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向左 老罗向右

作者:卢谦 2019-11-06 20:40  

电子烟禁令的事儿还没完,罗永浩又因为“限消令”成为热点。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卢谦 罗永浩(锤子科技CEO,人称老罗)和坚果手机(原锤子科技旗下手机产品),两个原本紧密相连的名字,自从分开之后,正在划出不同的轨迹。

老罗最近又双叒叕上了热搜,他被法院颁布了“限制消费令”,网络上漫天飞的信息称他为“老赖”,而这只是无数锤子科技或者老罗的负面信息之一。

在市场上一年多没动静的坚果手机,10月的最后一天发布新品,这是没有罗永浩的坚果手机团队,在转入张一鸣的字节跳动之后,出的第一款手机坚果Pro3。

罗永浩感慨过去10个月一直在和时间赛跑。但上了法院限消令的名单意味着,接下来他还要在“找钱”的道路上继续奔跑。

坚果手机团队,则在字节跳动的加持下风平浪静,新品发布的消息甚至被更多其他的信息湮没。但野心是掩盖不住的,“5G,明年见!”成为这支团队向未来的宣言。

罗永浩和坚果团队,自此殊途。

意外“弹出”的罗永浩

10月31日晚,坚果手机在北京工业大学奥林匹克体育馆举行了加入字节跳动后的首场新品发布会。

时间不太巧,那天,国内通信业还发生着更为重要的事情——中国5G商用正式启动,5G套餐资费随即亮相。

如果只说手机厂商,当天也有一个不大不小、关注度较高的“瓜”——冠着“董明珠认输了”“格力砍掉手机业务”“格力手机或将夭折”等热词的文章在网络疯传。

少了老罗加持的新品发布会,在声势上缺乏热度。反观罗永浩本人,则因各种事件频频成为热点。

31日白天,能将罗永浩和坚果手机联系起来的热点,是一篇陌陌CEO唐岩评罗永浩的文章,内容来自《燃点长篇》,唐岩的话不多,重点被大家关注的,是这两句:“罗永浩对融资问题永远是偏乐观的”,“对于CEO来说找钱永远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此前,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曾多次被传倒闭、裁员、被收购、被曝资金链危机。

此时的罗永浩,已经不再是坚果手机的“灵魂”人物,坚果手机也不再归属锤子科技,转而入了张一鸣的字节跳动麾下。

罗永浩的热点之路并不止步于发布会前。发布会后的第一天,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即电子烟禁令),其中明确规定: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这时,罗永浩与彭锦洲(原Fiil耳机CEO,后来到锤子科技任总裁)联合创办的小野电子烟正在参加“IECIE上海蒸汽文化周”。就在禁令发布的前一刻,罗永浩的认证微博还转发了小野产品双十一发售的信息。这一天,老罗被冠上的“风口杀手”的称号。

电子烟禁令的事儿还没完,罗永浩又因为“限消令”成为热点。丹阳市人民法院于10月30日向北京锤子数码科技公司发布的“限制消费令”,这一消息在11月3日开始疯传,并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得到相关披露。尽管只是限制高消费,但对于限制高消费和失信被执行人两个名单没有概念的网络群体,又给老罗戴上“老赖”的帽子。

“老赖”风波还未散去,罗永浩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出长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再添一把热度。老罗自嘲称:“虽然过去的10个月一直在跟时间赛跑,而且跑的其实挺好,但还是上了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名单,即所谓的“老赖”名单,我的创业过程算是相当完整了。”

11月4日,罗永浩回应“老赖”的信息仍在持续发酵,10个月还债3个亿、个人筹款数千万帮公司还款、就算“卖艺”也会还债的事,有人力挺,赞其“不赖账”;也有人嘲讽,三百多万都还不起(“限消令”中所涉案件欠款370余万元)。

事件往下,开始延伸到了币圈。此前曾因“爽约”巴菲特午餐惹争议的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表示:波场愿先出一百万人民币一年聘请罗永浩担任创业精神代言人,助其早日还清债务!随后,okex首席战略官徐坤也邀请罗永浩加入他们公司。

面对币圈的频频相邀,11月5日0点56分,罗永浩在其微博上表示:“感谢币圈的朋友们看得起我,但发币我自己也会[挖鼻],只是没打算做,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们的好意。”

当天亮的时候,罗永浩谢绝币圈邀请的词条也没有意外地成为了热搜。截至5日下午3点,当天百度搜索前50条热搜词,有3条和罗永浩相关。到晚上9时许,谢绝币圈邀请的信息在百度搜索热点上仍高居第6位。

”等观众”的发布会

正如上文所述,那场与罗永浩没有太多关系的坚果手机发布会,被太多的信息“湮没”,但那场没有罗永浩参与的发布会,究竟发生了什么?离开老罗的坚果手机,现在状况如何?

