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原股份数据质疑事件反思:农业股监管需要创新思路

作者:曹中铭 2021-04-02 17:07

牧原股份隶属于农牧饲渔行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农业股。A股历史上,獐子岛、雏鹰农牧等财务造假公司属于农业股,云南绿大地、万福生科等上市公司是通过财务造假的方式实现上市的。

曹中铭/文 近期,一篇标题为《牧原会是惊雷吗?》的投资者文章,也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受该文章的影响,牧原股份3月15日、16日连续两个交易日下跌,幅度分别为3.58%、2.26%。虽然跌幅不算太大,但产生的负面影响却是不容忽视的。

牧原股份隶属于农牧饲渔行业,主营业务为畜禽养殖。牧原股价头顶多个光环,比如该上市公司是一家集约化养猪规模位居全国前列的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企业,是我国自育自繁自养大规模一体化的较大生猪养殖企业,也是我国较大的生猪育种企业。而且,牧原股份还是行业中首家股价突破百元大关的上市公司,因而也被称为“养殖第一股”。

2018年堪称牧原股份业绩与股价的爆发年。受环保以及非洲猪瘟因素的影响,当年猪肉价格呈现出涨幅大、速度快的特点,其业绩亦是水涨船高。从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牧原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3.88亿元、202.21亿元和391.65亿元,同比增长33.32%、51.04%和233.79%;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20亿元、61.14亿元和209.88亿元,同比增长-78.01%、1075.37%和1413.28%。

也是从当年开始,此前不温不火且受市场关注低的牧原股份,股价走势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8月份,牧原股份股价曾下探11.65元,今年2月份,牧原股份最高上摸131元。短短的两年半时间,其股价涨幅超过10倍。其股价的表现,也让贵州茅台、美的电器等机构抱团股望尘莫及。

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牧原股份在业绩增长推动股价增长的同时,也吸引了更多资金的加盟。作为“养殖第一股”,在市场上制造了巨大的“财富效应”。可以说,这既是市场资金追捧的结果,也是市场高度关注下的必然。

因此,日前有投资者质疑牧原股份,其实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数据疑云

比如根据2020年三季报,牧原股份固定资产为404.61亿元,营业收入为391.65亿元,二者比值为104%。而同期温氏股份固定资产为249.13亿元,营业收入为554.56亿元,二者比值为44.92%;另一家上市公司正邦科技固定资产为115.43亿元,营业收入为326.05亿元,二者的比值为35.40%。数据显示,牧原股份的比值远远高于其他两家同行业上市公司。再如牧原股份出现典型的“存贷双高”现象。“存贷双高”往往会引发市场的质疑,其中的焦点则在于涉嫌财务造假。A股市场上,像康美药业、康得新等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上都曾出现“存贷双高”现象,事后均被证明存在财务造假的惊雷。

2020年三季报显示,牧原股份账上仍存有224.96亿元的货币资金,较2019年底增加105.76%。但与此同时,其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应付债券合计金额也高达275.58亿元,较2019年底增加225.4%。一边是银行有巨额资金在“睡大觉”,另一方面又有巨额的借款,相对于存款所取得的利息收入,借款所付出的财务成本明显要高得多。既然有巨额资金,为何又要付出高昂的财务成本而借款呢?此举无形中会让投资者产生怀疑。

此外,牧原股份的高毛利率以及涉嫌利益输送现象同样遭到质疑。牧原股份的生猪养殖主要采用“全自养、全链条、智能化”模式,需自主投资建设生猪养殖场。牧原股份建造的猪舍,也让上市公司花费了不少的真金白银。而其中的建设方,即为上市公司大股东旗下的关联企业。而从毛利率看,2020年半年报显示,牧原股份的毛利率为62.4%,温氏股份为23.08%,新希望为13.01%,正邦科技为26.85%。其高毛利率远超行业平均水平,尽管上市公司方面给出了很多解释,但仍然无法让很多投资者打消疑虑。

监管当有新思路

上市公司的问题被投资者质疑,这其实是正常现象。客观上讲,市场的质疑也并非是坏事。如果质疑后引发监管部门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并最终认定相关上市公司真的存在问题,那么无形中有利于投资者作出正确的投资决策。特别是,如果认定质疑的上市公司存在财务造假等方面的问题,将有利于早日发现问题,也有助于将“问题”公司扫地出门,以净化市场环境。

如果因为质疑,通过监管部门的调查,证明上市公司不存在任何的问题,也有利于还上市公司一个清白。对于投资者而言,投资这样的上市公司将更加放心。无论是对于市场,对于上市公司,还是对于投资者而言,都将产生多赢的格局。

牧原股份隶属于农牧饲渔行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农业股。相对于其他行业,农业股由于其自身的特性,也最容易出问题。A股历史上,獐子岛、雏鹰农牧等财务造假公司属于农业股,云南绿大地、万福生科等上市公司是通过财务造假的方式实现上市的。

像獐子岛堪称财务造假的“明星股”了。当年獐子岛上演了“扇贝跑了”、“扇贝回来了”、“扇贝饿死”等一系列闹剧,由于獐子岛从事海洋养殖,调查取证难度大,客观上也给獐子岛财务造假创造了“天然性”的机会。此外,云南绿大地、万福生科等能够通过财务造假的方式实现上市,与其行业自身的特性等是密切相关的。

因此,对于农业股,如果仍然采取传统的监管模式,个人以为值得商榷。事实上,某家上市公司受到质疑后,监管部门往往是通过下发问询函、关注函或监管工作函的方式,要求上市公司回复相关的问题。而现实案例中,上市公司的回复或蜻蜓点水,或顾左右而言它,或不触及痛点与焦点,甚至不回复的亦大有人在。因此,通过下发问询函等方式的监管,以回应市场的质疑,背后所产生的效果其实也是非常有局限的。

而獐子岛、绿大地、万福生科等上市公司之所以案发,最终都是通过立案调查的方式才得出的结果。因此,对于农业股,在市场有质疑后,不应只听上市公司回复的一面之词。

个人以为,对于农业股的监管,其一需要包括保荐机构、审计机构等中介机构恪尽职守,勤勉尽责,当然个中也需要提升中介机构的职业胜任能力。另一方面,对于问题农业股,应深入上市公司开展现场检查活动。今年以来多家拟IPO企业因现场检查而纷纷撤回材料看,现场检查还是能够发挥作用的。对农业上市公司开展现场检查,既是监管的一种方式,也是发现问题的重要手段。

除了现场检查,对于涉嫌严重违规或违法的上市公司,更有必要立案调查。相对于现场检查,立案调查的力度无形中又要大得多。而且,从众多案例看,立案调查往往能够发现上市公司隐藏的深层次方面的问题,让上市公司的问题彻底曝光,并让其付出应有的代价。

(作者系资深投资者、财经评论人)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观察网立场。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