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青山周平:当建筑的功能被手机取代

作者:张雅楠 2020-06-24 15:03

建筑是空间的载体,也是人和城市之间的桥梁,当人们的生活方式、城市的管理目标都在发生变化,建筑将朝向什么样的方向进化呢?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雅楠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持续了半年,社交距离好像钢印打进了人们的潜意识,原本那些在空间营造上深入人心的理念,诸如共享、体验、交互等等,似乎正变得遥远。

建筑是空间的载体,也是人和城市之间的桥梁,当人们的生活方式、城市的管理目标都在发生变化,建筑将朝向什么样的方向进化呢?

这是很多城市管理者、商业地产从业者、建筑设计师在疫情发生后思考的话题。最近,我把这个问题抛向了青山周平。

这位在中国生活了15年的日本建筑设计师,曾因将北京胡同里的小房子改造得五脏俱全而声名鹊起。

他的工作室名为B.L.U.E,不仅是用蓝色呼应姓名中的“青”字,更是北京城市环境研究所的英文缩写,在他的理念中,重要的不是设计一个漂亮的房子,而是设计房子与人、与环境的关系。

微信图片_20200624145006

青山周平

比如,他不喜欢卧室、厨房这些固化的名词。“房间中,最好的位置是哪里?365天,24小时,每个时间都有微妙的变化,猫可以找到最舒服的地方。我观察它,会感受到它的自由,那本也应该是人的生活形态。”青山周平不喜欢给空间功能设限。

他曾经设想了一个“400盒子的城市社区”,床、衣柜、书柜、杂物柜等模块被设计成带轮子的盒子,每个人可以根据需求,定制化组合属于自己的空间。

疫情之下,这样的理念是否发生了变化呢?

【访谈】

经济观察报:我看到你今年第一次出差到工地时比较感慨,疫情对建筑设计行业影响大吗?

青山周平:我们做项目一定要看场地、工地,前段时间没有办法出差,几个项目是先开始做设计,之后去看的土地,这是之前没有做过的尝试。

做设计很难线上办公,很多讨论无法用视频会议替代,做模型、画草图、直接讨论等等,很多事情要在线下。

经济观察报:疫情有没有对你的设计理念产生比较大的冲击呢?

青山周平:大的改变是没有的,当然,因为疫情会有一些新的想法出来。

比如我们的房子,我们的家,可能之前功能还是合理的,但是突然家人都开始线上办公开会,小孩子要上网课,我们会发现,现在的房子功能太严格了,吃饭的地方、睡觉的地方,几乎没有生活之外的功能。

其实工业时代之前,或者我们看农村的房子,会发现那些房子的功能更开放、更多样,可以有个人的地方、工作的地方,不只是为了家庭成员的私密生活。

但是工业革命之后,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越来越分开,生活的地方在郊区,然后通过地铁、公交车来到市中心,市中心有一个办公楼,工作结束之后再回到家。

疫情其实会模糊这两者的分别,家里出现了越来越多办公、上课的需求,这种需求过去没有被过多地考虑,但未来可能会影响住宅的设计。

疫情是最近几年会解决的问题,但线上办公是一个比较大的趋势,这个趋势在疫情之前便已经开始了,并且在疫情之后加速。包括5G技术的出现,让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办公,家这个空间越来越多样化,所以现在这种两室一厅、三室一厅的模式在未来是需要反思和改变的。

经济观察报:是的,疫情以来的各种线上会议里,看到了大家千奇百怪的视频背景。

青山周平:很多人需要在家里办公,但是没有地方,我也看到一些报道说,有人会在洗手间里办公。

我们做了一个小型的办公盒子,可以在家里或者城市的角落,挂在墙面上,变成一个专属的小型办公空间,有点像小家具的东西。7月8日,这个作品会在上海参加展览。

经济观察报:这是现在家庭的刚需,疫情期间,在家里也可以解决很多功能性的需求,那城市未来的价值体现在哪儿呢?

青山周平:这也是我比较有兴趣的话题。

之前没有互联网、手机,所有的生活比如办公、购物、教育,都是在建筑和城市里发生,这些功能越来越转移到手机里的时候,建筑里面留下的功能是越来越少的。

比如,只是上课的话,那线上有可能比线下的效率高。小学这样建筑功能,一部分被线上代替了,那小学或者未来的小学,需要提供的功能是什么?可能不是简单的上课和学习,可能是学习和学习之间的空间,或者一个班和一个班之间的空间。

上网课没有办法见到的人,偶然碰到、偶然交流,这种线上没有办法提供的价值,是未来的建筑需要强调的。

这些变化是所有空间都有的,比如说图书馆、办公楼、商场、美术馆,线上功能越来越发达,偶然的、没有办法预测的,甚至是危险的体验只能在城市里发生。

建筑或者城市另外的一个价值,是承载个人的记忆、集体的记忆。

我认为我们的记忆不在自己身上,我们把记忆放在各种各样的载体里面,一些空间、建筑、角落、树木,会让我们的记忆显现,如果没有碰到这些角落、这些树,记忆是消失的,我们把记忆寄托在这些空间里。

我们在北京白塔寺做了一个小的民宿改造,全国各地的很多人来到这里,虽然是第一次,但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怀旧的感觉。这个感觉是我觉得很重要的,它通过这个建筑,想起了小时候的记忆,这是我觉得未来建筑和城市越来越重要的功能。

经济观察报:功能不那么重要了?

