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大佬落马记

作者:冯庆艳 2022-08-04 13:50

从落马芯片大佬的身份来看,芯片反腐的重灾区目前在大基金以及其下属机构、紫光集团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冯庆艳  任晓宁  钱玉娟 周应梅  近日芯片领域反腐动作频频。最新有官方消息的落马芯片大佬是丁文武,他此前职位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基金”)总经理,也就是大基金掌舵人。7月3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丁文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不只丁文武,曾与丁在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身为同事的刁石京,也在近日被传出带走调查,目前处于失联状态。刁石京曾是原工信部电子司司长、紫光集团前总裁。就此,8月3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向两位熟悉丁、刁的人士求证得到确认。

“他们肯定是存在问题,现在还在谈话、了解情况,等最后结果吧,”一位熟悉丁文武、刁石京的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去年11月大基金的唯一管理机构——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芯投资”) 原副总裁高松涛被调查,外界将其看作为芯片领域反腐风暴的开端。而将今年7月看作为芯片领域反腐风暴的一个高潮——高松涛、丁文武、刁石京之外,被调查的名单已经拉长。

刚过去的这个7月,注定将成为我国芯片领域反腐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芯片大佬纷纷落马

从落马芯片大佬的身份来看,芯片反腐的重灾区目前在大基金以及其下属机构、紫光集团等。在大基金及其唯一管理机构华芯投资,有已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的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华芯投资原副总裁高松涛、华芯投资原总裁路军,有媒体曝出的华芯投资投资三部副总经理杨征帆、深圳鸿泰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鸿泰基金”)合伙人王文忠。据了解,深圳鸿泰基金是大基金深圳子基金管理人公司。

而牵扯到紫光集团,也有三人被曝已带走调查。有被媒体曝出的原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紫光集团前总裁刁石京、北京紫光科技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禄媛。就此,经济观察网记者向紫光集团内部人士求证,该人士表示今年初已离职,对此并不清楚。另一位紫光集团高管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作为大基金掌舵人,丁文武的落马,让外界颇为意外。就在半月前的7月16日,丁文武还在福建厦门举行的第六届集微半导体峰会上露面并致辞。当时他称,前两年半导体行业的形势非常好,甚至有人说“赚不到钱就是傻子”,但这种形势已经开始发生变化。那之前的一天,丁文武还以大基金总经理、中国半导体投资联盟理事会理事长的身份出席了第六届联盟理事会,会上丁文武表情自然,有时还会有笑容露出。

7月3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丁文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指定管辖,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工业和信息化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北京市监委监察调查。

丁文武自2014年大基金成立就担任总经理,至今已有8年。其间,丁文武先后出任大基金一期、二期总经理和董事。在被调查之前,丁文武都是大基金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路军比丁文武落马要早一些。7月1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吉林省监委监察调查。

与丁文武在任上被调查不同的是,从2014年大基金成立起担任华芯投资总裁的路军,在2020年底调回国家开发银行工作,去年9月路军从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辞职,之后出任广州湾区半导体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8月3日,经济观察网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路军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该公司成立日期为去年10月29日。

路军被调查的同一天,深圳鸿泰基金合伙人王文忠被有关部门带走。路军与王文忠是同学关系。早前深圳鸿泰基金的合伙人介绍中显示,王文忠从北京工业大学无线电技术专业本科毕业,后在北京大学获金融学硕士学位。

8月3日,经济观察网记者登录深圳鸿泰基金官网发现,在管理团队栏目里,已没有王文忠的名字、照片以及合伙人介绍。不过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的股东有三个,分别为黄学良,持股33.34%;王文忠,持股33.33%;深圳市厚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33.33%。其中黄学良为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王文忠为最终受益人。

杨征帆应该是大基金及其下属管理机构被调查的几位中年龄最小的。这位1981年出生、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计算机系全球计算与多媒体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自2014年12月至今,历任华芯投资高级经理、资深经理、投资三部副总经理。杨征帆在华芯投资负责设备投资,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杨征帆在15家半导体设备等公司担任董事,其中还担任上海硅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大基金最早被调查的是高松涛。高自2014年大基金成立至2019年间,担任华芯投资副总裁,2019年11月至被调查时,任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赵伟国曾是芯片行业叱咤风云的人物,被人称为“芯片狂人”。他自2009年开始执掌紫光集团经营大权,直至今年7月11日,紫光集团公告已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紫光系才结束了赵伟国时代。

