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部《哪吒》会诞生在杭州吗

作者:徐露露 2019-08-16 10:30  

动漫节场地如何进行常态化运营?杭州白马湖动漫广场或将迎来一个转折点。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徐露 全国范围内,重点扶持动漫产业的城市有哪几个?成都、北京、杭州、广州可能名列前茅。

最近,成都可可豆动画出品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已经接近40亿元,此前,北京十月文化出品的《大圣归来》让所有人看到国产动画的希望,广州每年一部《熊出没》系列电影持续输出。唯独杭州,缺一部代表作。

杭州2005年率先出台动漫产业扶持政策,举办中国国际动漫节,把“动漫之都”作为城市名片之一。2017年再度发布《关于推进杭州市动漫游戏产业做优做强的实施意见》,鼓励精品力作、开拓海外市场、开展资本运作、做强公共服务等。特别对落户在中国国际动漫节永久举办地白马湖生态创意城的文创企业有专项扶持条文。

近年来,杭州滨江区的玄机科技以《秦时明月》系列番剧闻名全国,网易游戏在游戏领域的地位自不必说,只有动画电影,仿佛一道翻不过的大山。

“动画电影需要创意设计、工业整合、宣传发行整个产业链的配合,政府提供了各种相关扶持政策,但具体到市场运作,如何宣传联动,需要不同专业领域的机构团结合作。”提到杭州为什么还没有一部自己的《哪吒》,白马湖生态创意城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白马湖管委会)主任詹艳青认为,重要的是动漫产业在杭州扎根,一直积蓄能量。

而首创郎园意味着一种新的发展契机,它在运营北京大望路郎园Vintage过程中,和影视文化企业建立的联系互动,因为举办文化活动聚集起来的C端用户,一起组成了文化行业从高晓松、梁文道、倪大红等名人、KOL到普通用户的传播链条。

这对一直思考如何让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如何带领白马湖动漫产业做大做强的白马湖管委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动漫节场地如何进行常态化运营?

杭州白马湖动漫广场或将迎来一个转折点。

随着8月8日杭州高新开发区滨江白马湖管委会和北京首创郎园携手亮相,双方的合作浮出水面。按照约定,首创郎园将负责白马湖动漫广场除国际会展中心、建国饭店外的5幢研发办公楼20年内的招商运营,并联动网络作家村等物业进行动漫氛围打造。“北京与杭州两地国有企业充分发挥各自资源优势,推动区域产业升级,对双方而言都是一次互利共赢、探索求进的尝试。”詹艳青对经济观察报说。

位于白马湖生态创意城核心区内的动漫广场城市综合体,自2012年起成为中国国际动漫节主会场,是杭州打造全国文化创意中心和“动漫之都”的重点项目,每年举办大小展会活动90余场次。但自落成以来,一直面临节展期间人潮涌动,展会空档期人气不足的尴尬。

除了动漫广场城市综合体,白马湖管委会还推进了中国动漫博物馆、中国网络作家村等“国字号”文化创意产业项目建设。

场馆设施有了,如何进一步推动动漫游戏产业做优做强,白马湖管委会一直在摸索阶段,一方面,动漫企业大多体量较小,一个项目需要多家同行合作完成;另一方面,动画、漫画制作过程中,需要大量的创意碰撞。

经济观察报走访发现,当地动漫企业对白马湖动漫广场最大的两个期待是,提升动漫氛围、增加产业生活配套。

这也是白马湖动漫广场引入首创郎园的原因。

2018年中,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院长范周在杭州文博会上提到郎园的运营模式,滨江区委宣传部及白马湖管委会开始了对后者长达一年的关注,并在今年3月由滨江区委常委、宣传部长沈建带队前往北京考察。

“滨江区主导产业就是文化创意,白马湖动漫广场引入郎园,也是希望他们引进一些头部企业,孵化一批种子企业,把动漫产业的氛围带动起来。”詹艳青说。

中国做科技产业园的企业有很多,深耕文化产业的却不多,位于北京大望路的郎园Vintage,把废弃厂房改造成文创园区,见证了罗辑思维、果壳网等文化企业的成长,每个月组织的艺术片放映、音乐大师课、戏剧专场为众多文创从业者提供了休憩娱乐和交流的机会。“组织文化活动不容易赚钱,但是凝聚力却很强,如果加入地产、金融、衍生品等其他元素为文化赋能,可能会创造出新的可能性。”为了白马湖动漫广场项目,首创郎园总经理赵春燕专门派出了一个90后团队,“只有成长在动漫环境中的一代,才真正了解动漫产业,了解二次元文化的内生动力。”

动漫企业需要的氛围

动漫企业需要什么样的创作氛围?杭州流彩动画、漫禾影视作为参与《哪吒》制作的当地企业,或许可以提供一些参考。

这两家位于高新区(滨江)区域的企业,多少都有些不太“严肃”。经济观察报记者走进漫禾影视时,创始人郑明正正在打台球,办公区零星摆放着一些健身器材。走出电梯步行5分钟,就是网易的办公楼。

