智慧能源80%的股权。 

协鑫智慧能源的实际控制人正是朱共山,而其控股股东为上海其辰。上海其辰由朱共山的家族信托AsiaPacific Energy Fund间接全资控制。因此,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为霞客环保关联方。至此,协鑫智慧能源暂时放弃IPO路径,转而借壳上市的路线得以坐实。 

“协鑫智慧能源90%的业绩都是发电类业务,这部分资产本身不容易上市,二级市场的估值也普遍不太值钱。加之火电资产本身没什么业绩和增量,且国家仍在不停压制火电规模。因此,需要借助能源互联网等概念一同上市。上市的目的正是为了日后能有讲故事的空间。”谈及协鑫智慧能源三次谋求上市的原因,李涛分析,“一旦企业做大,需要大量资金,上市就是一个便捷的途径。毕竟,一级市场的流动性没有二级市场的好。”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协鑫最初业务便是在二三线城市及经济开发区建立工业配套电厂,主攻垃圾发电、生物质能等环保再生能源电厂。短短十年,在“五大四小”电力集团的夹缝中建了二十余座电站,朱共山也被坊间称为中国的“民营电王”。而上述大部分传统电力的资产正是集结在协鑫智慧能源的盘子中。 

智慧能源这一版块最早是协鑫集团开发,归属于子公司保利协鑫能源(03800.HK)旗下。由于板块价值逐渐被另一主业太阳能业务淹没,因此选择从上市公司保利协鑫能源中剥离出来,变更为上海其辰全资子公司。而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多番谋求上市的协鑫智慧能源仍在面临债务持续走高以及环保违规等影响。这也被一些媒体认为是其上市途中的一个不确定的因素。 

根据此前证监会网站披露的招股说明书,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1.20%、62.11%、61.73%及67.66%,与同行业同期 52.06%、53.06%、52.07%及56.05%的平均值相比,高出近十个百分点。对此,协鑫智慧能源在招股书中解释称,由于电力行业属资本密集型行业,电厂建设具有投资大、建设周期长的特点,协鑫智慧能源当前在建及前期项目较多,投资资金需求较大,因此造成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 

而据不完全统计,协鑫智慧能源及其并表范围内,境内下属公司在报告期内存在八起环保违法违规情形。另外,协鑫智慧能源报告期内还受过6次税务主管部门处罚以及其他多地物价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光伏大佬的新谋划 

协鑫智慧能源若上市成功,将成为“协鑫系”旗下第四家主板上市企业。协鑫智慧能源在招股说明书中透露,在霞客环保将上海其辰持有的协鑫智慧能源80%股权注入的同时,也有意向收购其他股东所持有的协鑫智慧能源剩余的20%股权。 

“目前智慧能源业务还没起来,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从零开始。一些示范园区和试点推广得较快,是因为电网公司让出一部分利来。从目前看,行业因素仍然大于公司自身因素,只有行业层面大的矛盾得以解决,才会推出一个全国性智慧能源巨头。”李涛分析。所谓的“互联网+”智慧能源,也即能源互联网,是互联网与能源生产、传输、存储、消费以及能源市场深度融合的能源产业发展新形态。 

值得关注的是,光伏上市企业2018年三季度业绩预告相继出炉,与去年同期动辄获利数十亿元的业绩相比,受金融“去杠杆”、“5.31”新政等因素影响,不少企业业绩出现了明显下滑,其中阳光电源、东方日升、中来股份、科林环保、珈伟股份等降幅明显。作为光伏行业的龙头,协鑫旗下主要三家上市企业协鑫集成、保利协鑫、协鑫新能源亦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 

其中,协鑫集成(002506.SZ)第三季度的预告显示,其2018年1-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000万元-1.5亿元。对于业绩首亏原因,协鑫集成方面称,光伏“5.31”新政的出台,较大程度影响了2018年下半年国内光伏终端电站装机量,叠加美国、印度等国家保障性关税措施的出台,海外市场亦受到限制,导致光伏产业链的整体需求下降,市场竞争激烈。 

在另一家港股上市公司保利协鑫能源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业绩中,收入同比下滑3.2%至110亿元;净利润同比下滑68%至3.82亿元,业绩明显低于其预期。保利协鑫方面称,主要因为公司光伏材料毛利率和下游表现低于预期,硅片平均售价下滑和下游贡献减少所致。而下游业务净利润同比下降28%,主要因为财务成本大幅上涨。与此同时,协鑫新能源(00451.HK)的2018年中财报显示,净利4.89亿元,同比下降10.79%。 

“光伏是协鑫集团的主业。‘5.31’新政和补贴退坡等因素均对其产生影响,加之技术路线全部押宝多晶硅路线,许多业务都在亏损。当前能源互联网、储能、微网等概念正盛,处于投资风口,协鑫加码转型时机合适。”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坦言。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