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董事长 为什么人人都爱陈启宗的致股东函

作者:张雅楠 2020-03-25 18:00  

上市公司董事长有千千万,致股东函文风却出奇地一致,一致到最大的区别可能是各位董事长的签名。

陈启宗 恒隆集团董事长

经济观察网 张雅楠/文 三四月份是年报季,A股和港股的上市公司,正集中发布2019年业绩。

对很多房地产媒体来说,最值得期待的一份年报来自恒隆集团(00010.HK),股票代码显示了这家公司在香港的资历,在内地,它广为人知的是位于上海、沈阳、天津、济南、昆明等地的高端购物中心。

这家公司的年报备受关注,不仅因为投资者关心它的经营状况,更因为半年报和年报发布时,该公司董事长陈启宗亲自撰写的致股东函,每年两次,洋洋洒洒万余字。

怎么形容这份致股东函呢?对我来说,它最重要的关键词是说人话。

年报是一家上市公司年度工作的数字化体现,百分之百的公司都会在年报里呈现财务、法律和管理团队的专业性,年报的文字和数据是绝对理性的产物,总是克制冷静的;董事长署名的致股东函,也是精练地介绍企业的基本情况,专业得千篇一律,上市公司董事长有千千万,文风却出奇地一致,一致到最大的区别可能是各位董事长的签名。

当然,这些做法没有错,完全符合上市公司的要求规范。只是弊端也很明显,它有着极高的阅读门槛。一家上市公司的投资人不仅仅是专业机构,还包括成千上万普普通通的个人投资者,从那些专业的财务名词和数据里,他们未必能清楚地知道数字涨跌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而陈启宗多年来对《致股东函》的笔耕不辍,提供了一种可能,就是一家公司的负责人,非常认真地要跟他的股东以及潜在股东好好聊一聊,他在为那些冰冷的数字做出有温度的解释。

陈启宗说,定期与股东及潜在股东详细交代可能影响公司的重大外部事件,他视之为个人职责。当然,这是身为董事长除了本应报告基本公司信息以外的额外分析。

这些额外的分析包括什么呢?

举个简单的例子,派息多一仙少一仙,企业的决策缘由是什么,其他的公司只会列举出数额,年报中体现为一段话,好一点的公司,会对增减做出扼要的解释,两段话。而陈启宗写了五段。

不要小看这几段话的差别,对比万科今年的投资者业绩会,就会知道为什么陈启宗会愿意花将近600字的篇幅去解释这件事,派息是投资者非常重视的指标,企业也理应给予投资者稳定的分红预期,反过来,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投资者的决策。

两种做法的区别显而易见,万科的业绩披露已属行业典范,但在业绩会上,仍有专业的机构投资者对此提出质疑,需要董事长郁亮作出解释,可见年报披露中的信息不对称,并不因财务知识的多寡而有区别。

更宏观的形势判断也有,恒隆是老牌香港企业,身处其中,如何应对不确定性,企业负责人必须给出答案,对香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陈启宗用7000多字的篇幅,做了剖析,即使不是恒隆的股东,这段分析也非常值得一读。

换个角度看,陈启宗的致股东函,相当于自己召开了一个虚拟发布会,把可能引发投资者疑惑的问题,提前做出解释,这种共情对投资者的知情权给予了充分的尊重,也体现了管理者对公司治理的自信。

受限于管理者的能力和意愿,把致股东函写到这种程度的确属凤毛麟角,但也绝不止陈启宗一人,享受着同样待遇的还有股神巴菲特,媒体会把陈启宗写的繁体转换为简体,取名《万字雄文:香港恒隆董事长陈启宗研判中国经济》,也会把巴菲特的致股东函译为中文,冠以《重磅发布!股神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公开信(全译文)》。

那些超额的分析,大家都看得见。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