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市长 | 杨凯军:直播!可不是开玩笑

作者:宋馥李 2020-07-27 10:06

县市长直播带货,不仅仅是力求增加销售量,更不是只为了吸引眼球、搏得关注,同时也是政府形象的代言,提高消费者对产品的信赖度。

宋馥李/文 恩施市副市长杨凯军,是一名挂职干部。2018年,杨凯军从武汉大学来到恩施市,挂职担任副市长。来的时候,他“签了军令状”——有明确的考核指标。他要为恩施引入资金多少,引入资源多少,帮忙消费农产品多少……

2020年年初,整个湖北成为了疫区,恩施的旅游和茶叶两大产业遭遇重挫。作为恩施市的副市长,杨凯军力推直播带货,并亲自上阵代言,帮助恩施的茶叶等特产线上直播、走出恩施。

直播给恩施带来了什么?我们带着这个问题专访了杨凯军副市长。

绝对不能出问题

经济观察报:杨市长,今年恩施在疫情期间力推直播带货。我知道除了您在直播,恩施很多企业也都在尝试直播,这种氛围是怎么起来的?

杨凯军:今年碰上疫情这个事儿,应该说是没办法的办法,我们茶企纷纷地搞起直播,原来有搞过的,就精心打造;原来没有的,也开始搞了起来。也都搞出了效果,有些聘请帅哥靓妹搞直播,有些就是自家嫂子在那里搞。

自己做直播嘛也不错啊,他们对自己的产品很了解。前些天我参加了一场直播,旁边一个茶企的姑娘,穿着民族服装做直播,效果就很好,那天卖了两百多万啊。

经济观察报:我听说一些山区信号不好,茶厂要搞直播的话,网络设施有没有一些问题?

杨振军:现在这是个卡脖子问题,茶厂多在山上,信号一般都比较弱。我现在下去调研的时候,也多次叮嘱他们选好位置,重视信号的问题。前不久我去了一家企业,那个企业就说,上次我们搞直播就出现了信号问题,正卖着呢,突然信号断了,待会儿再进就没办法进去了。

经济观察报:您参加了很多场次的直播,对这些直播的产品,是不是也同时要加强监管?

杨凯军:是的,因为本身就是政府背书,我们对经信局和市场监管局提了很高的要求,直播这件事儿可不是开玩笑,产品质量出了问题可不行,对下面的企业也是这样,一定要保证产品是优质的,不然政府对你不客气。

经济观察报:每次代言的时候,您对这些产品是不是也要看一看?

杨凯军:要看一下!一般我信不过的、不了解的产品是不行的。你看我的几次代言的产品,都是恩施一些重点茶企中的几家,并没有全部代言。但我在说的时候,不可能给某一家代言,总体是讲恩施玉露这个地理品牌,这是很多企业共享的品牌,我就不会说恩施玉露的某某公司的产品,这样不行的。

经济观察报:这是一个明确的界限?

杨凯军:对,代言是为一个群体代言,因为我是代表市政府的。县市长直播带货,不仅仅是力求增加销售量,更不是只为了吸引眼球、搏得关注,同时也是政府形象的代言,提高消费者对产品的信赖度,提振消费信心,增强购买力,所以产品质量就尤为重要。

经济观察报:由市领导来直播带货,明显能带来好的销量。那么没有进入直播间的厂家,有没有提出要求,争取都让市长来带货?

杨凯军:这个可以理解,但其实我们不可能为单一的公司品牌做代言。上次我们选在一个茶山上做了一场直播,也是销售恩施玉露,卖了一些当地的茶叶,销量也不错。当然就有一些企业提出来了,一样样的茶叶,为什么市长的直播放在这儿,不放在我那儿,这个可以理解,但我们有一个综合考量,哪里最能代表恩施整体的地理风貌和产品特色,我们就去哪儿。

微信图片_20200727095800

恩施市副市长杨凯军

直播会是一阵风?

经济观察报:现在这种现象,大家也都在观察,县市长参与直播,会不会是一阵风,过去就没有那么热了。

杨凯军:直播是个新生事物,这是个大趋势,我认为会持续下去。但县市长参与直播,我也认为不会热很久,其实直播去年就很多了,但我们政府也并没有搞,认为没有必要。但今年是没办法,要把企业都救活啊,政府必须得想这个办法。

经济观察报:也就是说这是个权宜之计?

