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税倒逼效应初显 企业称:应避免“一刀切”

作者:董瑞强 2019-01-04 18:25  

生态环境部有关官员介绍称,经过一年实施,环保税倒逼作用已初步显现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董瑞强 环保税开征至今已历时一年,其成效如何,备受社会公众关注。

国家税务总局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全国共有76.4万户次纳税人顺利完成税款申报,累计申报税额218.4亿元,其中减免税额达68.6亿元。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环境政策与环境规划研究所所长宋国君说:“一方面这说明企业治污减排力度在逐步加大,另一方面环保税多排多征、少排少征、不排不征的正向减排激励作用正日益显现。”

中国工业环保促进会化工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总干事李小平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征收环保税对环保达标企业更有利,将促进企业转型升级和技术创新,同时也将利于驱除市场劣币,使行业更规范。

生态环境部有关官员介绍称,经过一年实施,环保税倒逼作用已初步显现。尤其是排污费改环保税后,加重了一些环境污染严重的企业税收负担,倒逼其加紧整改,压实减排责任,对生态环境改善的推动作用也较为明显。

费税切换

中国首部体现“绿色税制”的单行税法《环保税法》,自2018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至今已历时一年,排污收费实现向环保税的切换,并完成首年征收。

这部税法的最大初衷是促使企业节能减排、保护环境,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此前征收排污费是部门规定,而收税则上升至国家法律高度。其实施也意味着推行多年的排污收费制度将彻底转换为环保税制。

2017年12月25日,国务院正式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实施条例》,自2018年1月1日起与环保税法同步施行,作为征收排污费依据的《排污费征收使用管理条例》(2003年1月2日出台)将同时废止。此后将不再征收排污费。

环保税法实施条例细化了征税对象、计税依据、税收减免、征收管理有关规定,进一步明确了界限。其出台意味着今后征收环保税将有相关配套政策保障,利于环保税法顺利实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环保税更加权威、规范和稳定,费改税利于发挥税收作用。不同地区和行业实施不同税率,可以更好地优化调节资源,对污染程度不同的企业征收不同税额亦可达到奖优罚劣的效果。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说,征收环保税不仅有利于实现对重点污染物的减排目标,还可以促进经济结构调整优化和发展方式转变,丰富政府对于环境治理和保护的手段。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告诉记者,企业多排污就要多交税,少排污能享受税收减免,收益全归地方,中央不再参与分成,这种绿色税制形成了有效的约束激励机制,迫使企业节能减排,实现高质量发展。

国务院此前公布的《关于环境保护税收入归属问题的通知》明确指出,为促进各地保护和改善环境、增加环保投入,国务院决定,环保税全部作为地方收入。

李佐军坦言,环保税全归地方是较为通行的做法,可更大限度调动地方开展环保工作的积极性。由于各地资源禀赋、产业结构、生态环境状况、财政收入状况等存在较大差异,环境治理难度各不相同,较适合于结合地方实际征收。

环保税征税对象包括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固体废物和噪声等四类排放纳税人。另有两种情况无需缴税:不直接向环境排放应税污染物的(如餐饮企业排入到市政管网的废水);居民个人不属于纳税人。

其中,应税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具体税额分别按每当量1.2元-12元、1.4元-14元幅度征收。北京市收费标准全国最高,天津、河北、四川环保税标准为最低标准的3-5倍,宁夏、甘肃、江西、吉林等环境承载力相对较强的地区平移原排污费标准,山西、湖北、福建、云南等部分省适当上调标准。

国家税务总局财产和行为税司有关负责人表示,环保税开征一年,重点污染企业贡献了大部分税收,纳税人自觉申报意识明显增强。从应税污染物类型看,2018年前三季度对大气污染物征税135亿元,占比89.8%,其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一般性粉尘合计占大气污染物应纳税额的85.7%;对水污染物征税10.6亿元,占比7.2%;对固废和噪声征税4.7亿元,占比3.0%。

