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超七成车企开启复工:生产基地复产率仅约32% 产业营收日损失约150亿元

作者:干群芳 2020-02-13 20:50

与企业管理体系的复工而言,对汽车企业来说,更重要的是让生产线运作起来,但中汽协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内183个整车生产基地中,截至2月12日有59个基地开始复工复产,占比为32.2%。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干群芳 随着大部分省市限定的最早复工日的到来,全国各地企业开始逐步复工。2月12日,经济观察网记者统计40家整车企业的复工情况得知,有30家整车企业已经开始复工,占比高达75%,只有10家车企还未开启复工。此前,大部分省市规定区域内复工时间不得早于2月10日,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省要求不得早于2月14日复工。

多数车企对外传达的复工时间都是2月10日,不过目前多为部分复工,且采用云办公的形式。“我们是部分复工,技术中心10%的人在公司,其余部门5%左右的人在公司,其余的人都是在线办公。”上汽乘用车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广汽集团发布的消息也显示,广汽本田从2月10日开始复工,但仅管理技术人员上班且采取现场办公+在家办公双模式。

在线办公也意味着生产车间未能同步复工。有媒体报道称,北京现代工厂称将于2月10日复工,但不会满负荷运营,而是采取以销定产的方式部分复工。“也没有(复工),还是基本停滞的状态,办公室职员有急事可以去公司。”一位北京现代生产制造部工作人员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广汽三菱也提出管理人员2月10日复工,工厂员工不早于2月17日复工。

复工率图表

与企业管理体系的复工而言,对汽车企业来说,更重要的是让生产线运作起来,但中汽协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内183个整车生产基地中,截至2月12日有59个基地开始复工复产,占比为32.2%。车企仅能部分复工的现状与多重因素有关。一方面,部分车企的湖北籍员工春节返乡后暂不能出省,此外多个省份对于进省人员有着严格的管控和隔离措施。

“一部分人员在执行吉林省和集团要求的隔离措施,只能暂时在家办公。”一汽奔腾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公司已按计划在2月10日开启复工,各部门复工正陆续恢复。

此外,各省对于复工企业防疫管理措施的严格要求,也导致企业无法即时全面复工。从各大车企公布的信息来看,防疫甚至成为车企复工初期最重要的工作。目前,2月10日开始复工的上汽大众,研发、质保、采购、安全保障等部门员工已经正式到岗,并且成立了一支约500人左右的志愿者队伍,分布在测量体温、心理疏导等防疫工作中。此外,上汽乘用车也组建了一支300人的防疫志愿者队伍。

2月10日正式复工的广汽集团总部,规定10-14日期间,为减少人员聚集,采取柔性办公方式,部分员工回司上班,部分员工居家办公,并且规定员工进入大堂及停车场前均需自觉接受体温检测,并用消毒洗手液消毒。电梯按键也定期消毒,并用保鲜膜覆盖,定期更换。与此同时,员工在食堂就餐也采用错峰就餐,以确保每张餐桌只坐一人,避免交叉感染。

出于响应地方政府要求和考虑员工安全,东风悦达起亚、长安马自达、海马汽车、华晨宝马等车企复工时间都推迟至2月17日。“公司已获得南京市企业复工复业的批准,基于疫情防控总体形势,为了员工的健康安全,确保安全有序复工。”长安马自达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计划的复工时间甚至晚于重疫区湖北省规定的复工时间——2月14日。

这或许意味着,湖北省企业的复工时间也将进一步推迟。“原计划2月14日,目前看来有难度,主要是政府通行的环节。”东风风神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此外,神龙汽车和东风本田内部人士也告诉记者,复工时间暂未确定。相应的,位于湖北省的零部件企业复工时间也不容乐观。

而其他大部分省市的零部件企业则在近期复工。“我们大部分工厂2月10日都开启复工了,湖北的工厂会根据当地政府的要求开展复工。”博世中国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潍柴动力近期也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发动机板块已经复工,并且制定了完备的应对方案。华域汽车也于2月9日全面检查了旗下子公司的复工生产准备情况。

“零部件供应商应该是上周末都已经恢复了,但是湖北地区会比较危险。不过对上汽来说,华域汽车的零部件体系是比较完整的,也有一定的库存周转,另外疫情下整体的销售也不会那么快,所以说(供应链)整体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上述上汽乘用车内部人士表示。“现在的库存都够生产的,二月份肯定不受影响。”东风悦达企业内部人士诉经济观察网记者。

目前,多家整车企都表示在结合上下游产业链情况,调整生产经营计划。除了与零部件供应商协调生产,车企还通过给予补贴、不设2月份考核等措施帮助经销商渡过疫情难关,根据经济观察网记者此前的统计,全国85%的经销商都在2月延迟复工。与此同时,车企还以零接触售车、上门取送车、延长保修期等方式吸引“足不出户”的消费者线上购车。

而对于不能及时复工的车企而言,每延迟一天都将遭受巨额损失。以东风本田为例,2018年其实现产值近1200亿元,这意味着一日不开工其将损失约3亿元;而同样没能复工的上汽通用,其武汉基地2017年产值达到554亿元,东岳基地2018年产值为500亿元,仅这两个基地一日不开工带来的损失也接近3亿元。

与此同时,整车企业的延迟复工也将连带产业链遭致损失。国家统计局官网数据显示,2019年汽车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为2000万元及以上的工业法人单位)营业收入为80846.7亿元,若按照整车生产基地32.2%的复工率计算,每延迟一天复工将使整个产业减收150亿元。在此之外,非规模以上汽车企业造成的损失也不容忽视。中汽协调查结果显示,部分体量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主要以零部件企业为主),将面临破产倒闭的困境。据了解,我国非规模以上汽车零部件企业数量高达10万。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干群芳经济观察报记者

汽车产品报道部记者
关注汽车产业发展趋势,报道车企动态、行业事件、政策变动,记录新能源、智能网联新技术浪潮下的产业变革。提供新闻线索可联系ganqunfang@eeo.com.cn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