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2019 | 人民币会“破七”猜想:概率50%

作者:欧阳晓红 2019-01-05 11:02  

目前人民币还不到“破7”之时吗?仍是“稳”字当头。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编者按:做判断,大概是历史上最具风险却又最经久不衰的人类活动了。判断对象是什么,用的是哪一套模型和逻辑,如何看待变量,这些动作共同决定着人类未来的轨迹。比如大家关心的5G商用会促使哪些行业爆发,又比如你所在的城市房价地图会如何变化,再比如黄金会成为老百姓最信任的投资品吗,等等。新年伊始,我们就诸如此类问题给读者一些有诚意的预测。当然我们无法保证每一个结论都会被未来精准验证,但清晰地展示这个推导过程本身,可能也是您感兴趣的。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欧阳晓红 人民币“破七”与否?这个纠缠数年的困惑在2019年仍然待解。

尽管上下踯躅了两三年,包括几度濒临七之关口,人民币汇率还是没有破七。2018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8632;CNH(离岸人民币)、CNY(在岸人民币)分别报收6.8758、6.8658;以CNY为例,2018年累计跌幅5.15%,振幅逾7300点,刷新1994年汇率并轨以来最大纪录。

“2019年,人民币破7的机率很小。估计在6.6-6.9区间随市场变化双向波动。”1月1日,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告诉经济观察报。其逻辑是,尽管出口放缓,但稳增长措施再发力,改革开放新措施尤其是竞争中性原则下的改革,以及金融开放等新举措,都有利于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学术委员鄂志寰认为,2018人民币汇率波动性有很大提升,对市场预期的管理更加有效。2019年外贸数字可能走差,顺差进一步收窄,如果上半年美元指数上涨持续,人民币可能在年中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在不引起大规模贬值预期的前提下,可以进行一定的压力测试,为货币政策对冲经济下行打开更大空间。”鄂志寰告诉经济观察报。

此压力测试不排除“破七”的可能性。在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看来,人民币“破七”并无悬念,“我是破7派,7只是要打破的枷锁。”

“中美有望达成临时关税安排,人民币大概率保7;但中美长期竞争加剧,会有频繁摩擦与冲突。”1月3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光华思想力”课题组发布的报告称。

那么,2019年人民币汇率或在6.6-7.2的区间双向波动是小概率事件么?

“破七”之虞

1月2日,即2019年的第一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8482,高开150个基点;CNY官方收盘报6.8518,较上一交易日涨140点;CNH则盘中跌破6.87关口,一度报6.8758。

与之对应,上一交易日收于96.1223的美元指数当日开盘报96.1077,最高96.2903,最低95.8170。

新年伊始,人民币如此表现似不意外,其更多体现了市场之作用。追本溯源,决定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两大主因(“常量”)是“经济基本面”与“美元指数”;但这其中的“变量”(中美经贸摩擦)——可能是当前及未来影响人民币汇率,包括全球汇率走势的重要因素。

但汇率从来都不单纯受经济因素的影响,诸多因素作用下,其走势充满变数。

“就冲着中美贸易谈判这点,感觉决策层不会让人民币破七。汇率更多可能还是一个非经济因素的决定。”京东金融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告诉经济观察报。

有迹可循的主线是:近几年的美元指数与人民币一直呈负相关性逻辑关系,即“美元强,人民币弱;美元弱,人民币强”。

据谢亚轩分析,美元指数从2016年年末高点的103.29下滑至2018年2月中旬的阶段性低点88.57,走弱14.3%;同期,人民币汇率从低点的6.96回升至6.30,升幅达9.5%:呈现美元弱人民币就强的关系。从2018年3月底,开始美元指数走强,从低点的88.57回升到11月12日的阶段性高点97.69,回升10.3%;同期,人民币汇率由高点的6.27跌至低点的6.90,跌幅为11.4%:这又昭示出美元强则人民币弱的因果关系。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美元指数累计涨幅逾5%;11月中旬曾达97.69,较年初的88.25之低点,升幅逾10%。但接下来,市场认为,由于美元加息周期近尾声,美国经济增长逐渐减速,强势美元在2019年恐失色;如此反推,是否意味着人民币汇率表现不俗?

但真相如何尚待观察。不确定性宏观背景下,事实往往出乎意料。

曾记否,当市场普遍预判人民币2017年走贬时,其结果是——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在这一年以5.81%升幅收官。同样,市场多数观点认为,2018年人民币汇率会基本稳定,或小幅升值时,人民币汇率给出了贬值逾5%的答案。

并非造化弄“市”,而是国内外宏观形势剧变所致。但2018年有别过往的是,先强后弱的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提升,整体呈现双向波动的态势。

那么,升破7和贬破7会有巨大不同吗?谢亚轩觉得也许未必。更多是心理关口作用。“即使破7,更多是美元强势和外汇供求变化等市场因素的作用。”谢亚轩说。

在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看来,市场未来趋势或是人民币汇率破7。其逻辑是,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会放缓。此背景下,可能国内的投资、消费、企业盈利等均次于2018年。如此,人民币汇率何以坚挺呢?经济基本面上,市场预期人民币汇率终会破7。

还是一个“稳”字

只是,目前人民币还不到“破7”之时吗?仍是“稳”字当头。

时隔一年,2018年12月26日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四季度例会上,“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被再度提及。

这或是释放“维稳”信号。星石投资认为,它体现出央行认为外部均衡仍然很重要,对汇率逆周期调节的维稳意愿强,受此提振,当日人民币汇率从6.950暴涨至6.831,收6.866。迄今为此,一直在6.86附近盘整。

某种程度上,“稳汇率优先于保外储。一旦汇率不稳,市场信心丧失,保外储自然就失去基础。”对外经贸大学教授丁志杰称,“必须守住人民币不发生大幅贬值的底线。”

也有不同意见。“不能再动用外汇储备去保汇率了!没有必要非要守住某个汇率点位;”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直言,“汇率作为一种价格本身就有调节外汇供求关系的作用。人民币贬值将导致美元供给增加、需求减少。而美元供求关系的变化,最终会令汇率趋稳。”

孰是孰非,可能需要回归本源。如果聚焦中国的汇率制度,官方的表述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据此,谢亚轩认为,此表述指出了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三个因素:外汇市场供求状况、篮子货币汇率和逆周期宏观审慎管理。

依据这三种因素去看人民币汇率在2019年的走势,谢亚轩认为其可能的表现是:其一,预计2019年外汇供求状况将基本平衡。其二,2019年美元将是强弩之末,或冲高回落,结束本轮始于2012年的强美元周期。如果美元告别其强势周期,则人民币将逐步摆脱目前的贬值压力。其三,2019年,央行可能进一步提升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率。其好处在于:一是有助于分化单边的汇率下跌预期。其次,汇率的灵活调整有助于缓解国际资本外流的压力。再者,汇率的灵活调整有助于反向溢出效应的发挥。此外,有助于加强国际间货币政策协调;亦有助于改善中国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鉴此,“对于人民币汇率而言,7这样一个整数点位不应该被视为‘禁区’,而应视为早晚要打破和丢掉的‘枷锁’。”谢亚轩认为。“稳”中有变,及影响汇率因素逻辑推演下,基于对以上三个因素的判断,谢亚轩预计,2019年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率将进一步上升,以6.72为中枢,在±6%的区间内波动。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欧阳晓红经济观察报记者

编委、首席记者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保险资管、财富管理等领域。十多年财经媒体从业经验。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