倒逼作用初显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1-6月,重庆环保税纳税人申报税额2.06亿元,减免税额6952万元,占申报税款的33.8%。去年1-7月,云南4200多户环保税纳税人缴税1.37亿元,依法减免3239万元。去年1-10月,陕西申报税款32.17亿元,减免税款2855.35万元。

“这说明企业治污减排力度在加大,环保税正向减排激励作用也正日益显现。”宋国君说,由于环保税征收具备法律威慑作用,企业偷税显然要面临刑事处罚,环境监测站或有资质的监测机构在数据上也不敢造假,这就利于提高数据真实性。

宋国君认为,实施环保税制是一个根本性举措,将起到很好的倒逼作用。既可倒逼环境监测数据更加真实,亦可倒逼企业不断改进技术设备,实现绿色转型。

不过,这同时也对一些企业造成了影响。唐山一家民营钢铁企业总经理李刚(化名)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去年开征的环保税,对企业肯定有影响,不但增加了经营成本,环保投资也增多了。还好去年吨钢利润基本维持高位,否则环保税压力会很大。政府部门在征收环保税过程中,重点应避免“一刀切”,对达标企业应给予适当减征或退税奖励,以达到激励作用。

事实上,对于如何把握减征的相关界限,环保税法实施条例也进一步明确限定了适用减税的条件。根据环保税法规定,纳税人排放应税大气污染物或者水污染物的浓度值低于排放标准30%的,减按75%征收环保税;低于排放标准50%的,减按50%征收环保税。

国家税务总局财产和行为税司副司长孙群说,环保税计税依据有别于其他税种,专业性强、征收管理较复杂,需税务机关和环保主管部门建立工作配合机制,做好数据移交、信息采集等重要基础性工作。环保税法实施条例也明确了税务机关和环保主管部门在税收征管中的职责以及互相交送信息的范围。

宋国君认为,环保税成效初显,应当认真执行下去,不可能随意减免,环保税要高于往年排污收费,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加重部分企业负担,但同时也会促使企业进行反思。

也就是说,企业要么承担环保税压力,继续污染;要么“痛改前非”,进行污染整治。有的企业可能承担不了会赶紧改,有的可能早就意识到环保问题的严重性,会提前主动改。

李刚对记者说:“环保税征收后,我们对生产过程中排放比例较高的环节给予了更多关注,比如烧结及脱硫脱硝等,我们在不断进行投资、升级环保设施,重点改进环保技术。”

“去年以来,企业的环保压力很大,我们进行了几轮超低排放改造。”不过,李刚也讲道,由于地方政府标准不断加严和提高,有的环保设备没有达标,需再次进行升级,去年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企业总是开开停停,影响了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了一些环保投资的浪费。

兰格钢铁网首席分析师马力对经济观察报分析称,征收环保税目的就是促使企业减排,去年开征一年起到了一定作用。这实际上就是给高耗能的污染企业一些压力和鞭策,倒逼其改进环保设备和技术,当然也会打压那些不达标不合规的落后产能,使其在市场竞争中逐渐被淘汰或整合。

新钢集团董事长夏文勇对记者表示,征收环保税对企业转型升级有一定助推作用,加上环保督察越来越严,钢企必须搞好环保,迫使落后产能彻底淘汰,控制好产能总量。今年新钢在环保方面将继续推进深改工程,进一步改进和完善环保设施。据他介绍,新钢去年一年的环保税上缴总额达到了2000多万元。

“尽管整个钢铁行业效益不错,但在环保监管如此严厉的大背景下,那些污染较为严重的小钢厂很难生存下去。今年环保力度应该会更严,环保滞后特别是有污染问题的企业,都很难扛的住。”马力向记者坦言,钢企应从可循环利用的技术角度去提升,进一步在节能减排和提质增效等方面发力。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董瑞强经济观察报记者

大环保新闻部记者
关注国家工业、环保领域产业政策,重点关注钢铁行业、电商、环保、新能源、高端智库等相关方向。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专访。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