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瘟疫苗研发面临三大难题,当前除了生物安全防控别无他法

作者:史凯 2019-05-15 11:00  

非瘟疫苗研发依然在路上,业内也对相关疫苗生产企业给予了一定的研发期望,但目前国内外都始终难以攻破。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史凯 “在当前非瘟疫苗研究困难、没有疫苗可防、没有药物可治的情况下,除了生物安全防控以外,没有别的好办法。养殖场还需从自身的生物安全管理出发,清除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把猪隔离起来。”5月10日,在泰州医药高新区举行的“媒体开放日”采访期间,华威特(江苏)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执行总经理苏玮玮对经济观察网记者称。

该公司销售执行总经理陆伟告诉记者,目前从专家们对非瘟疫苗研究的研点来看,难以攻克有三点,一是目前研究不出来有效的灭活疫苗;二是在没有灭活疫苗的情况下,尽管研究出来的减毒活疫苗已在临床上表现出相对有效,但存在散毒和安全性不好的难题;三是由于非瘟感染的细胞没有细胞器,致使批量生产很困难。

自2018年8月3日沈阳疑似非洲猪瘟疫情被确诊爆发以来,非瘟疫情的蔓延对于养殖等行业影响巨大,对兽药、兽用疫苗等相关企业也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中国肉类协会副秘书长高观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受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猪肉禁止调运、受到限制,所以供需不平衡,致使价格有不同程度的波动、不稳定。猪肉在中国肉类消费中占60%多,影响大。

记者注意到,武汉回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受到下游非瘟疫情的影响,导致产品需求有所降低,净利润下滑近20%,部分子公司2018年处于亏损状态,公司近日递交了创业板招股说明书,拟在创业板上市。

以生产兽用疫苗为主的瑞普生物近日发布企业2019年一季度报告称,受非瘟影响,公司猪用疫苗销售受到较大影响,家畜业务收入同比下滑近40%,影响了公司整体业绩。

非瘟疫苗研发依然在路上,业内也对相关疫苗生产企业给予了一定的研发期望,但目前国内外都始终难以攻破。

难以攻克

非洲猪瘟(African Swine fever,简称:ASF)是由非洲猪瘟病毒(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简称:ASFV)感染家猪和各种野猪所引起的一种急性、出血性、烈性传染病,被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列为一类传染病。

由于非洲猪瘟病毒基因的复杂性和多变性,自1921年在肯尼亚首次发现以来至今近一个世纪内还没有研发出有效的商业疫苗。

陆伟向记者表示,作为外来病,中国此前对于非瘟只是做监控,并没有开展过研究,目前对于难以攻克的三点而言,一是做不了灭活疫苗,或者说做不了基因工程表达的灭活疫苗,或者做出来效果不好、保护不全,或者是没有保护。所谓灭活疫苗即把病毒灭活了,然后去免疫。有多少抗原,通过佐剂打入猪体内,使病毒不再繁殖,产生抗体但不产生综合抗体。

“目前国内禽流感、口蹄疫,甚至包括一些圆环等动物疫病都有灭活疫苗,并且免疫是有效果的。但非瘟疫苗从国际上开始研究到目前为止,就没有任何一个有效的灭活疫苗或是亚单位疫苗。 ”陆伟说。

吉林正业生物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与市场总监徐敏近日在一次演讲中也表示,国内外大量实验室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没有研究证明灭活疫苗有效。

陆伟告诉记者,没有灭活疫苗就需要研究活疫苗,活疫苗需要把毒去除掉,解毒。所以经过不断的实验摸索,研究定位为减毒活疫苗,减毒活疫苗不但能刺激产生体液免疫的抗体,还能产生细胞免疫,比如杀伤一些因子等。细胞免疫活疫苗目前有几种方法,通过不断的筛选,基本上明确叫基因工程的减毒活疫苗,目前不论国外还是国内的报道都称之相对有效,有一定的至少是保护上的效果。减毒活疫苗可以产生猪的一个先天性免疫诱导,产生特异性的细胞免疫,目前至少从临床攻克来看是有效的。