杨凯军:今年我们的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任务都很重,有些已经脱贫的地方,不能让老百姓返贫啊。恩施两大支柱产业,一个茶叶、一个旅游,如果都出问题了那怎么行。所以今年也是拼了命。但这个情况我估计明年不会了,如果我们的茶企都适应了线上线下销售,都适应了直播,自然也就不会让政府参与进来了。

经济观察报:县市长直播越来越常态化,将来有没有必要做一些规范?例如说怎么代言?怎么选品?

杨凯军:其实多数政府领导对直播是有顾虑的,因为要花时间来准备。另外,直播带货,常常被误解为一些企业代言,所以很多官员并不愿意代言。像我是挂职干部,这方面顾虑少一些,可以专心为这个地方代言。不过,官员为本地代言,我认为是一种潮流,不为特定企业代言,但为家乡的旅游品牌,为家乡的人文历史代言,还是要做的。

直播也是政府形象

经济观察报:恩施处于武陵山区,历史上交通一直不便,我们拿茶叶来说,怎么保障它的物流是通畅的。

杨凯军:现在交通已经不是问题了。不过在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确实有一些影响。就我们恩施市来说,产茶的涉及十八个乡镇,一个乡下面有十多个村,疫情对正常的运茶和收茶还是造成了影响,比如说我是芭蕉乡的,外来的茶商要到村里来收茶,那你到了卡口就被卡住了,进不到村子里收茶。

我记得河南一个茶商,好不容易进去收了茶,有个卡口不让他出去,打电话给我们市长协调了半天。这是疫情初期发生的事儿,其实恩施的疫情不严重,基层官员在防控的时候,都是宁可搞严一点,防控严一点。这样一搞哪还有人来收茶呢,后来我们就纠正这个事儿,还鼓励茶商们来收茶,在茶叶批发市场专门搞了一次万吨硒茶出山,补贴他们的运输费。

经济观察报:通过直播带货,对基层政府官员的服务意识或者说工作作风,有没有一个改变?

杨凯军:我们前两天开了会,书记专门讲了这个事儿,我们现在大力推动营商环境的改善,其实直播是个好事儿。

营商环境据我了解最好的是广东和浙江,恩施在湖北省来说,大约也是中等偏下,营商环境还须大力改善。恩施是山区,山区有它的好处,恩施人比较老实,我们的旅游景区,很多次都被评为全国最满意的旅游地,因为这里民风朴实,都不宰客,恩施人蛮朴实,干部也蛮朴实。

不过也是有缺点,性格悠闲,办事往往比较拖沓。你就说直播这个事儿,就是主动学习跟上的不多,很多政府官员包括茶厂老板都还是被动接受的。所以说要改善营商环境,恩施还有很大空间,也要我们下大力气。但恩施人做事比较认真,环境会越来越好。

直播带货改变了传统销售模式,尤其是领导干部通过直播带货,代言了产品品质和政府形象,这就对“管”和“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方面要加强质量监管,确保产品质量安全,另一方面要不断向企业提供优质服务,助推企业发展。

经济观察报:您作为挂职干部,也是带着KPI来的,据说挂职也快结束了,您怎么评价您在挂职期间的作为。

杨凯军:我是2018年6月份来的,挂职两年,本来是6月份到期。但今年因为脱贫攻坚的任务很重,就延期到年底。我培训了多少干部、培训了多少农民技工,都要报数据交账,所以我的压力也比较大。

作为挂职干部,我到恩施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在恩施工作的武大校友给组织起来,成立了武大恩施校友会。抗疫中,我们的校友会做了很多工作,首先是服务恩施,这次武汉大学恩施校友会给我们恩施州中心医院捐款捐物、包括一些救护车。比如卓尔文旅的阎志校友,在恩施市富尔山投资10亿元,打造休闲度假区;江黎明、李进校友投资2.15亿元,在恩施发展中药材产业。

武汉大学是恩施的对口帮扶单位,我的挂职结束后,还会有其他人来,服务恩施的地方经济就会一直持续下去。对我来说呢,也是一段宝贵的经历,也没想到有机会到恩施来工作,这段经历也锻炼了我,心胸也更开阔了,认识问题更全面了。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宋馥李经济观察报版组主编

城市版主编
城市与政府事务研究院院长
专注地方时政和区域经济,以中观视角观察中国城市。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