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N1疫情爆发期间日本“卫生部长”舛添要一: 政府需要在防疫和恢复经济间找到平衡

作者:李思 2020-02-13 15:22  

舛添要一认为,应对疫情的有效手段包括,除了信息的透明化,包括详细信息的透明化;还有政策的柔软化——对疫情了解逐渐深入,应对政策应相应调整。领导者需要掌握防治感染症和经济活动正常化之间的平衡。

经济观察网记者 李思 2月10日,经济观察网专访了日本福田、麻生、安倍三代内阁厚生劳动大臣,前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在舛添要一看来,目前疫情已经达到最高峰,期待到2月末的时候,疫情能够慢慢地稳定下来。

2009年4月25日,甲型H1N1被世卫组织(WHO)认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2013年WHO公布数据显示,在流感季中,全世界每5个人中就有1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不过甲型H1N1流感的死亡率不到0.02%。

日本是当时甲型H1N1流感的主要爆发国家之一。统计显示,2009年5月到2010年3月期间,甲型H1N1流感在日本感染了1500万人,200人死亡。

在日本爆发甲型H1N1流感期间,舛添要一担任厚生劳动大臣。厚生劳动省是日本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主要部门,厚生劳动省设有11个局,主要负责日本的国民健康、医疗保险、医疗服务提供、药品和食品安全、社会保险和社会保障、劳动就业、弱势群体社会救助等职责。厚生劳动大臣级别相当于中国卫生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

甲型H1N1流感在日本爆发初期,舛添要一采取了非常强硬的控制措施。他指出,当时日本疫情的爆发源头大阪和今天的武汉是一样的情况。2009年5月9日,日本首次确诊甲型H1N1流感病例。5月18日,舛添要一宣布日本大阪府及兵库县境内超过4000所学校、幼稚园及托儿所停课一周。

回顾他抗击甲型H1NI流感时的经验,舛添要一认为,应对疫情的有效手段包括,除了信息的透明化,包括详细信息的透明化;还有政策的柔软化——对疫情了解逐渐深入,应对政策应相应调整。他说,领导者需要掌握防治感染症和经济活动正常化之间的平衡。

访谈:

经济观察网:您怎样看目前正在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

舛添要一:我认为疫情现在已经达到最高峰,有可能在未来几天慢慢下滑。首先,政府正在研制特效药,现在艾滋病的药和流感的药共同使用的话能够抑制病情。此外,比起SARS,这次疫情的症状是比较弱的,因此没有必要把它看做SARS那么重大的一个事件来看待。期待到2月末的时候,疫情能够慢慢的稳定下来。

经济观察网:从您的经验来说,哪些手段对于控制此类流行病比较有效?

舛添要一:第一,情报信息要透明,数据透明化不仅包括人数、死亡率这些笼统数据的透明化,更需要一些如性别、年龄(老年人还是年轻人)等更加细化的数据。

在担任厚生劳动大臣时,我每天亲自去观察疫情的变化。为了让社会更稳定需要做的是,使这个数据让大家都知道,比如这次疫情受到影响的主要是高龄人群、有基础疾病的人群。

第二是政策的柔软化。我做大臣时,采取过像武汉一样强硬的措施。当已经掌握疫情的真实情况、详细数据时,我认为当时的疫情不需要这样强硬的手段去控制。我转而采取了比较放松、软化的措施。领导者需要掌握防治感染症和经济活动正常化之间的平衡。

经济观察网:日本也曾出现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物资短缺的情况,日本是怎样应对的?

舛添要一:当时和现在的情况一样,口罩脱销,消毒液也脱销。

这种情况下,我们通过电视等媒体告诉大家,口罩不是唯一的防御途径,更重要的是洗手,勤洗手非常重要。而全世界人都过于依赖口罩。我到外面散步的时候是不用口罩的。比如在乘电车等密闭环境下,我可能会选择戴口罩。起到预防效果的其实不是口罩,而是勤洗手、勤消毒。

实际上,这也并不是简单的洗手问题。洗手是有步骤的,所以我们通过媒体告诉广大国民洗手的方法,先洗哪、再洗哪、怎么洗。做到这些之后,疫情防护得非常好。所以在2009年时,口罩脱销的情况只持续了大约一个月,很快得到了缓解。

经济观察网: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碰到中国农历新年,很多企业已经自然处于停工状态,企业复工是否有可能会促使疫情进一步暴发?在恢复生产方面,有哪些措施或建议以供借鉴?

舛添要一:我认为不需要担心。当然,横滨港的游轮事件(钻石公主号邮轮)是另外一种情况。在日本,整体人传人的传播途径已经基本控制住了。

刚刚我讲过,这次新冠肺炎症状本身和SARS相比要轻,当然我并不是说要放松警惕,一定要小心,但是不要那么担心。所以我认为中国政府更应该关注如何使经济活动正常化,能够正常运转,使经济社会不受到打击。

2009年日本发生甲型H1N1流感疫情时,起初我制定了非常强硬的举措和行动指针。当经济恢复变成第一个问题时,我就把这个行动指针放宽了。作为政府官员,如果说疫情减少了10%,那么对于经济活动的恢复率也要达到10%。掌握好这个平衡,是政府需要做的事情。

对政府来讲,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有准确精细的数据。面向世界时,因为这样的数据、这样的疫情防护,经济活动即将做出怎样的举措。这样才能有力说服世界,能够使中国经济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经济观察网:您担任厚生劳动大臣期间,联合中国和韩国,三国协同共同应对H1N1疫情。国际合作对于控制疫情主要有哪些作用?这些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舛添要一:当时能够让疫情防控得非常好,我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当疫情发生时,我马上飞到北京,跟中国当时的卫生部长(陈竺)、韩国卫生部的官员(韩国卫生部部长全在姬)商讨此事。

陈部长曾在法国留过学,我可以用法语跟他流畅地谈论这个问题。我们在政府官员的立场上,建立了一个整体防治疫情的模型。当疫情汹涌而来时,我们就能够非常好的进行防控,把损害降到最小。

这个过程中,我获得的启示是,邻国之间的双边关系非常重要。搞好双边关系,能够非常好地解决疫情防控的问题。

经济观察网:日本目前是除中国以外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最多的国家,日本是否会进一步提升针对中国人的入境限制,此类限制入境的措施,对于控制疫情进一步蔓延能发挥多大作用?

舛添要一:我认为疫情正在防控当中,疫情的状态也在慢慢好转,所以我认为日本政府除了对湖北省以外,不会再提升防控级别,提升级别可能会影响到经济活动。如果对去过中国的人都进行检疫,成本不可计量,我想日本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李思经济观察报编辑

管理与创新案例研究院编辑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