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工资从35.9万到1056万不等 2019年超一半车企缩减高管薪酬支出

作者:周菊 2020-05-19 11:59

2019年超过一半的乘用车企在高管薪酬支出部分进行了缩减,主要的原因被认为是2019年车市下行导致业绩走低。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周菊 随着上市公司2019年财报出炉,车企高管们的年度“工资条”也被公之于众。在车市风云变幻的这一年,他们的薪酬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谁是车企高管中的“隐形富豪”,又有哪些高管操着卖汽车的心,却拿着卖白菜的钱?与国际车企的高管薪酬相比,他们又处于什么水平?

经济观察网记者统计了18家上市乘用车企百余名高管的薪酬发现,头部民营车企的高管薪酬最高。在高管薪酬前20名中,除了华晨中国的董事长吴小安外,其余19位来均来自比亚迪、长城、吉利,而国企及央企高管的薪酬排名则普遍靠后。而与2019年国内车市负增长相呼应,统计中超过一半的乘用车企业在高管薪酬总支出方面进行了缩减。

部分车企核心高管年薪情况

部分车企核心高管年薪情况

高管薪酬的差距在各车企的“一把手”工资上直观显现,数据显示,民营车企“一把手”中薪酬最高的是长城汽车的魏建军,其2019年从公司领取的税前收入为574.5万元,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的薪酬次之,为543万元。作为对比,国内销售规模最大的上汽集团(国企),其董事长陈虹的薪酬为154.67万元,仅为魏建军和王传福的1/4左右。

不过在头部民营企业“一把手”中,却有一个特例——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其2019年从上市公司领取的薪酬仅为35.9万元。财报显示,李书福三十万元左右的薪酬已经持续了近十年,据悉由于主要收入来自股权分红,李书福与总裁安聪慧的薪酬均为象征性质,后者2019年所示薪酬仅为0.9万元。

2019年高管薪酬最高的“打工皇帝”出现在比亚迪汽车。财报显示,比亚迪的副总裁廉玉波2019年从上市公司取得的税前收入为1056万元,是接近百名高管中唯一一位收入过千万元的,该薪酬接近王传福的两倍。而在比亚迪内部,除廉玉波外,还有6位副总裁薪酬超过600万元,均超过王传福。

事实上,由于公司体制等原因,民营企业高管比国企和央企高管薪酬高已经成为常态。数据显示,同为国企的广汽集团,其董事长冯兴亚2019年度薪酬为110.8万元,央企东风汽车集团董事长竺延风年度薪酬甚至不到百万元,为93.7万元,且还是在比2018年增长了的情况下。

与2018年相比,多位车企掌门人的薪酬均出现了下降。在三大民营车企的掌门人中,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薪酬下降幅度最高,达26%;吉利汽车李书福薪酬也在2018年低水平上再降低2%;长城汽车魏建军是唯一薪酬增长者,微增2%。数据显示,2019年三家民营车企的净利润均出现五年来的首次下滑,其中比亚迪下滑幅度最大,达41.9%。而在销量方面,长城汽车是销量唯一增长者,净利润下滑幅度也最小。

其余车企的一把手中,薪酬下降幅度最大的是上汽集团的董事长陈虹,其2019年薪酬154.67万元,同比下降近20%。2019年,上汽集团销售整车623.8万台,同比下降11.5%;净利润256.03亿元,同比下降28.9%,为上汽集团近10年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另外,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薪酬也下降了8.5%,广汽集团同样在2019年出现销量和利润的双下滑。不过,也有华晨中国董事长吴小安、东风汽车集团董事长竺延风等一把手实现了薪酬增长。

受全球车市低迷影响,国际车企掌门人的薪酬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通用CEO玛丽·博拉薪酬达216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4亿元)比上年降低了1.1%;2018年7月上任的FCA CEO麦明凯在薪酬14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2亿元),据悉,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FCA宣布,在今年4月至6月期间,麦明凯的薪资将减半;福特CEO吉姆·韩恺特薪酬为17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4亿元),同比2018年下降了2.2%。不过,这三家跨国车企一把手的薪酬仍均为国内车企一把手最高薪酬的10倍及以上。

在销量规模和盈利规模上,通用汽车2019年在全球销售774万辆,比国内销量最高的上汽集团高出100多万辆;净利润6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76亿元),是国内利润最高车企上汽集团的接近两倍,不过,其“掌门人”薪酬是上汽集团董事长的100倍,是国内最高薪酬高管廉玉波的15倍。而福特2019年全球销售490万辆,净利润0.4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4亿元),利润只有上汽集团的百分之一。

且在国内汽车行业中,并不是每个车企都像比亚迪那样“慷慨”。经济观察网记者发现,在所有车企高管中,有人年薪已经低至部分城市白领水平以下,如海马汽车董事、COO陈高潮,财报显示其2019年获得的税前报酬仅为22.93万元,2018年则为仅为9.12万元。纵观海马汽车五年以来的财报,高管的低薪酬已是常态,即便是“一把手”董事长景柱,其2019年的薪酬也仅为52.5万元,在所有高管中垫底,这可能是受海马汽车市场表现持续低迷等影响。

从车企高管薪酬总支出来看,在经济观察网记者统计的18家车企中,有10家车企出现下滑。其中,下降幅度最高前三名为北汽蓝谷、长城汽车、吉利汽车,它们的高管薪酬分别的下降幅度为25%、24%、23%,另外2019年销量大跌的上汽集团,其高管薪酬总额也下降了19%。

超过一半的乘用车企对高管薪酬的总支出进行了缩减,主要的原因被认为是2019年车市下行导致业绩走低。数据显示,吉利汽车全年净利润仅为82.6亿元,下滑幅度更是达到了35%。长城汽车利润为44.97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13.64%。而上汽集团净利润256.03亿元,同比下降28.9%,为上汽集团近10年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不过,北汽蓝谷是个例外,虽然其2019年利润实现25.54%增长,但高管薪酬不升反降了25%,数据显示北汽新能源2019年销售15.06万辆,同比下降4.69%。

在高管薪酬总支出增长的车企中,有凭实力给高管涨薪的,如华晨中国。2019年,在华晨宝马的利润加持下,华晨中国净利润为67.62亿元同,比增长16.18%,其2019年高管薪酬总额上升了7%。但也有企业在销量、利润双下滑的情况下,仍然调增了高管薪酬,如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和比亚迪。

数据显示,比亚迪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降了42%,但高管薪酬总额同比增长18%;一汽轿车在利润下滑74%的情况下,高管薪酬大增61%;一汽夏利2019年净利润-14.8亿元,同比下降4068.32%,但其高管薪酬同比上涨26%。值得注意的是,江淮汽车高管薪酬大幅增长62%,为上市车企中涨幅最大,2019年江淮汽车实现了利润扭亏。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周菊经济观察报记者

行业产业报道部记者
关注汽车行业发展,对新能源、自主品牌及新出行关注较多,擅长深入报道及数据分析。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