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多只可转债近期面临“强赎”,投资者可能面对大幅亏损

作者:邹永勤 2022-06-23 13:03

据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除了创维转债,未来两周内,还有荣晟转债、交科转债、湖盐转债等三只转债将进行强制赎回。截至6月22日收盘,上述四只可转债的收盘价均远远高于赎回价,若投资者在强制赎回前没有卖出或者转股,将面临大幅亏损的可能。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邹永勤 6月23日,创维数字(000810.SZ)发布关于创维转债赎回的第八次提示性公告,称创维转债将于6月29日停止交易,而赎回登记日为6月28日,若6月28日收市后仍未转股的创维转债将被强制赎回,赎回价格为100.31元/张。

据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除了创维转债,未来两周内,还有荣晟转债、交科转债、湖盐转债等三只转债将进行强制赎回。截至6月22日收盘,上述四只可转债的收盘价均远远高于赎回价,若投资者在强制赎回前没有卖出或者转股,将面临大幅亏损的可能。

四只可转债面临强制赎回

这是自6月6日以来创维数字的第八次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创维转债原本的到期日为2025年4月15日;但由于该公司股票自4月20日至6月6日的连续三十个交易日中累计已有十五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格不低于当期转股价格11.19元/股的130%(含130%)(14.55元/股),已经触发《募集说明书》中约定的有条件赎回条款,因此决定行使创维转债的提前赎回权利。

公告强调,根据安排,截至2022年6月28日收市后尚未实施转股的创维转债,将按照100.31元/张的价格强制赎回,因目前二级市场“创维转债”价格与赎回价格差异较大,投资者如未及时转股,可能面临损失,敬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截至6月22日,创维转债的二级市场价格为148.009元/张,最新规模为13262.19万张。换言之,如果这些投资者在6月28日收市后尚未实施转股或者卖出,将面临约33%的亏损。

同样因触发条款提前赎回的还有荣晟转债、交科转债、湖盐转债。

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显示,荣晟转债的强制赎回登记日为6月27日,赎回价格为100.932元/张;截至6月22日,其可转债价格为127.91元/张,尚有9633.63万张没转股,其面临的亏损幅度约22%。

湖盐转债的强制赎回登记日为7月6日,赎回价格为100.592元/张;截至6月22日,其可转债价格为131.01元/张,尚有31389.79万张没转股,其面临的亏损幅度约24%。

交科转债强制赎回登记日为7月7日,赎回价格为100.21元/张;截至6月22日,其可转债价格为130.16元/张,尚有22385.58万张没转股,其面临的亏损幅度约23%。

投资者该如何应对

按照正常逻辑,由于会产生巨大亏损,这些即将被强制赎回的可转债规模应该迅速减少以至归零才对。但截至目前,为何仍然有众多投资者迟迟未转股?是因为不知道转股的具体时间吗?

对此,创维数字的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他们也不清楚为何还有那么多没转股,目前他们能做的,就是多发提示性公告;“我们都已经发了多次提示性公告,按道理是应该能够知道的”。

而荣晟环保(603165.SZ)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一般情况下,投资者所在的证券营业部会有相关的提醒通知服务,并建议投资者及时转股,否则可能面临损失。

截至6月23日,创维数字已经发了八次提示性公告,荣晟环保发了五次,雪天盐业(600929.SH)发了两次,浙江交科(002061.SZ)发了五次。

虽然上市公司在其可转债强制赎回前都会密集公告提示,但事实却是,往往会有一部分投资者在强制赎回前未转股操作,从而导致巨额亏损。对此,业内人士认为,之所以会产生这种不合常规的现象,皆因近年来可转债市场比较火爆,吸引了大量不熟悉可转债规则尤其是强制赎回规定的新投资者进场,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那么,可转债为何会有强制赎回的出现?投资者又应该如何应对?就以上问题,经济观察网记者于6月22日对博时基金混合资产投资部投资总监助理兼基金经理邓欣雨进行了采访。邓欣雨旗下产品以债券为主(包括可转债),当前资产总规模168.52亿元。

邓欣雨对记者表示,可转债赎回条款为海内外转债的通用条款,主要用于保护发行人,以在当股价上涨过多时,促使投资者尽快转股。在国内亦是如此,当赎回条款触发后,如发行人执行赎回,投资者绝大多数将选择转股。本质上,赎回条款的存在,是避免在股价已有较大幅度上涨的情况下,依然不能尽快转股、完成项目。此外,也是避免转债余额已经不多的情况下,转债继续存续,从而提高管理成本的问题。

那么,通常情况下有哪些触发条件呢?

“一般的赎回条款,是在转股期内,如果股价在30个交易日内,不低于转股价的130%的情况下触发。因此,简而言之是在股价相比于转股价有较大幅度上涨、且可保持一定时间的情况下触发”,邓欣雨进一步指出,触发后,发行人可以选择执行或不执行,如果执行则需发布公告,并刊登赎回执行公告,其中需要载明“赎回登记日”。在赎回登记日依然登记在册的转债,发行人将按赎回价赎回转债。

“由于这一赎回价通常较低,多为面值加应计利息,因此如果被赎回,投资者将面临很大损失,因此绝大多数的转债都会在赎回登记日前被投资者转股”。

最后,邓欣雨强调,对于面临赎回的转债,投资者一般选择在赎回登记日前,转股或者将转债卖出。此时转债在抛压下,可能呈现负溢价,并由有条件转股的投资者接手并转股;“当然,会有极少量的投资者忘记转股,造成极少量的转债最终被赎回”。

而在刚刚遭遇强制赎回的新春转债身上,就出现了部分转债未转股而被赎回的情况。据五洲新春(603667.SH)6月15日的公告,新春转债在赎回登记日(6月10日)后仍然有多达28420张可转债未转股,最终被以100.323元/张的价格强制赎回。而赎回登记日当天新春转债的收盘价格高达155.29元/张,换言之,这部分投资者因不及时转股操作,一夜之间遭受35%的亏损。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邹永勤经济观察报记者

深圳采访部记者
重点关注金融市场交易主体(主要包括公私募基金、社保基金、证券公司、创投公司等等),以及华南区上市公司的发展状况。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