“但第二个难以攻克的点就在于,活的病毒进入机体就要繁殖,则需要排毒,所以减毒活疫苗存在散毒和安全性不好的难题。”陆伟称,有的减毒活疫苗不能把毒完全减除掉,打到猪体上以后,可能猪死不了,但还有一部分猪表现出非洲猪瘟的临床症状,甚至因为是活猪,在体内排完以后再感染其他的猪,然后经过在猪群的地带去感染,会造成病毒的反强,会使猪有致死率。

“第三个难点就是细胞器的问题,任何疫苗的病毒的繁殖需要有一个纯净的细胞器,将病毒做成疫苗,就是疫苗毒,得需要有细胞器去繁殖,把疫苗毒变成很多,再变成一头分一头分的疫苗,像就种子需要有土壤一样,病毒也需要有细胞器去繁殖,作为其生长载体。”陆伟称,非瘟不像口蹄疫、禽流感等动物疫情有自己的传代细胞,而非瘟只能在原代细胞上生长。因为猪瘟感染的是立体网状细胞、巨噬细胞、单核细胞,这些细胞没有细胞器,只有从猪体上分离,将猪杀掉,再把细胞分离出来,但分离出来的细胞又不能一代一代传代,只能用一代,称为元代细胞,所以量很少,并且容易污染还难取。没有很好的细胞器,照样不能批量生产。

陆伟向记者介绍,目前国内对非瘟疫苗开展研究的有几家单位,除了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能够做疫苗研发,其他的几家如青岛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北京高福院士所在的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华东农大、南京农大等院校也都可以开展。但是只有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可以开展动物实验,唯一也只有该所正在研究的疫苗上过动物,但没有批质。

只能做好生物安全防控

记者注意到,去年9、10月份非瘟疫情最严重地区的是安徽和江苏;10到12月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是山东、河南;春节前后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是河北、河南;目前为止非瘟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是广东、广西。

“我们公司的业务团队目前都在两广地区,特别是广东发完疫情以后遇到暴雨,扔到河里的猪通过水系传导造成污染,再等两个月以后,这和地区就会缓下来。 ”陆伟向记者表示,目前疫情有所减缓的地区就是因为密度已经大量地下降,自然疫情力度就降下来了,如河南的猪已经去了一大半了,疫情就所有减缓了。而没有发病或正在发病的地区就很厉害,通常爆发过了以后就是缓发,目前每个地区的疫情表现形式不尽相同。

在共同战胜非瘟疫情的道路上,疫苗研发机构和企业也在持续加紧攻破难关。

“我特别相信中国一定能攻克。”陆伟告诉记者,对比中外,国外研究非瘟疫苗的理念是以扑杀为主,不做防疫,而且近年来研究的疫苗也仅仅是针对于国外的野猪,国外的野猪感染率比较高,家猪很少。但中国占全世界养猪的53.6%,密度很大,所以中外的研究方向不一样,国外即使研究疫苗也是以投喂为主,最重要的是以生物防控为主。所以猪瘟发病了这多多年,国外只有那么七八家研究机构在研究猪瘟疫苗。不仅资金不足,重视度也不够,研究的群体也少。

陆伟表示,中国很重视,目前不仅动物疫苗的研究单位在研究,很多人用疫苗的研究单位也开始进行研究。“我觉得只是研究时间长短的问题,但肯定能研究出来。”

在当前非瘟疫苗研究困难、没有疫苗可防、没有药物可治的情况下,苏玮玮向记者表示,养殖场除了生物安全防控以外,没有别的好办法。养殖场还需从自身的生物安全管理出发,清除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把猪隔离起来。

陆伟也表示,当下只能做好生物安全防控,做好猪群的健康管理,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把病毒挡在外面是最重要的。“清除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把猪隔离起来”具体而言,其中清除传染源按照国家要求的正确方式对土场进行有效的处理;切断传播途径就是把所有进场的任何人、车、物料,甚至飞虫飞鸟都要切断传播途径。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史凯经济观察报记者

大健康新闻部记者 专注大健康行业、产业、上市公司、市场发展动向以及健康消费领域的深度报道。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