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与FF的仲裁“争夺战” 谁是赢家?

作者:陈博 2018-10-29 10:41  

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表示,恒大内部正在与律师团队研究,考虑对FF及贾跃亭提起诉讼。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博 恒大与FF的“战事”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从10月25日至10月27日,围绕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暂时给出的紧急仲裁结果,双方先后多次发出声明或公告,解释各异。

10月27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出《关于FF申请紧急救急仲裁获胜的严正声明》,再次强调“全面获胜的事实”,并对10月25日恒大健康公告中的两处“误导性信息”进行反驳。

恒大随即进行“反击”,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表示,恒大内部正在与律师团队研究,考虑对FF及贾跃亭提起诉讼。

事关融资

10月25日,一封以《FF申请紧急仲裁全面获胜 正式开放全球融资》为标题的声明出现在FF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

声明的首句直接表示——“FF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交的针对恒大健康的紧急救济申请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强调“获胜”的目的在于获得融资权,声明同时表示,FF正在寻求与我们愿景和价值观相同的全球投资人合作。

恒大与FF的这场“战事”始于10月3日,FF原股东贾跃亭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表达的两个诉求包括:剥夺香港时颖公司(以下简称“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时颖于今年6月25日被恒大健康(0708.HK)100%收购,恒大健康因此间接获得时颖与FF原股东成立的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以下简称“Smart King”)45%股权。

一名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表示,贾跃亭在18号的仲裁聆讯中,突然提出要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在FF宣告“全面获胜”的半个小时内,恒大健康也迅速回应,公告称,10月25日,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的结果,仲裁员驳回Smart 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于较早驳回Smart King突然提出的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上述公告承认了FF获得再融资的机会。不过,作为临时救助措施,公告指出,仲裁员同意的是Smart 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这项严格条件具体包括: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在估值方面,2017年11月30日,时颖与FF原股东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根据协议,时颖将在三年内对FF投资20亿美元,并拥有Smart King45%的股份。这意味着,FF的最新融资不能低于此每股作价估值;而新股优先购买权,简单点解释就是FF在放出融资条件和需求之后,必须先征询恒大的购买意愿,恒大决定不买,才能换其他的融资对象。

上述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表示,仲裁庭允许FF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是考虑到FF目前已濒临破产,此举是为了支持FF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权益。恒大是否优先购买新股,要看FF开始融资时候提出的条件和估值来决定。

5亿美元的对外融资额,正好与此前FF要求恒大今年支付的第二笔投资额相符,这也是恒大与FF本轮对峙的关键。FF在7月花完时颖于今年5月25日提前支付的第一笔8亿美元投资之后,按照FF在10月8日发布的声明,同月,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FF称,FF和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已经如期完成了2018年7月投资方提出签署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

不过,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说,恒大确实会对FF支付5亿美元,但这笔钱必须按照之前合约里签订的时间,即2019年来支付,目前还没到支付时间。

正式仲裁结果最快或需8个月

双方对仲裁初步结果所释放出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措辞,暗示着恒大与FF谁都不想在战事中场“甘拜下风”。

10月27日,FF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再次发出《关于FF申请紧急救急仲裁获胜的严正声明》。声明首先在第一段表示,近日,外界对我司仲裁胜诉的赔款出现错误解读,甚至蓄意搬弄是非,混淆视听,企图蒙蔽FF全面胜诉的真相与事实。

随后对恒大健康公告中的两处表述进行反驳。第一处是“恒大健康公告中有关仲裁庭驳回FF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申请的说法与事实完全不符”,FF给出的理由是,根据紧急救济裁决书,FF在本次紧急救济仲裁中并无相关诉求,恒大健康公告故意把另一仲裁中FF的诉求与本次紧急救急混淆。

事实上,紧急仲裁是正式仲裁前的一项临时济助措施。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紧急仲裁员程序信息显示,仲裁实践表明,在争议的初始阶段通常需要紧急救济。在很多情况下,起初因各种原因选择了仲裁的当事人,反倒不得不向具管辖权的相关法院请求临时或保全措施。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在2013年的规则中增加了委任紧急仲裁员的程序,回应这一要求,紧急仲裁员程序中设定了较短的时限,以满足程序的急迫性。

根据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官网数据,在2013年1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间作出最终裁决的案件平均用时16.2个月,简易仲裁程序平均用时8.1个月。这也表明,贾跃亭在10月3日提出的仲裁,最快也需要大概8个月时间才有结果。

第二处则是“关于FF要求恒大解除资产抵押权的申请被仲裁庭驳回的说法也与事实不符”,FF称,裁决书显示,仲裁庭并没有就这一申请作出任何裁定,而是将在另一仲裁中裁定该事项。

对此,前述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指出,贾跃亭以仲裁书中没叙述来向公众“暗示”仲裁庭从未驳回资产抵押权,明显混淆视听。他表示,这一申请被紧急仲裁员于10月22日驳回,相关法律文书也于当日下发,因此10月25日的仲裁书不再重复。

在声明中,FF给出恒大败诉的直接证据是,仲裁庭裁决恒大健康将负责支付FF此次紧急救济仲裁相关法律费用,这是属于败诉方应履行的法律义务。

据经济观察网了解,FF提起本次仲裁的总费用超过2000万港元。此次紧急仲裁,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判定恒大支付600万港元诉讼费。

FF方面称,仲裁费用一般包括案件受理费和案件处理费,于案件处理终结时,均由败诉人承担,即“仲裁赔款”,是败诉方应尽的法律义务,更是基本法律常识,不存在所谓借款或者代付的说法。

“这是典型的拿着投资人的钱告投资人。”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反驳,FF因快要破产申请临时救济,提出由恒大方面支付诉讼费用,600万港元并非“赔款”而仅为付款,不存在赔付一说。

该人士表示,目前恒大内部正在与律师团队研究,考虑对FF及贾跃亭提起诉讼。

一旦恒大提起诉讼,这场由造车引发的“反目”又将掀起新一轮唇枪舌战。

然而,无论谁赢谁输,留给FF自救的时间不多了。按照FF在10月25日声明中所提到的,目前FF91的产品研发工作已经完成,并在8月28日提前实现预量产车的下线目标,汉福德工厂也已经完成了大规模量产的规划工作。

虽然宣称“离最终量产交付仅一步之遥”,但FF目前正在面临的,是裁员、全员降薪,贾跃亭以及越来越多高管甚至普通员工自愿领取一美元年薪的资金困境。

在赌局的最后五个月,如若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的承诺,贾跃亭对FF在Smart King任何年度及特别股东大会上的投票权将会回转给恒大,对Smart King的实际控制权也会丧失。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陈博经济观察报记者

地产部记者
关注华南房地产,政策及地产相关上下游产业。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