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年信 | 写给金立中小供应商:愿追债途中的你们,走到春暖花开

作者:于惠如 2019-02-11 13:08  

在这场环环相扣的危机中,你们中有人被迫离开了这个行业,有人已不自觉有了风险意识。

(图片来源:经济观察网)

 
 

编者按:这是一封来自经济观察报记者的拜年信。新春之际,我们决定写下这封信,信的那头是你——我们的读者,采访对象,曾经支持过我们,或被我们报道所影响的朋友。每一个你,与我们共同见证这个时代所发生的一切。我们已经闻到浓重的中国年味儿,不过,我们更希望这封信,能够给你带来更多幸福的温度。我们相信,这是我们另一次聚首的开始,在你们熟悉的新闻报道之外,告诉你,那些报道过的事情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告诉你我们前行中的思考,以及我们所捍卫的信念。

 
 

金立中小供应商:

最近一次与你们互动是1月22日,你们要去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咨询此前被信访局口头承诺的1亿元提前还款能否在农历新年前到来。

那日,你们中近200人在深圳中院门口,从上午九点等到午后,没有等到任何有效答复,各自散去。那日,你们再一次跟我表达了失望。你们说:“我们从2017年开始‘讨债’到现在,身心俱疲,在与金立的这场交锋中,金立已无任何诚信。”

初次与你们结识是去年11月份,那时你们已“讨债”近一年。那时,媒体曝出来金立停产、重组的消息一条接一条。那时,你们不再相信金立,准备通过法律途径拿回所得。

2018年11月20日,我去了位于东莞市松山湖的金立工业园,偶遇了工人与主管谈判、到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大岭山分局劳动争议调解中心上访、到东莞市大岭山镇委办公楼前寻求帮助的一幕幕。同一天,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聚集在深圳中院,向法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

那天,我目击了东莞厂区的工人与东莞市大岭山分局劳动争议调解中心周旋的全过程,听了他们中大部分人的故事,了解了他们的现状。同样,看到他们在得到东莞市大岭山镇人力资源部门相关负责人口头保证后又回到工厂。后来,在与你们的交流过程中我才意识到,那日的情形也是你们在2018年多次经历的。只是,工人们上访为自己,你们为公司。

第二日,在同事的邀请下,我进了由你们建立的微信群,群里面有好几位媒体同行。最早你们中有人发现金立账期延期时,便与五六个熟悉的供应商建了群,沟通债务进展,聊着聊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

入群后,我挨个去加你们,希望了解事情的经过,知道你们的现状,你们中大部分人通过了我的好友请求。你们告诉我,在金立事件中,你们受害起初是因为信任,采用赊销的经营方式。

后来在跟几位手机行业业内人士的沟通过程中我了解到,小供应商们基本都采用这种经营方式。正因为如此,中小供应商抗风险能力差:大客户少、需要垫付大量资金,一有风吹草动,便会面临生死危机。

你们记不清自己2018年去了几次金立总部,去了几次深圳信访办、福田区信访办、深圳香蜜湖街道办、福田区中院。而在这场环环相扣的危机中,你们中有人被迫离开了这个行业,有人已不自觉有了风险意识。

2018年12月,你们与福田区信访局沟通,获得香蜜湖街道办事处口头承诺:为你们先向金立申请1亿元资金,让你们给员工发工资,好好过年。这1亿元按照承诺,将分给被拖欠50万元以上、8000万元以下的供应商。临近年关,你们没有拿到这笔钱。

这场围绕着你们与金立的债务拉锯战或许将在今年4月2日开始逐步得到解决:深圳中院裁定,将于今年4月2日召开金立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我们多么幸运。我们不时遇到麻烦和灾难,我们不能期望逃离生命中的灰暗时刻——因为以辉煌或者金色为落日的生命不是常有的。”我用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很多年前说过的这句话结尾,衷心祝愿你们能从冰天雪地走到春暖花开。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于惠如

2019年2月11日 初七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于惠如经济观察报记者

华南采访部记者
关注华南地区上市公司,重点关注新科技、新材料领域。线索请联系:yuhuiru@eeo.com.cn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