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的西部大开发:产业转移“内循环”

作者:谢良兵 2020-05-22 16:42

20年前中国的西部大开发目的还相对简单,主要是尽力缩小东西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而这一次,直接将西部大开发当成了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战略目标的重要抓手,希望西部地区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接力棒。

谢良兵/文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从高质量发展、“一带一路”、生态环境保护、深化改革、民生、政策支持等六大方面,提出了非常有针对性的36项举措,被称为新时代西部大开发“36条”。

这是时隔20年后,中央层面再次推出的西部大开发纲领性文件。此时正处于全球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而中国的人均GDP刚刚突破1万美元,因此,过万字的西部大开发“36条”将西部大开发从1.0版本升级为2.0版本,开启了西部大开发的下一个十年。

微信图片_20200522163437

2020年4月7日,川藏铁路拉萨至林芝段全线隧道贯通,该工程是西部大开发的标志性工程。

国内外形势发生了变化,如何战略布局

新时代西部大开发“36条”开篇就提到:“强化举措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是党中央、国务院从全局出发,顺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区域协调发展进入新阶段的新要求,统筹国内国际两大局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

这句话里关键词有好几个,先看“国内国际两大局”,这两大局实际上说的就是国内和国际目前的发展形势。国内局说的是这句话里的另外两个关键词:新时代、新阶段,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区域协调发展进入新阶段。

中国的西部大开发起步于20年前。1999年,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第二年,国务院成立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由朱镕基和温家宝任正副组长,3月正式运作。从此,西部大开发的序幕在高规格的配置中拉开。

当年,中国的东部和西部发展严重不平衡,西部大开发的初衷就是为了缩小东西之间的发展差距。20年过去了,尽管与东部地区的差距依然较大,但西部地区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经济发展的区域格局也由东西差距变为了南北差距。

按照产业经济的雁阵模式和世界制造业转移的路径,中国的东部地区成就了中国制造业大国的梦想,但随着中国经济水平的提高,制造业开始了新的转移,原本寄望于在国内消化,产业由东部向西部地区转移,但囿于各种因素,却转向了东南亚等国。

另一方面,20年的西部大开发,也让西部地区的空间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三大陆路的中欧班列,到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等,西部地区已经透过与中亚五国、东盟等地区的深度合作,拓宽了西部地区发展的空间格局,也让西部地区趋向国际化。

当西部地区走出国门的时候,不得不面临新的国际形势。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不得不说得益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但这几年,特朗普开始主导去全球化以及所谓的中美脱钩,中国也适时推出了“一带一路”的新型全球化战略。

2020年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发达国家逆全球化的步伐,很多发达国家如日本、美国等开始思索“产业空心化”带来的后果,美日等国甚至鼓励本国企业撤离中国,积极呼吁所谓的制造业回归。这给中国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

疫情发生之后,世界性的“闭关锁国”导致中国东部地区出口受阻,经济发展到达了瓶颈期,不少企业开始寻求转型。这迫使中国不得不面临新的国际形势,就是一旦世界逆全球化形成大势,中国该将走向何方,东部地区该走向何方,企业该走向何方。

目光再次转向西部地区,其实早已有战略布局。新时代西部大开发“36条”的编写工作始于2018年上半年,期间经过各种征求意见、反复修改、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审议、进一步修改完善,最终经过签批流程,方才正式对外公布。

中西部发展差了十五年,如何缩小差距

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36条”发布前的5月1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提出要“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结合“36条”可见,西部大开发被赋予了20年前所没有的重任,即国内经济的内循环和国家经济安全与发展空间的外循环。

20年前中国的西部大开发目的还相对简单,主要是开发西部,尽力缩小东西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而这一次,直接将西部大开发当成了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战略目标的重要抓手,希望西部地区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接力棒。

但,西部地区能接住且接稳吗?

“36条”称:“确保到2020年西部地区生态环境、营商环境、开放环境、创新环境明显改善,与全国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西部地区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基本公共服务、基础设施通达程度、人民生活水平与东部地区大体相当。”

这句话的意思是目前西部地区虽然在生态环境、营商环境、开放环境、创新环境等方面有明显改善,但和东部地区还有15年的差距,差距主要就体现在基本公共服务、基础设施通达程度、人民生活水平等,而缩小差距又仰赖前面的营商环境等等。

西部地区包括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3个自治州,以及部分比照西部大开发政策的中部地区、东北地区所辖县,整个西部地区的国土面积占全国的71.4%,人口占25%,GDP占20%左右。接下来,如何跨越胡焕庸线,打破区域经济发展的中国传统迷思?

新时代西部大开发“36条”从打好三大攻坚战到推动高质量发展、从共建“一带一路”到加大美丽西部建设力度,措施涵盖产业能源结构、城乡融合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生态保护、深化改革、对外开放等诸多角度,可谓全方位、多层次。主要包括——

项目建设成为高频词。基础设施规划建设是拉动经济发展最佳方式,西部大开发升级到2.0版之后,对基础设施的建设需求大幅度增加,而西部地区还有后发优势,在所谓的新基建尤其是新能源建设方面,同样有着不可比拟的资源优势。

产业赋能西部大开发。前述的逆全球化迫使中国不得不启动产业转移的“内循环体系”,即东部沿海地区可以专注高端制造,而中西部从事中低端制造。这是疫情后加速扩大内需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是新时代区域协调发展中的产业分工需要。

加大开放深度和广度。要求西部地区积极参与和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强化与东盟等地的开放大通道建设;构建国际门户枢纽城市等内陆多层次开放平台;加快沿边地区开放发展;积极对接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重大战略。

创新与科技力量推动。强调科技创新和新技术产业的建设,这是西部大开发升级的一个亮点。它包括国家大型科研基础设施的布局,对西部地区相对均衡和相对重点的一些设施的支持。同时,也包括金融、体制、市场化配置等诸多方面的改革与创新。

(作者为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长)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