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可以和“对手们”共赢

作者:曲强 2019-01-05 11:33  

博弈无非:博弈选手、博弈信息、博弈激励、博弈策略这四个要素。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曲强/文 2018年4月中央提出设立海南自贸港和金融服务中心,使海南作用不断加强。独特的地理优势位置,使海南成为重要战略支点。海南将更好服务“一带一路”,推动各项国家战略。但一个建省刚40周年的小岛,能不能担起历史重任呢?通过博弈论分析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新观点。

博弈无非:博弈选手、博弈信息、博弈激励、博弈策略这四个要素。

选手:就是到底有多少参与者在这场博弈中,他们或大或小,或合作竞争,各自作用不同,有时也会角色转变。

信息:意味着要了解博弈的规则,及博弈各方基本情况,知道玩法和套路。

激励:各方在博弈当中能获得什么,或不想失去什么。

策略:各参与方在博弈中使用什么方法使自己获得最大利益。

1、先了解下海南自己。

海南面积3.4万平方公里(差不多1.5个北京),人口917万(不到上海1/3),都是全国倒数第六;2017年GDP是4462亿元,倒数第四;人均GDP4.8万元(广东人均9万,香港28万),排全国19,算是中游;17年省财政收入674亿元,全国倒数第四,其中中央转移支付371亿元,也就是说过日子一半多还得向中央化缘(以上数据含港澳台地区)。另外从外贸看,海南17年仅7百亿元,而排第一的广东是6.8万亿,差近百倍。港口吞吐上,全国排前36名的河海港口中,海南无一入榜者。看产业结构,海南经济依旧依靠旅游和热带农业,现代制造发展迅速但规模还较小。最后从人才看,海南确实没有985、211高校,在全国范围内质量优秀的中小学也相当有限。

2、看看海南的对手们。

境内海南的主要对手就不少。国内曾经分三批批准过11个自贸试验区,从老牌沿海的沪粤津闽,一直到内地的鄂川陕。论硬条件无论哪条,海南恐怕在国内11个兄弟省市前都要垫底。唯一优势在于国家给的开放政策,自贸港通常被视为开放程度最高的自贸区,要比自贸区更“自由”。自贸港里的海关真正放开,货物自由流动,取消或最大程度简化入港货物的贸易管制,简化申报。因此是自贸区中的豪华版。

海南境外对手们主要是东南亚到马六甲,远至印度洋上的那些传统自贸中心:从香港到新加坡,从迪拜到巴林、毛里求斯。如香港、新加坡这样的传统重镇,历史悠久、经验丰富。硬件设施、司法制度、管理措施、文化环境、产业规模、人才聚集和国际影响都已非常成熟。因篇幅限制该地GDP、人均收入、港口吞吐、金融产业规模等各项数字这里就不再细述。无论比任何方面,海南都太年轻,要努力追赶。

或者不谈贸易,单从离岸金融这个角度说,海南总胜过毛里求斯、维京、开曼、百慕大那些地方吧?那些地方倒是没太多经济贸易,但是他们有两条根本优势海南没有,一是几乎没税,二是资本自由进出。这种政策优势,海南没法比。

海南属于中国,因此不可能拥有自己独立的外汇和资本政策。贸易可以自由化,但资本项绝不可能在海南都放开,让海南在资本项上搞“一国两制”。毕竟,人与货的流动可以边控管理,但资本流动不受地理限制。一旦在海南放开,无数境内外资本就会利用这个二轨市场,让资本不受控制地进出中国,这显然不现实。

再说税收,此次海南自贸区在税收上并没有向中央要来额外优惠,优惠力度不及上海,更不及那些低税、免税地区,因此政策上没有绝对优势。这里同时还有中央的通盘考虑。可料想,中央不希望各地小伙计们纷纷要税惠,最后搞成价格战和零和游戏:谁的税收最优惠,现有存量就去哪儿。给海南更低税率,意味着会从粤沪等地分走蛋糕,然后广东不满也会去要政策,恶性竞争,最后都是输家。考虑到大湾区的和沪宁杭的经济分量,同时体会中央在一带一路中发展西部的极大期望,单为海南开个特殊口子的可能性不大。虽然中央在顶层规划上高高举起,但眼下干起来还是得轻轻放下,一碗水端平,同等条件下适当倾斜。

因此,其实海南还有个更高层的博弈对手,中央政府。二者是合作博弈关系。

3、海南如何博弈

博弈中首先由顶端策略,即你优势远远凌驾于对手之上,可无视对方策略。如对方十八般武艺,而你有装甲车和无人机;如果没有顶端优势,那么博弈时还可以考虑先排除劣势策略:不在自己明显的短板上与它人竞争。但跟对手们比,海南似乎各方面都没优势,绿色环境和养老等定位对于贸易金融业没有明显帮助,是不是说海南可以洗洗睡了呢?