流彩动画创始人杨加助则梳着一个泡面头,压力再大只要和朋友们玩一玩乐队、弹一弹贝斯就可以缓解。

进入流彩动画,首先会邂逅一只猫,继而会听到不同鸟叫声。因为要创作动画电影《福星高照朱小八》,杨加助还曾在办公室养过一只小猪,每天观察捕捉它的表情习惯。

白马湖生态创意城给予的补助政策固然可喜,但对动漫企业来说,更重要的是轻松便利的办公环境和上下游企业的密切交流。

目前的白马湖动漫广场硬件设施齐全,但缺少烟火气,入驻的企业不乏文创、游戏类,但也散落着中医、商贸等其他类型公司。中国国际动漫节过后,很难看出这是一个动漫产业园区,需要增加可以滋养动漫创意产业的活力,设置更加丰富的餐饮茶歇。“郎园进来以后,是对白马湖动漫广场整体服务内容的叠加,双方会建立共同管理的工作机制,管委会负责把控整体方向,郎园负责实施细节。先发掘现有企业中有发展潜力的,帮助他们成长;其次是对那些不贡献税收、甚至办公都成问题的公司自然迭代更新,新引入一批有创意、有活力的企业。”在詹艳青的构想中,郎园入驻动漫广场后,双方会对现在的企业进行提纯,同时引入更多动漫企业。

这也是首创郎园在白马湖动漫广场升级改造中,正在规划实施的部分。通过街区氛围打造和活动运营,聚集C端动漫用户,进而撬动企业自然凝聚。

在配套设施上,5幢研发办公楼的一层会打造成动漫场景类商业,比如动漫体验店、IP集合类潮玩、漫画书店等,二层及以上主要为动漫企业办公及展示区。室外街区,则与企业合作进行动漫IP展示,打造一条次元大道、一条国风林,建成一个动漫主题运动场。

在活动运营上,则强调高频多次,针对动漫从业者和粉丝,分别举办相关创作交流会、二次元集市、电竞比赛等。“企业去哪里,不光是老板说了算,很多时候是员工说了算。如果员工不愿意去,企业肯定无法持续。”赵春燕说。

这位有着20年地产开发经验的职业女性,10年前意识到地产开发的不可持续,搭建了国内最早做空间运营的团队之一。她认为空间运营的核心在于运营人、凝聚人,招商只是第一步,后续的培育、孵化才是最重要的。

战略进入动漫行业

自从双方在今年4月敲定合作意向,首创郎园杭州业务负责人梁一帆就开始了商业、办公各方面的招商事宜,白马湖项目团队也从0发展到现在的8个人,持续招聘更新。

这位90后男生,在郎园工作的几年里,先后经历3个项目的开拓,从最早负责郎园Vintage良阅书房策划运营、会员平台搭建,到北京石景山郎园Park公共空间运营,再到郎园与白马湖合作落地,俨然已是空间运营+内容运营的老手。

白马湖管委会也曾担心负责人年纪太小、经验不足,但梁一帆对动漫游戏行业的热爱和研究,使赵春燕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另外,首创郎园也在白马湖动漫广场引入了合作伙伴——海量大数据孵化器,意图通过提供大数据分析、创业指导等孵化种子企业,“招商不应该只关注存量市场、去别的城市挖企业恶性竞争,还要关注增量市场,寻找下一个5年里有发展潜力的企业。”

按照赵春燕的构想,首创郎园进入白马湖动漫广场,其实是进入一个产业,后续很可能引入首创集团的资本投资相关企业和IP。

硬件设施好的空间有很多,但具备文化内涵的场所很少,郎园今年入驻杭州的两个项目,一个是杭州文广集团旗下的新华影剧院改造运营项目(郎园Lakeside),一个是白马湖生态创意城旗下的动漫广场,分别对应演艺和动漫行业,与北京大望路郎园Vintage在电影、戏剧、音乐方面的优势形成互补,无形中加强了北京和杭州两个城市的互动。

近期,杭州歌剧舞剧院创作的《遇见大运河》经由首创集团牵线,将在北京进行演出。

2014年进入文创园区领域时,首创郎园在首创集团的业务板块里很不起眼,近两年来逐渐成为引领集团转型求变的重要板块,进入了快速发展期。从2018年的3个空间运营项目,增加到2019年的7个,目前已经布局北京、杭州、厦门、洛阳四个城市。

首创集团旗下的地产开发业务也在寻求与郎园之间的更多联动。梁一帆来到杭州不久,就和首创旗下住宅项目禧瑞江南合作了一场新书阅读交流活动,在售楼处改建的书屋里,小区居民安静聆听、积极互动。

赵春燕不认为这是简单的扩张,“我们每进入一个行业、一个城市,首先要考虑是否具有战略意义,研究周边的人群文化,不是单纯的复制”。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