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笑戬:2019年,PPP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才能更好发展

作者:杜涛 2019-01-04 18:46  

PPP是将在经济需要稳增长之时成为与专项债并举的重要手段,还是会再2019年继续低速增长?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杜涛 从2017年年底开始规范的PPP,在经历2018年的规范之后,2019年会怎样的走势?

PPP是将在经济需要稳增长之时成为与专项债并举的重要手段,还是会再2019年继续低速增长?

对此记者专访了大岳咨询董事总经理张笑戬。张笑戬的团队在过去的几年里操刀了包含地下管廊、轨道交通、市政道路等PPP项目。

张笑戬表示,根据大岳大数据的分析情况来看,地方的PPP项目基本还是可行性缺口补助和纯政府付费类的占比较高,92号文发布后,纯政府付费的项目有明显下降,所以,2019年的PPP项目肯定还是会以可行性缺口补助的项目为主,使用者付费的项目占比会有所提高,纯政府付费项目将面临着更加严格的筛选和审核,估计比例会进一步下降。从行业类型来看,国内的PPP项目还是以市政工程和交通项目占比较高,但2019年民生类和环保类项目会异军突起。

经济观察网:关于2019年的PPP政策有哪些期许?

张笑戬:我个人对《PPP条例》的出台、适用于PPP项目的资本金制度改革和PPP合同的法理属性定性三个方面的政策法规最为期待,虽然我也深知这可能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PPP条例》出台的传闻已经从2018年跨越到2019年,预计今年会公布,但是想通过目前处于“PPP最高位”的条例解决所有的问题也是不太现实的,我比较赞同《PPP条例》出台的象征意义要大于实际意义的说法,最主要的是通过立法把PPP作为一项重要的、长期的、稳定的经济政策抓手。关于资本金制度改革的重点是解决目前PPP项目公司在遇到“名股实债”、“资本金穿透”和“各种去杠杆”等政策叠加后,项目公司的实际出资和融资困境,还有就是盘活项目公司的沉淀资金问题。PPP合同的法理定性在业内已经讨论过无数次,不定性PPP合同到底属于民事还是行政主体责任,都难以真正安抚社会资本对PPP项目的投资信心。

经济观察网:目前影响PPP项目落地的实际难点或痛点在哪里?

张笑戬:首先是融资问题,在实际操作见到过最多的就是这种情况。项目招标完成后,项目公司融资无法到位,导致项目暂停或者终止。对于大多数PPP项目来说,基本上都是政府倒排工期的项目,施工的延误意味着项目的失败。第二种常见的状况是,受限于一般财政预算支出10%的红线,在经营期某一年或某几年会突破财承底线,倒逼地方政府捆绑一些经营性项目或者“使用者付费内容”,更有甚者直接调低某几年政府的支付额度,要求社会资本必须接受上述支付条件,导致谈判旷日持久或者无疾而终。第三种就是小马拉大车型的项目,明明地方政府就二三十亿元的财政收入,却盲目把PPP当成融资工具,根据财承最大值倒算情况,把一些完全不相关的项目整合到一起打包成过百亿元的PPP项目,这种项目就是典型的伪PPP,可在业内却很常见。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杜涛经济观察报记者

要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财政、货币政策领域。主要关注财税、金融、审计、环保、PPP、大工业等相关方向。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