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钊:2018我的阅读

作者:文钊 2018-12-17 17:23  

如果一定要选一本书,让我们对四十年经济改革史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吴敬琏先生这本《中国经济改革进程》值得一读。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文钊/文 

《中国经济改革进程》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记录这段历史的书籍不计其数。如果一定要选一本书,让我们对四十年经济改革史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吴敬琏先生这本《中国经济改革进程》值得一读。这本书从“文革”结束后的探索开篇,一直讲述到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议题的展开。

如果对比作者此前出版的《当代中国经济改革》,会发现其中有很多增删。严格来说,这并非一本旧书的再版,而是一本全新的著作。这本书是吴先生这些年来对改革开放史的再思考,他保持了一贯的坦率而真诚。这本书增加的一些内容,比如对中国模式的思考与讨论,对当下的改革讨论也颇具价值。这本书既是学术的也是直面现实的。如果与《变革中国》配合起来看会更有意思。罗纳德·哈里·科斯与王宁合著的这本书毫无疑问是精彩的。诺奖得主科斯对经济学的贡献体现在交易费用理论和产权理论,这本书对我们从制度变迁的角度理解中国改革进程更有帮助。如果不愿意读偏学术的著作,从阅读的愉悦感上来说,《变革中国》同样不会令你失望。

吴敬琏先生88岁了。今天,他仍然不辞辛劳地为法治和市场经济呐喊。他是40年改革的亲历者与参与者,市场经济的布道者,也是历史航船的瞭望者。吴先生在书中说,“每当市场经济取向成为中国经济改革政策的主导思想、更多地用市场机制配置资源时,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和速度就比较好,非国有经济部门的创新和创业就会蓬勃发展,也为国有企业改革提供了较为宽松的外部环境”。这是历史的经验,也是历史的警示。如果我们对未来有信心,是因为作者这样的讲述:改革开放以来,尽管有波折甚至回潮,但历史的大逻辑决定了还是要沿着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的取向前行。

《智能商业》

当我们说未来已来的时候,曾鸣告诉我们,对于商业来说,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本书可以说是对淘宝商业实践的总结和探讨。虽然我们对网络协同、数据智能这样的词汇可能耳熟能详,但它正在怎样的改变着商业,这样的改变释放出怎样的能量,带来了怎样的新的可能和机会。在这本书中,对其演进和路径有了清晰的展示。就此,如何从商业模式、战略和组织变革的角度,尽可能顺应这样的改变,抓住可能的机会,这本书对更多人就有了启发思考的价值。

智能商业、新零售都是过去一年中最热的词汇。对我来说,书中谈到的很多新实践,过去可能听说,或略知一二,但未知其详细和来龙去脉。曾鸣对于智能商业的现实图景和可能的未来做了更为生动且具有说服力的描述。他是“内部人”和“参与者”,同时又是零距离的观察者和思考者,以这样多重的身份来写这本书,当然更具说服力。他的描述绝非空想和逻辑推演,而是已经有正在持续迭代的商业案例,成功和失败呈现在我们眼前。惟其如此,才带给我们足够的震撼。

所有的传统产业都必然经历互联网的重构。如果前些年我们对这样的论断还有所保留,现在可以倾力以赴投入实践了。曾鸣说,传统企业和互联网方法的叠加并非未来,真正具有革命性的模式是乘法,互联网+不是叠加,而是融合。互联网的内核是互动,是数据驱动的互动,这样的未来正在到来。

《他们应当行走》

今年偶然读到这本书。这本书讲述的是上个世纪中叶的美国与小儿麻痹症的全民战争。小儿麻痹症,也叫做脊髓灰质炎。这个词汇我们已经不陌生,战胜的关键是有效的疫苗。这本书讲述从政府、公益慈善组织到科学界,美国如何依赖整个社会的力量实现拯救和预防病患的目标。这场胜利让我们看到,更强大的力量来自于民间而非政府。救助患者的资金主要来自一个叫做“一毛钱进行曲”的全民慈善,它让公众相信慈善是每一个人可以做的事情。科研经费的投入也是大体相似的故事。我们看到了社会动员可能创造的奇迹。疫苗的发明则经历曲折——活体病毒疫苗和灭活疫苗的信奉者彼此之间是毫不留情的竞争者,科学家在失败中接力,寻找更接近于真相的可能。有时候你觉得他们内心所追求的最重要的部分,其实并非社会福祉,而是第一个发明者的名头。

在这个故事里没有圣徒,甚至也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大公无私的奉献者,只有活生生的人。在这场世纪之战中有所贡献的人,他们每个人也都是我们在生活中可能遇到的人。引人思考的是,怎样一种动力让这样一群人以协作竞争的方式,最终完成了造福所有人的伟大使命。读这本书的时候,不时想到2018年我们所经历的疫苗故事。

《页岩革命》

这又是一本精彩的记者作品。如果我们不了解为何页岩革命发生在美国,这本书会给出答案。简单地说,是财富驱动下的冒险精神,各色人等都将页岩油气的开发作为一条财富之路。他们嗅觉灵敏,大胆甚至狂妄,想尽一切办法要让地底下的潜在财富变为现实。当他们个人实现了这个目标的时候,事实上也帮助了整个美国——这个曾经严重依赖于海外进口油气的国家,不仅神奇地实现了油气自给,还一跃变成了油气出口国。

我们当然可以将这种冒险精神叫做企业家精神。然后我们会发现,如果仅仅拥有这样一种精神,还不足以让这些冒险家——他们可能是中东移民的后代,可能是一个贫穷的打工仔,当然也可能是一个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也可能是一个过去几十年都走背字的小企业主——成为神话的缔造者。按照书中所述,欧洲或者亚洲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丰富的页岩油气资源,但他们都没有发生一场改变国家的油气革命。甚至在美国已经证明了这场油气革命的真实性之后,他们也并没有能力做个合格的模仿者。

为何这场革命发生在美国?我们可以有很多观察的维度。比如美国法律允许土地拥有者拥有开矿权或者将这种权力转让他人。就此,围绕页岩油气土地资源展开了一场跨越很多年的争夺。

更重要的是,美国有严格的产权保护制度。也正是如此,我们没有看到这样版本的故事——原本规定的好好的责权利,一旦发现储量丰富而且可以开采的油气资源,土地拥有者随即毁约或者争议频发。这可能是一场世纪豪赌,但却显然是在明确而严格的游戏规则下的豪赌,不能遵守规则的人恐怕是最早被赶出赌局的人。

富有活力的资本市场是这场豪赌的必需品。否则,那些“赌徒”根本没有能力大手笔圈地,也没有能力在一次次失败之后继续冒险。

这是一个愿赌服输的游戏。在这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多幕剧中,唯一不变的就是,金钱永不眠。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场页岩革命的主要推动者不是那些大公司,而是被称为“开矿个体户”的中小企业主,他们从拥有一个矿井开始,从无数次的失败入手,一点点改变着现实。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