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硝烟的战争:五矿资本逆势上涨,因手握两张王牌!

作者:王雅洁 2019-06-01 00:43  

对于五矿资本来说,2018年是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的一年。在这一年,金融监管加强与资本市场低迷,金融业整体杠杆下行。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对于五矿资本来说,2018年是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的一年。在这一年,金融监管加强与资本市场低迷,金融业整体杠杆下行。

急剧变化的政策因素、市场压力正时刻挤压、倒逼着上市刚刚两年的五矿资本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五矿资本)进行内部业务调整。

中国信托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以信托行业为例,2018年业绩整体出现下滑,去通道、去杠杆背景下资金端承压,通道业务规模快速压缩,信托行业60%以上公司利润下降。

身为中国五矿集团旗下的唯一一家金控平台,五矿资本上市后不仅没有被行业淘汰,相反,实现逆势上涨。

5月31日,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截至2018年年底,在信托行业超半数公司出现利润下滑的严峻形势下,五矿信托增长47%。而且,期货全行业利润下降23%,五矿经易期货增长16%。

在利润表现上,五矿资本顺利进入集团利润第一梯队。五矿资本相关负责人用“稳中求进”来概括五矿资本的经验:“不受市场诱惑,也没有盲目跟风。”

同时,“宁可少做一单业务,绝不多捅一个窟窿”这句话被写入了五矿资本2019年度工作报告中。

更多的挑战即将来临。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一项关乎央企金控平台的金融行业控股公司监管新规正在商议、制定过程中。未来不排除将央企金控平台列入单独监管,金控平台本身也要发牌照。

五矿资本的内部业务开始出现调整。2019年,将持续调整房地产等业务,并新增消费金融、普惠金融等业务,以及推进股权多元化和体制机制改革,不过,由于相关规定,五矿资本并未提供更多的细节。

业务调整

时间倒退回2017年初,五矿资本刚刚获批上市。

当时的五矿资本,召开了一场内部会议,专门用来讨论国内房地产的发展情势。发起讨论的缘由,是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在这场会议中,即将上市的五矿资本做出了调整房地产业务的抉择。

其实,在这场讨论之前,尤其是房地产业务依旧被国务院国资委批准为五矿集团主业之一的情况下,五矿资本内部便已初步形成调整房地产业务的思路。这一定程度归功于其国资背景,上述负责人说:“这样的背景,让我们能够更敏锐嗅到国家政策风向,并提前做出判断。”

上述业务发展思路很快在子企业中得以体现。以做过很多房地产业务的五矿信托为例,其房地产项目已出现改变。

这项改变延续至2019年,随着监管部门对于房地产行业管控力度的加大,五矿资本将在2019年对房地产信托业务采取总量控制。

换句话说,五矿资本未来将根据国家政策,审慎调整房地产业务在整体业务中的比例,一是有风险管理限额;二是设置更加严格的准入门槛;三是严控房地产业务比重。

五矿资本相关人士分析表示,限价政策约束了房企自主定价的空间,使得同一区域内业态类似的楼盘价格差异较小,从而更加考验房企的操盘能力。

因此,五矿信托将优先选择在限价项目所在地操盘能力强的公司进行合作,并密切关注政策走向,防止政策风险。

数据统计显示,三年来,五矿信托累计实现协同业务规模超过230亿元,协同单位涉及地产类企业:中冶置业、华冶科工、五矿地产、上海宝冶、二十三冶等企业。

未来,五矿资本在其他行业的投放力度会加强,新增的消费金融、普惠金融等业务将用来弥补调整的房地产业务,例如与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展开的合作便是其中之一。

上述负责人透露,总体来看,2019年五矿资本的业务范围将以信托和租赁为支柱,同时培育、发展其他新业务。与信托和租赁这两项基础性业务相比,证券和期货业务是要加速发展的业务,随着监管环境的变化,业务比重上会不断适时调整。

两张王牌

国资背景和市场化,是五矿资本手中的两张王牌,也是促使其利润逆势上涨的因素。

上述负责人表示,五矿资本旗下的所有子企业,均是市场化的操作路径。但是,在审批权限等方面,保留了国资平台的谨慎特征。

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全年,信托行业60%以上公司利润下降,五矿信托增长47%。长期以来,信托业务是五矿资本的主要利润来源,占比超过50%。

