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新跃迁】杨元庆:联想经历了一场压力测试

作者:钱玉娟 2020-05-21 16:42

“联想正在将传统的基础设施升级为智慧基建。”在杨元庆的眼中,联想并非一家谋求智慧化转型升级的中国制造企业,而是“智慧基建的核心供应商”。

(受访对象供图)

经济观察报记者 钱玉娟 北京报道  复工延迟、产能停滞、招工困难等,一度成为疫情“黑天鹅”事件下,笼罩在中国制造企业头顶上的阴霾。

于在全球拥有33个工厂的“中国制造”企业联想而言,意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特别是当疫情从国内到海外急剧蔓延开来,在联想工作了20年的联想集团中国区供应链总经理付文彬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坦陈,“这种情况是历史上从来没有遇到的。”

如何分散和抵御风险,考验着“大厂”联想。

“这是一场压力测试。”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面如是形容突发的疫情。

供应链临考

作为制造型企业,疫情给联想带来的难题,不仅体现在人力复工方面,为了让生产产能尽快恢复到巅峰状态,围绕供应链与工厂运转,联想要做许多事。

回顾工厂复工阶段,联想集团全球供应链台式机计划采购总监王典告诉记者,联想在供应链端“第一时间协调全球制造基地的资源”,提出帮供应商解决库存、供应和物流运输等方面的“后顾之忧”。在他看来,这也及时且最大化地满足了联想自身的生产需要。

由于生产手机的工厂在武汉,杨元庆透露,“停工状态至少有400万部手机生产不出来。”直到供应链体系对全球制造基地的资源加以调配,才由印度和巴西的两个海外工厂“临危受命”,在疫情期间为全球供应了600万台手机。

“联想供应链的数字化转型并不是被疫情‘逼’出来的。”在联想武汉产业基地负责人齐岳看来,疫情反倒让联想及产业链的互联互通在加速。

实际上,齐岳所在的武汉产业基地,是联想自2019年深入推行智能物联网、智能基础架构、行业智能“3S战略”以来,首先在供应链端探路智能化的那个。

虽然武汉产业基地早前就实现了对员工操作细节及自动化生产线的数字化“上云”,据齐岳介绍,厂里还应用了“数字孪生”技术,可以对产线进行算法模拟和优化。

“人休息,机器不休息,每天都能创造新高。”杨元庆也着重谈到了武汉产业基地的复工情况。

联想供应链在疫情突袭后的响应机制,付文彬用了“敏捷”、“智能”这简单的四个字来形容。但背后却是打了一场有准备之仗。

70天后,当武汉基地在内的联想工厂产能恢复100%的那刻,联想约九成的全球产能“活”了过来。谈及这一战疫过程,付文彬认为是“破纪录”的,他将此归功于“过去几年联想在数字化上的持续投入”,造就了一个拥有韧性的全球供应链体系。

不过,在杨元庆看来,“联想恢复生产,少了一根螺丝钉都不行。”他认为,中国制造能够快速复工复产,产业聚集在其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据悉,联想武汉生产基地的抗疫实践,还带动了天马、华星光电和长江存储等上游芯片和显示屏供应商企业。据齐岳介绍,联想通过网络化协同,与供应商合作伙伴实现了全域数据融合,再以人工智能算法对市场的供销变化进行预测,动态地匹配库存数量和供货节奏。

疫情下联想之所以能快速反应、复工复产,联想集团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关伟审视联想的这套风险管理体系,“除了自身的管理流程或风险控制,整个产业链的活力,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他说,如何让周边产业链从初级到中级直至变得更加成熟,成为联想全球供应链的小目标。

保增与扭亏

5月20日,在联想公布的19/20财年第四财季业绩报中显示,尽管遭遇疫情冲击,但联想却逆势实现了营收738亿元,以及5.39亿元的税前利润。对于这一超预期表现,杨元庆觉得与韧性供应链刺激了生产力恢复,保障了核心智能设备的规模销量,这也是联想在疫后增长的内核。

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目睹了智慧医疗、智慧零售、智慧办公甚至智能制造的市场需求暴增,杨元庆说,“智能科技正迸发出‘化危为机’的惊人能量”。

特别是从消费侧来看,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庞大、层次最丰富的消费市场。当疫情这颗深水炸弹袭来,内需市场最先因冲击而有所动。