去年12月份的一天,经济观察网记者曾在紫光集团位于北京的致真大厦办公区见过原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当时他神情略显憔悴,身材不复之前的偏胖状态。他自称当时身体暴瘦了数十斤,而且他也更注意养生和身体健康。

刁石京是2018年5月加入紫光集团的,出任联席总裁,主管芯片业务板块。随后其还曾担任紫光国微董事长、紫光展锐执行董事长、长江存储执行董事、紫光集团DRAM事业群董事长等职务。

被曝带走调查的还有李禄媛,她是北京紫光科技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禄媛是紫光房地产业务的掌舵人。早年为赵伟国助理,后于2005年跟随赵伟国一起创办健坤投资,持有健坤投资15%的股权。

日前网络上流传一张2018年9月11日丁文武、路军调研紫光的图片,图片上有刁石京、赵伟国、丁文武、路军和紫光集团总裁张亚东、紫光集团联席总裁齐联。令人唏嘘的是,如今前四位都遭到调查。目前只有张亚东依然在新紫光集团高管团队中。

反腐重灾区

近期被调查的几人履历中,都频繁出现一个名字:大基金。

时间回溯到2014年,当年6月国务院发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明确要设立国家产业投资基金。主要吸引大型企业、金融机构以及社会资金,采取市场化运作,重点支持集成电路等产业发展,促进工业转型升级。

同年9月,大基金成立。丁文武、路军、高松涛、杨征帆等都是那一年从各自岗位汇集到了大基金,后因大基金使命原因,大量接触投资芯片企业,与紫光的赵伟国、刁石京等人也时有接触。原本天南地北的几个人,终于有了交集。

公开资料显示,大基金采用双层管理架构,第一层是大基金,从家战略和产业发展方向把握,对重大项目的核准、政策及重大问题的协调推动、各股东方权益的保障与平衡等层面进行全面管理;第二层是委托华芯投资作为基金的唯一管理人,即对基金进行投资管理。基金公司与管理公司之间,通过委托管理协议,界定各自的权利义务,实现所有权和管理权的分离。

丁文武曾于2017年对外解释过大基金与华芯投资两者的分工:在项目投资决策方面,管理公司设立投资决策委员会,一般项目管理公司通过了投资决策就可以投资,而重大项目还需基金公司董事会进行核准。

大基金由国开金融、中国烟草、亦庄国投、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科、紫光通信、华芯投资等企业发起,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实施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

大基金目前有一期、二期。据国泰君安统计,大基金一期募资规模为1387.2亿元,撬动社会资金超过5000亿元。二期注册资本 2041.5亿元,有望撬动万亿资金。天眼查显示,大基金共计投资出手110次。据中信建投研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大基金二期共宣布投资38家公司,累计协议出资790亿元。

经济观察网记者梳理大基金8年来的投资情况发现,2020年以及之前几年,紫光集团是大基金重头投资的座上宾。2015年12月,大基金斥资45亿元入股紫光集团麾下紫光展锐;2016年12月,紫光集团联合大基金、湖北省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和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386亿元人民币建设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长江存储,时任紫光集团董事长的赵伟国任长江存储董事长,丁文武任副董事长;2017年3月,华芯投资作为大基金唯一管理机构与紫光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华芯投资对紫光集团意向投资500亿元人民币,重点支持紫光集团发展集成电路相关业务板块;2020年3月,国家大基金二期签署首个项目,还是紫光集团,大基金对紫光展锐投资金额约22.5亿元。

赵伟国掌舵紫光集团时期,紫光集团资产规模从2009年的13亿元,增长到2020年6月的2966亿元,尤其是自2014年至2020年间,大举并购,赵伟国也因此得到“芯片狂人”的称号。2015年斥资25亿美元收购新华三51%股份,38亿美元入股全球存储巨头西部数据,6亿美元入股半导体封测厂商台湾力成科技。单2015年全年并购资金超600亿元。2016年,入主武汉新芯后又联合其他公司成立长江存储,计划总投资1600亿元;在武汉、成都、南京设立了三大半导体制造基地,计划总投资超过700亿美元。

紫光集团不仅在芯片领域大举并购,还在房地产、小罐茶等非芯片领域四处出击。2018年,小罐茶公司的新股东里经过穿透后,有赵伟国的健坤投资身影,当时的紫光高管李禄媛、龙涛为股东的投资公司也在投资股东之列。