该负责人介绍,2017年下半年,五矿资本上市后,原供职于华能资本,拥有较为丰富行业经验的王卓履新,随即在五矿资本的顶层思路支持下,五矿信托得以迅速推动一系列改革举措,通过用人机制、业务范围调整等多项改革推动业务量增长。供应链金融和消费金融这两个崭新的业务增长点,亦随之出现。

目前五矿信托内部,看重核心客户、核心渠道,通过执行首拓首代制度等方式,来完成战略的执行落地,促使五矿信托内部业务部门围绕优质客户和资金渠道的上下游链条进行深度开发。这一改革举措,在五矿资本内部被称之为“双核驱动”战略。

卯足劲在市场上欲大干一场的五矿信托,不是没有压力。对于母公司五矿资本要求的利润目标,五矿信托有过犹豫。因为与市场化利润目标绑定的,还有央企金控平台内部严苛的审批流程。

上述负责人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从审批周期上来说,表面上看,流程比民营金控公司要长,有些市场机会稍纵即逝,但是,这给了五矿资本更多思考的机会,更多预判的空间,能够更深刻地领悟体会政策导向。当2018年监管呈高压态势时,五矿资本没有倒在盲目上项目和踩雷的途中,而是挪着小步,最终走在前列。

上述负责人还认为,金融的本质是管控风险,金融企业挣的钱,其实是向风险要利润。今年业绩好赚得多,不代表明年业绩好,不代表将来不会把这些利润吐回去。金融最终要依托于服务实体经济,金融企业利润的本质也来自于实体经济。

下一步,五矿资本加大风险排查处置力度,尤其是对金融投资等重点业务进行专项排查,落实风险防范和整改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除去信托行业,在整体租赁行业利润大幅下降的情势下,五矿外贸租赁业务增长8%;同时,证券行业利润整体下降43%的情况下,五矿证券利润依旧与上年持平。

新规划

对于五矿资本来说,发展规划并不局限于只成为集团的“钱袋子”。为了在行业内开疆拓土,五矿资本正在筹划一场自内向外的组织机构改革。

低调谨慎的五矿资本,经历过2014、2015、2016三年战略调整期,2017年上市转折点之后,在2020年之前,欲达成超过同行业大部分企业的目标。在2023年之前,则要成为领先企业中的再领先龙头。这是五矿资本给自己立下的长期规划。

大的思路上,为应对企业内外部环境的急剧变化,五矿资本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成为中国一流综合性产业金融服务平台”,欲推动金控平台由持股型向事业型转型,实现经营模式转换。

为了达成上述目标,五矿资本将在机构改革和人才激励层面发力。

五矿资本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郭泽林说:“央企金控平台要选拔有能力实现‘两个维护’的人才,确保路线不偏离,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清楚为谁管好‘钱袋子’。”

上述五矿资本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表示,金融行业是人才密集型行业,金融企业发展需要高质量人才队伍支撑,金融行业是社会再生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知识密集型、智力密集型、人才密集型的特点,正是由于这一属性,使得金融企业的发展呈现出明显的资本驱动和人才驱动的特征,也决定了金融企业要发展、要壮大,必须伴随人才的高投入,不但要持续优化激励考核机制,不断升级人才质量、提升人才效能,还要扩张人员规模,壮大人才队伍,支撑业务拓展、管理提升需要。

数据统计显示,五矿资本所属企业人员流动性强,近年来人员流动率平均在10%左右,2018年五矿资本及所属企业流出近300人、引进600多人。但是面临公司优势业务扩张、创新业务发展、战略业务培育等发展需要,仍存在行业人才竞争激烈、人员补充不足、高端人才引进困难、人才数量质量跟不上企业发展等实际问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五矿资本及所属企业经营战略的有效落地和经营业绩的进一步快速提升。

经济观察报获悉,未来五矿资本有望新设科技创新部,打通各金融牌照孤岛。五矿资本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以及移动互联为代表的科技创新,引领了新的工业革命与科技革命,也导致金融的边界、研究范式不断被打破和被重构。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王雅洁经济观察报部门主任

大国资新闻部主任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国企国资等领域。擅长于深度分析报道、调查报道、以及行业资讯。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