当然不是。

其实,最后还有一种相对优势策略:即便各方面都处于劣势,同样可凭借相对他人的优势取胜,以弱胜强。最著名例子就是田忌赛马,超越别人短板一样可以三局两胜。这就是海南的策略。

为了说明这一策略,我们再分析一下:这场博弈的核心规则是什么?或什么因素才是一个自贸金融的根本成功条件呢?分析一下粤、沪、港、新,及新兴的巴林、毛里求斯等的经验,或许可看出端倪。

4、成功自贸港和离岸金融的核心是什么?

一个自贸区和金融中心本质是要服务贸易背后企业、经济体的真实金融需求,给贸易资金提供稳定、安全、成本最低的服务。新加坡起家是因印尼、马来西亚过去历史上的动荡和制度废弛,多少印尼、马来大亨的资金常年趴在新加坡,以这里为基地进出。正因为这里法制比过去许多同国家和地区更清廉公正,社会更安全稳定,金融制度更开放,尽管它当年经济既不大也不够市场化。香港很小,但一直稳定开放,其兴起则更多因为改革开放前中国内地的战乱和封闭,使内地巨量贸易、金融需求不得不转口过来,这才促成了这个海边小镇在过去百年的起飞;新兴的毛里求斯,同样因为环境稳定且服务比其他周边的非洲大陆国家更先进一些,成为了货物、资本进出非洲的前哨站,服务整个非洲大陆的离岸资本。他们都做了同一件事:只比自己邻居做的好一点就行,从而吸引周边动荡或管制地区的资金,成为中心。尽管香港的网银系统跟中国大陆比还差不少,新加坡的管制越来越多,毛里求斯人才和技术远远难以望纽约、伦敦项背……但金融更在乎的是低成本、低变数、低风险,只要满足这些需求,比周边邻居做的稍好点,就可以成为地区贸金中心。

但有一个新逻辑必须了解:在全球化开始之初,人类的确因贸易而金融。最早荷兰海上贸易兴起,因而在阿姆斯特丹有了结算、保险、贸易金融的需要。海上贸易量大的地方自然产生金融中心。伦敦、纽约、香港、新加坡等早期都是的天然深水港,靠贸易带起了金融。

但到今天这个全球化2.0时代,逻辑变了。港口建造、集装箱和航运技术的发展,让很多地方都可人造出深水港;海运风险和价格大大下降,国际贸易在什么地点做都差别不大;而金融科技的进步,使资本流动也少了地理限制。随着全球监管政策升级,重要的不再是运货存货,而是运钱存钱。谁税收更低,资金流动更自由,钱就去哪里,然后货物就跟去哪里。这是今天自贸港和金融中心的逻辑。不再因贸易而金融,而是因金融而贸易。

5、海南该怎么做?

经贸规模小,金融刚起步的海南短时间难以跟对手们的传统优势硬碰硬。但海南有自己的相对优势,对比起它的邻居们:从东盟到印度洋的各个新兴国家。尽管东盟发达五国已有了港、新的长期服务,和中国大陆也有成熟贸易,但如东盟后五国的越、老、柬、缅、菲甚至远到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的广大发展中地区,现在也展现了巨大潜力,正快速发展,却还没获得足够服务和重视。

他们全在海南附近不用舍近求远。从金兰湾到苏比克湾正是当前世界增长最快的地方,人口年轻,投资机会大量涌现。其次,这里还没有成熟的金融服务、法制监管,甚至稳定的社会政治环境,而这些海南都有。从仰光到金边,金融基础设施还比较落后;在河内股市坐庄割韭菜的旧手法依旧存在;缅甸投资或许能年收20%,但当地通胀或本币贬值也许能抹去大半收益;老挝高速增长让外国投资人欣慰,但其央行不足半年用度的外汇储备又让大家心有余悸,钱能进但能不能出呢?菲律宾最近经济良好、货币稳定,但是走在大街上会不会被抢劫枪击?邻居的问题,就是海南可提供的服务。

是不是可以吸引这些国家的金融需求,给他们企业和贸易提供服务呢?

如,可不可以建立面向东盟后五国和印度洋国家企业的证券交易所,一个公正稳定的第三方交易所,成为国际投资进入新热土的跳板。可不可以允许更多周边国家人力自由进出海南就业兴业(地理隔绝的条件是海南独有的),让人先流动起来,钱是跟着人走的,钱从境外来,投到境外去,真正离岸金融,同时不违反人民银行的外汇和资本账户纪律。这都是可探讨的方向,更重要的是,这些“穷”市场是新、港不重视,沪、深没想过的。港、新的成本太高,对于沪、深来说这点需求太小,但对海南也许正合适。鉴于这些国家的高成长性,以及在一带一路上对于未来中国和世界经济的潜在影响,今天抢先服务它们,未来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毕竟,博弈中海南只有用自己的中马去拼对手的弱马,或弱马拼无马,眼下才有赢的机会。当然这也是一个反复长期博弈过程,结果并不是零和。因此,与其他对手要既竞争也合作,共赢是完全可能的。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所长助理)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