青山周平:我们现在的建筑还是在现代建筑主义这样一个大的思潮里面,现代建筑主义大概是20世纪初开始的,功能决定造型,我们根据功能做设计,不需要多余的、表现的装饰。建筑也好,产品也好,是比较纯粹地表达功能,这个思潮给了我们审美,这是20世纪初的审美。

建筑是一个功能性的东西,但现在功能性的部分产生那么大的变化,这时候设计的逻辑会变,有可能这种思维变的时候,我们的审美和美学也会变。

这可能跟密度也有关,我们都认为城市是好的,是一种效率比较高的组织形式,英国刚刚开始工业化的时候,城市发展比较快速,也出现了很多公共卫生问题,比如管道,水质,垃圾等等,城市规划、技术进步慢慢解决了这些问题,城市变成我们的一种发明,密度很高、效率很高,可以做很多经济上的发展。

新冠肺炎病毒出现之后,密度就产生了问题,这其实也是潜意识的变化,我们对密度高和封闭的空间有一种嫌弃,密度低开放的空间,越来越受欢迎。

经济观察报:2017年底我采访你的时候,很多作品都是在北京胡同里的城市更新项目,现在好像多了很多城市周边的项目。

青山周平:是的,这种情况不仅仅我是这样,很多建筑师都是这样,他们的工作地点是在各地的农村和乡村。

疫情的原因让更多的度假目的地从国外转到国内,过去很多人有条件有时间会去国外度假,这种情况在未来几年会有改变,我听说现在国内高端度假的生意都很好。

我觉得有意思的是,现在我们同时在做城市的中心和外延,大概是二环内和六环外。

其实已经有一种生活模式是,短则两三天,长则三四天,在城市解决必须在办公室的事情,其他时间在农村生活,一半在城市一半在农村,两地生活,这跟过去的别墅度假不一样,更多是日常生活。

我们现在也在农村参与一个试验性的设计。那是丰田中国的一个公益项目,会做农村社区的改造,包括自然环境,水、道路等等,我们会在里面设计一栋房子,也是未来生活方式的样板,满足一半一半两地生活的需求。

我认为,这样的模式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同时也考虑到了农村的复兴。

农村复兴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过去是把旅游度假的功能结合在一起,做酒店民宿、旅游开发,其实也越来越饱和了。

我觉得下一代的农村复兴,是城市人生活在那边,通过这样的方式,当地的农民也有一些收入,生活上的改善。

其实疫情之前已经出现了这样的生活模式,但是疫情让我们知道这样的方式也可以。当然,也有一些人想逃避密度高的城市,这种疫情下的新认知也加速了。

经济观察报:前一段时间,莲花体育场的设计引发了很多讨论,你觉得建筑设计师对城市的面貌负有责任吗?还是说无能为力?

青山周平:我做的东西,不会以那样的方式来改变城市。

我在上海的“法租界”区域做了一个50平方米的咖啡馆,其实是个城市更新的项目,这个咖啡馆很小,通过设计,很像城市街道的一部分,但是会改变城市的一种体验和生活,如果这样的咖啡馆越来越多,城市会更丰富。

我觉得它是一种理想的城市的样子。在北京,我们最早做的一些老房子改造,4平米,7平米,30平米,40平米,都很小,但是我们做了之后,首先会改变很多人的意识,胡同里的房子原来可以这么改造。

我为什么把工作室的名字叫北京城市环境研究所,肯定是希望通过建筑改变城市,但是我们改变的模式不是通过那种大规模的纪念物,是通过小的结点,有点像中医的针灸一样,把身体的一些重要结点改变,它会改变人体的循环,这和西医手术的方式不一样,这是我们的态度。

经济观察报:有些建筑师会在设计上张扬自己的个性,有些则是完成需求而不是呈现个人意志,你做了这么多设计之后,认为自己作品最鲜明的特点是什么?

青山周平:我希望我做的建筑是像本来一直在这个地方的,它是和这个地方的土地对话形成的,而不是我有一个想做的东西,把这个东西放在这个土地上面。

经济观察报:以前的实体空间最常讨论的概念就是共享,你也有一个共享社区的计划,现在这个计划有变吗?

青山周平:在疫情之下,共享是特别危险的事情,我们之前在做的共享社区,受到的影响很大。

但是我们为什么做共享呢?它的背景是更长远的一个社会变化,现在的人越来越不愿意结婚,不生孩子,老人越来越多,人的寿命越来越长。

有些人会说我结婚了,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其实也是有关系的,女性一般比较长寿,日本男女的寿命相差七八年,女人最后的10年时间很可能是一个人过的,这种社会趋势的变化,比这次的病毒疫情更强。

现在的东京,50%以上的家庭是一个人独居,最多的不是年轻人,而是老年人,这是东京的现实问题。

共享这件事情,虽然这个瞬间被疫情影响了,但是长期来看,还是需要考虑的一个方向。

 

延伸阅读

青山周平:一个日本建筑师的中国“冒险”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