回顾31日的发布会,从现场的变化,也可窥知一二。

31日晚上19:03,两位北工大的女学生正在向灯火通明的体育馆走去,当看到发布会场外的海报墙时,随即掉头。

“我还以为是什么演唱会呢。”两人悻悻而去。

少了罗永浩的坚果手机,在新品发布会的宣传上,确实少了一些号召力。发布会开始前半小时,零零散散一些观众在印着坚果手机标识的海报墙合影,常规的入场环节,并不会感觉拥挤。

此前,在罗永浩或者锤子科技时期的新品发布会,无论在北京、上海、成都还是深圳,每次场馆周边都会有交通管制,从地铁口、停车场到发布会场馆,一路上有志愿者举着相关标识协助指引、检票、入场,中间还不断夹杂着黄牛们叫卖门票的声音。

相比友商,热闹与平静也是一路了然。在此前的10月中旬,相同的地点,还有一场手机厂商的新品发布。入场通道早早排起了长队,两辆总价值高达700万的迈凯伦跑车配合发布会相关环节出现在场外,更是引起众人围观,为发布会赚尽风头。

坚果手机的发布会上,还史无前例出现了“等观众”的一幕。

当晚19:30,原本应该正式开始发布会的时间,现场大屏幕上播放起了锤子科技时期,所有手机系列产品,第一个小短片是罗永浩带领团队做出的T1手机,“天生骄傲”的slogan引起了台下观众的共鸣,直到短片最后出现了坚果手机的标志,一位同行感慨“这个表示不错,好久没看到了,上次还是在鸟巢。”

2018年5月15日,锤子科技在鸟巢发布了号称“次世代”旗舰手机坚果R1,与“革命性”产品坚果TNT 工作站(Smartisan TNT)。这是锤子科技时期最后一次手机系列产品发布会,按照罗永浩的说法,这两款产品可以碾压iOS、灭掉Windows和Office,吊足了粉丝和观众的胃口。罗永浩的手机产品,也从T1、T2、M1、M1L、坚果、坚果pro、坚果pro2、坚果3,一直走到坚果R1。直到今年1月份,手机团队并入字节跳动,罗永浩的手机生涯暂告段落。

晚上19:41,吴德周(原锤子科技CTO,现坚果手机首号人物、新石实验室总裁)登台,抛了一个锤子科技时期的“老梗”——重新定义七点半(19:30,原定发布会时间,此前锤子科技的发布会经常因各种原因延迟开场,观众、网友戏言“重新定义七点半”),并解释原因:为了等待还在路上、没有入场的观众。

曾经台下观众如潮、山呼海啸呼唤老罗上台的场面没有了,到了原定开场时间,前三排座位还未坐满,看台后排更是大片空白。只是,当坚果产品系列短片轮番播放的时候,一年多未和观众见面的坚果手机,还是会勾起无论罗粉还是锤粉的些许回忆,谁会出现在台上,谁又离开了舞台,也许没那么重要了。

值得一提的是,原锤子科技产品副总裁,FLOW 福禄 电子烟创始人兼CEO朱萧木也是在这一时间出现——19:37,他从侧门入场,在第一排落座。此前,他是锤子科技的001号员工,也是唯一一个搭档罗永浩、多次在锤子科技发布会上演讲的员工。

从现场的感受来看,整场发布会还是充满着很多罗永浩时期的元素。无论在发布会的PPT风格、产品设计、现场节奏,甚至包括现场的观众反应,当现场操作出现小bug时,台下依旧像罗永浩在鸟巢现场展示那样,高呼“理解万岁”。

然而,场子已经变了,现在的坚果手机姓张不姓罗。在张一鸣的字节跳动旗下,吴德周担任新石实验室总裁,新身份意味着现在的坚果团队正式进入新的阶段,他也对外界关注的问题作出回应:

①坚果手机团队今年年初并入字节跳动,在字节跳动的新名字是新石实验室,负责字节跳动手机和智能硬件方面的工作(包括教育类智能硬件);

②坚果团队全部保留进入字节跳动,除了罗永浩,手机及后续的一系列产品,也将由原班人马打造;

③坚果手机的品牌名称、英文名字(Smartisan)、Logo保持不变。

当晚的台上,没有了罗永浩和朱萧木,吴德周和坚果手机设计师方迟、Smartisan OS产品经理朱海舟撑起了整场发布会。

字节跳动能给坚果带来什么?

