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辉电子:良人制器 | “小巨人”时代

作者:高若瀛 2021-09-30 18:21

最让李辉心心念念的还是2015年参观青岛啤酒工厂,西门子1897年生产的那台至今还在运转的电机。李辉说他的工厂里也有一台从建厂之初就在运转的风机。11年过去,他希望晟辉的风机能一直转下去。

经济观察报记者 高若瀛  研发设计风机11年的李辉说,他越来越看不懂风机了。

不懂行的人说,风机不就是个铁框加扇叶么?

懂行的人却说,风机是集电磁学、电子、机械、空气动力学、流体力学、摩擦力学、材料、仿真等多学科杂糅的产物。

风扇应用的产品场景广泛而隐匿,以至于日常生活中几乎看不到它们的踪影:小到笔记本、LED商业照明的灯泡,大到冰箱、5G通信、汽车、船舶甚至飞机。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就是这样一个零配件,却成为冰箱——这个中国生产近40年的家电品类,众多零部件中最后一个被国产化的产品。

微信图片_20210930150317

也许是不太起眼没有引起行业重视,但就是这个零件,却给李辉留下深刻的“卡脖子”阴影。

以至于在离开国企、独自创业后,这个爽朗不服输的湖南汉子都要跟这个品类死磕,决心做出中国最好的风机。

事实也证明,年出货量5000万台风机的肇庆晟辉电子,目前产能位居世界第九,国内第一。在风机这个元器件上,晟辉实现了国有化的突破,也成为广东省认定的“专精特新小巨人”。

而最让李辉心心念念的,还是2015年参观青岛啤酒工厂,西门子1897年生产的那台至今还在运转的电机。李辉说,工业领域讲究的是沉淀。而他工厂也有一台从建厂之初就在运转的风机。11年过去,李辉希望晟辉的风机能一直转下去。

两次掉链子

李辉的创业故事并不复杂:他要摆脱风机带来的阴霾。

2000年,19岁的李辉从湖南工程学院毕业后,来到电子元器件龙头企业风华高科。

李辉进厂那年,正赶上风华高科要打造风华装备集团,第二年采购了一批价值1.6亿元的自动化设备。放眼珠三角地区,这在当时也是最先进的。

但2004年,其中一台价值500多万、刚好过保修期的设备,控制器发生故障。生产商表示需要企业拆下控制器寄回比利时,维修期大概10个月,费用要30万元。

对于一台500多万的设备,30万的维修费也能承受。关键是10个月的宕机期,被延误的订单和设备折旧的成本是企业无法承受的。

风华高科自己组织技术人员勘察,最终发现是控制器里的风扇坏了。

那时,李辉恰好负责采购,接到采买风机的任务。李辉清楚记得,他买了肇庆最后一班17:40 的汽车票,坐了4个半小时赶到深圳;第二天一早就跑去赛格市场,花200元买了20个风扇回来。

但令人不解的是:测试良好的风扇,一装进控制器就不转。他们反复研究发现,原因在于原装风扇在设计过程中有特定的波形,存在与控制器信号匹配的问题。

李辉说那时的压力山大,设备一天的折旧就将近千元,他那时一个月的工资才800块。

他后来找到原装风机的生产厂商,但不管怎么说,对方就是不卖给他。最终的结果相当于只能送回原厂维修。一个小小风机惹出这么大的风波,对当时的李辉来可谓不小的冲击。

时间又过了一年,风华高科的整个信息系统全部宕机了,最后发现是控制信息系统的服务器风机坏了。李辉依旧记得很清楚,他们采用的是德国EMB的风机,最后也是找到原厂买到对应的风机才解决了这个事情。

这两件事情是对李辉的冲击感极大。那时,李辉就知道,至少在风机这个元器件领域,中国是没有任何品牌与核心竞争力。

三次转型期

2004年,23岁的李辉还不能理解风机产业中的商业之道。

“包括第一家风机厂商不卖给我们单个产品,我当时想是不是嫌我们买的数量少,买200台总行了吧?但人家还是不卖。”李辉说,那时他心里只觉得:风机不就是框加个叶,有什么好拽的,哪天我做风扇一定不比你们差。

四年后,一语成谶。

李辉在全球金融危机的浪潮下,辞掉了在风华高科的工作,真的转身创业研发风机去了。

其实早在2006年,李辉就尝试做风机的研发设计,并没有涉足制造生产。

但现实的情况是,国内这些代工厂尾大不掉,不愿意按照他的标准做出改变。相当于2006年-2009年期间,李辉持续在损失客户,每年新开发的客户跟流失的客户一样多。

产品没有品质保障,客户自然也毫无粘性可言。三年时间没有任何沉淀,最后还有几十万的货款收不回来,被逼无奈的李辉,只得在2009年策划自己做生产制造。

李辉常把家乡那句老话挂在嘴边: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他自认为是这句话的典型代表。哪怕没有金融危机,在李辉的心中,市场每一年都是很难做的,需要不断去拼杀。

为此,他还将晟辉发展历程,初步总结为三个阶段:创业头三年是“兴奋期”;但到2014年-2018年就进入了“彷徨期”。

每年持续近1000多万对产业的研发投入,但短时间内看不到产出,这对李辉和团队的信心是极大的挑战。特别是2013年,李辉开始投资研发设计自动化生产线,一条线就砸下将近500万;但销售额只是在缓慢增长,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李辉很难受。

尽管2016年晟辉的销售额已经做到6000万,但2017年李辉还是果断做了战略调整:将回款周期过长或者与晟辉发展方向不相符的客户砍掉,2017年销售额直线又掉了1000多万。

“很大一部分资金是被这些客户压住的,尽管数字好看,但很多钱是回不来的。”李辉说。

命运的改变发生在2018年。这个急不得的行业,量变还是会引起质变。

“像我们当年把产品寄到德国,跟博世西门子合作,光测试就测了差不多两年。包括跟国内的大家电制造企业合作,测试周期也在220天以上。如果测试设备实验时间不够,一年多是常态。”李辉说风机作为一个核心关键器件,需要时间沉淀,这也是他越来越敬畏工业积累、工业技术的原因所在。

2018年好消息传来:两年前拿去测试的那台风机,成为博世西门子选中的四家供应商产品中,唯一一次性通过的产品。

获得BSH优质供应商的认证,让李辉找回了创业时的自信:企业的发展方向没有问题。包括之前跟飞利浦的合作,晟辉电子正逐渐敲开世界500强企业客户的大门。

直到今天,李辉说晟辉电子还处在快速发展期。

而他除了要感恩风华高科曾经给他的培养和锻炼,还十分感谢此前不肯卖给他风机的那家企业,常年的交往让他收获良多。“跟客户确定供货协议后,产品只能一对一供应,我们不能外卖定制的产品,这是一种商业诚信,更是契约精神。”李辉说他自己做了风机,才理解当初那家企业的坚持,是多么可贵。

而最让李辉心心念念的,还是2015年参观青岛啤酒工厂,西门子1897年生产的那台至今还在运转的电机。

“工业领域讲究的是沉淀,不像消费品迭代那么快,生产也没那么复杂,百年企业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要谦虚。”李辉说他的工厂里,也有一台从建厂之初就在运转的风机。11年过去,李辉希望晟辉的风机也能一直转下去。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高若瀛经济观察报编辑

管理与创新案例研究院编辑
文学学士、传播学硕士。以调查报道见长,重点关注教育领域,关注公司价值及变动背后的故事。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