联想中国区总裁刘军也看到,疫情催化了在线教育、在线办公等新商业机会下,PC、平板市场的需求在走高。“不论是To B还是To C,都有机会。”据他透露,联想中国区PC业务在4月份同比增长达100%,同时受远程协同办公影响,企业方面对笔记本的采购需求也在增大。

其实过去的一年让刘军也很意外,中国的PC市场竟会“一波三折”,出货量规模同比下滑了30%,何况加之疫情影响。

杨元庆并不避讳谈及联想PC业务受到的负面影响,不过他只透露了“营业额在第四财季下降了约5%,手机业务的营业额下降较多,但比想象中的结果要好。”

据IDC数据显示,联想在国内的PC市场份额在第四财季和上个财年分别增加了1.4和0.7个百分点。而从上个财年的整体表现来看,联想PC和智能设备业务破纪录地拿下了398.59亿美元的营业额,年同比增长3.6%。

在刘军看来,“PC是个生产力工具,是对经济情况非常明确的晴雨表。”过去一年里,他为提高联想中国相关业务在市场上的声量,屡屡上阵,从“快递小哥”到接线员,还走进直播间当起了“主播”亲自带货。

对于刘军统帅的PC业务,杨元庆直接提出了新财年的要求,“确保全球第一”。而刘军则将目标进一步数据化:服务订单收入破10亿美元、PC业务的市场份额争取再增2个百分点。

其实除了对核心业务“保增长”外,联想也在止损。特别是数据中心业务,联想“负”重多年。从财报数据可知,这一业务在前三季度里的盈利能力有所改善,但受四季度里爆发的疫情带来的需求影响,导致亏损有所扩大,占其全年亏损的34%。

不过从其上一财年的数据来看,业务整体营收为55亿美元,年同比下滑了8.7%,但亏损额却有收窄0.05亿美元,目前为2.25亿美元。

未竟智能化

与“负”重的数据中心业务不同,联想在智慧城市、物联网、5G等产业领域的布局成效,也侧面得呈现在了它的上一财年业绩报中。数据显示,联想智能物联网业务营收在上一财年同比增长高达296%,数据智能业务也实现了三位数的增长。

需要提及的是,智能化转型的大势,作为制造型企业,联想早有意识。

在将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应用在自身的同时,它也将多年来在智能科技领域沉淀下来的技术和服务经验向外输出。

据悉,除了武汉生产基地这块为云网融合业务摸索5G应用场景开辟的“试验田”外,联想正持续走出去,为更具细节地布局“端-边-云-网-智”,织就着自己的那张智慧网络。

在云南的丽江大研古城,不论是5G基站的设立,还是穿梭在城内的无人扫地车、无人巡逻车等,都是联想数字化解决方案在智慧城市中的落地。当然,除了软硬件服务,联想还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能力还在改变着另一座古城。

让当地交通警察都深感压力的苏州古城,道路年久失修,每逢上下班高峰和节假日,“堵局”就更为严重。当联想基于苏州市狮山路片区的数据基础,试点引入人工智能技术分析实时数据后,这里的道路交通运行实现了数字化全息感知。

应用联想的这套智慧交通解决方案,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苏州交警支队交通指挥中心负责人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直接实现了路口整体通行效率提升12%,早高峰平均车速提升20%的惊人成效,现在他再也不愁了,“实时呈现交通状况,哪里出现拥堵,堵了多少里路,一目了然。”

“联想正在将传统的基础设施升级为智慧基建。”在杨元庆的眼中,联想并非一家谋求智慧化转型升级的中国制造企业,而是“智慧基建的核心供应商”。当然,疫情的到来,考验了联想,同时,“全球产业链也在重新洗牌,倒逼着中国制造必须加快‘产业跃迁’。”

谈及后疫情时代的机遇,以联想为例,工厂、车间智能化改造步伐加快,生产过程增加了远程管控,生产设备实现远程诊断和维护需求,“生产少人化、自动化、柔性化趋势明显。”杨元庆认为,联想自身发生的改变背后,也意味着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在今后将变得尤为迫切。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钱玉娟经济观察报记者

TMT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并报道TMT领域的重大事件,时刻保持新闻敏感,发现前沿趋势。擅长企业模式、人物专访及行业深度报道。
重要新闻线索可联系qianyujuan@eeo.com.cn。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