在吴德周看来,坚果手机此前并没有从江湖上消失,只是有段时间没发新品了。只是这段时间空的太久,5G套餐已经出来,重新回到舞台的坚果手机,仍在4G时代寻找立足点。

就当下的产品来看,新品尚未发布时,罗永浩就直言不会购买,并吐槽“系统的广告和bug多”。

已经上市的坚果Pro3可以明显感受到新东家字节跳动的印记。如手机的预装第三方应用,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短视频、NOMO、剪映等,都和字节跳动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联。

在方迟介绍的相机功能中,坚果Pro3 置入了轻颜相机,包括提供一整套的轻颜美颜套装,该应用的开发商脸萌科技此前也被字节跳动间接控股;朱海舟在介绍Smartisan OS操作系统时,也明确说明了闪电胶囊新增的搜索功能,应用的是头条搜索。

此外,在手机体验上,锁频界面可以直接滑动刷抖音,系统相机内部,共享多个抖音特效,发布不限数量和时长……现场甚至有人直呼该 “抖音手机”。

这是从产品层面可以看出来的变化,在实际的研发过程中,坚果团队也道出此前和锤子科技的不同。

用方迟的话来讲,原先在锤子科技的坚果团队,就像一个创作团队,大家抱着一种创作作品的属性来做,字节跳动则非常善于做运营。

他表示,产品创作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想到了一个点子,但可能方向不是特别对,它的可行性不是预期的样子,而又没有办法验证,字节跳动在数据上的优势,会让他们修正创作中的主观偏见,更准确地看到未来的方向。

坚果团队的创意和对作品的雕琢程度,有了字节跳动在硬实力、硬技术、数据运营的角度来帮助修正方向,方迟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互补的结合。他们将有更大的潜力把产品介绍给用户,而不是受很多资源或者其它方面的影响,不能使产品真正接触到用户。

作为新石实验室的负责人,吴德周的表述是,坚果团队在字节跳动将会扮演“智能中台”的角色,团队将会给字节跳动内部所有的硬件项目提供工业设计、供应链、生产等相关的支持。

这些产品不止包括手机,坚果团队还会做其它的智能硬件,包括教育类的智能硬件。其中,首款教育类智能硬件将会在明年年初发布。

负责操作系统的朱海舟也有了好消息。去年锤子科技发布坚果TNT工作站之后,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朱海舟在那场发布会之前加入锤子科技,此后随锤子科技不断曝出裁员、资金危机等信息,直至后来手机业务转手字节跳动,TNT搁置了一年。

“(此前)TNT是我心中的一个瘤。”朱海舟说,在字节跳动,TNT不仅不会被废止,还会投入更多的人力和精力去把它做好。

而对于更多关注坚果手机的用户而言,更受期待的无疑是朱海舟在发布会即将结束时谈到的5G。他的答案是——5G,明年见。

吴德周调侃当下的5G市场,“现在5G最大的功能是大家最容易测速度。”不过他坦陈,在5G上确实有一点晚,但没有关系,称后面将会快速跟上。

“5G的牌桌一定有我们。”朱海舟说这句话的时候,国内5G手机产品上市已经两个多月。今年中国信通院发布8月、9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中显示,8月作为国内5G手机正式对外销售的第一个月,5G手机出货量21.9万部,9月有49.7万部。

IDC也刚刚发布了关于5G手机的出货量数据,其中vivo在首批5G智能机的竞争中占据了一定的先发优势,占据了54%的5G手机市场,目前中国5G市场的排名分别是vivo、三星、华为、小米、中兴。如果对比2018年中国市场的手机排名,前五大厂商分别是:华为、OPPO、vivo、小米和苹果。

1

后罗永浩时代,字节跳动究竟能带坚果走多远,能否搭上5G的快车,还有待市场的检验。

罗永浩也并没有放弃手机,在10月初的一条微博评论中,他回复粉丝:“忍一阵儿吧,我想办法买回来。”

只是现在,他注定还要在找钱的路上跑一阵子。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