早年间从投资房地产、能源等领域起家的赵伟国,掌舵紫光集团后,并未放弃这个领域,而是继续加码。2016年,紫光集团旗下地产平台紫光置业更名为紫光科技服务集团,并开始陆续在北京、南京、武汉、成都、苏州、厦门等一二线城市开发紫光科技园区项目。2019年12月,紫光集团、紫光股份、紫光国微及紫光科服以联合体身份耗资66.09亿元摘得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地块。

不过,也正是因为四处并购、投资耗费资金过大,负债率连年高企。2021年,紫光集团出现债券违约,后引爆债务危机,进入破产重组。同年8月,进入紫光三年多的刁石京离开紫光,去到一家名叫天数智芯的国产GPGPU厂商出任董事长。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告诉记者,紫光的问题在于没有沉下心来攻克尖端技术难关,而是越来越多元化地进入一些低效率领域。同时,为了多元化,它不断举债,从而资产越来越重。

“想要赚快钱,但钱不好赚。多元化业务赚少赔多,最终多元化业务变为吞金兽,需要不断的输入资源去推动业务发展,从而无法自拔。”盘和林认为,其实这也并非紫光集团一家的问题,尤其近几年,很多芯片公司的核心目标是拿到更多的资源,比如政府补贴,银行融资,高估值的股权融资,而在研发落地方面往往缺乏耐心,更多利用流量思维而非产品思维来做芯片半导。“他们的成果往往存在很强的目的性,而并非为了解决半导体行业的具体问题,或者说,有很大一部分半导体企业的半导体研发,是面子大于里子。”

值得关注的是,大基金二期投资最多公司不再是紫光集团,而是中芯国际。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7月至2021年底,大基金出资与中芯国际成立中芯深圳、中芯京城、中芯南方等公司,并参与中芯国际科创板上市招股,投资金额超过300亿元。

再出发?

一位芯片设计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大基金被业内看做点金之手,“投谁谁涨。”大基金的掌舵者,更是半导体行业座上宾。

高松涛的落马,被外界视为芯片反腐开端。2019年12月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高松涛在2017年任职期间卷入了一起与上市公司汇顶科技有关的内幕交易案,将大基金受让汇顶科技减持股份的事项,透露给曾在工信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工作、与高松涛曾为直接上下级关系的王萍。作为华芯投资副总裁,高松涛全程参与了大基金受让汇顶科技股权事项的筹划、决策、执行等相关工作。

一位接近华芯投资的半导体产业投研人士对记者透露,2017年,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董秘王丽曾于当年9月中旬与高松涛在深圳会面,几日后他们还曾前往北京,与路军见面。直到当年9月26日,华芯投资才确定将汇顶科技的投资项目立项。

至于丁文武、路军、刁石京、赵伟国等人被调查的原因。有媒体报道称,赵伟国可能涉及其个人所控公司和原紫光集团旗下公司之间利益输送相关,比如设备采购、装修工程等未经公开招投标的问题。而杨征帆被调查与路军有关,涉及芯鑫融资租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芯鑫融资租赁”)财务问题。不过,目前上述原因并未有官方信息披露以及确认。

天眼查显示,大基金是芯鑫融资租赁股东,持股6.6562%。路军自2018年6月至2021年8月,一直担任芯鑫融资租赁董事。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注册资金约132.1亿元,是一家集成电路产业融资租赁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芯鑫融资租赁曾先后为中芯国际、长江存储、紫光展锐、长电科技、中微半导体、沈阳拓荆等一批产业龙头企业和项目提供金融服务。截至2021 年末,公司总资产规模近615 亿元,累计实现投放1289 亿元,70%以上投向集成电路及半导体领域。

丁文武被调查前,担任大基金总经理。从业8年,从投资回报看,丁文武带领的大基金创下过辉煌业绩。大基金共有两期,第一期已经于2020年起陆续减持退出。截至2020年底,大基金投资的A股公司共有28家,其中直接持有股票的上市公司有24家。当时大基金对28家公司的投资盈利(浮盈)全部为正。其中,单笔投资浮盈幅度最高的超过30倍,最低的也接近50%。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21年后,有3家大基金持股半导体公司已经上市,另外还有11家正在上市路上,有的完成上市辅导,有的成功过会,有的通过注册。

2020年大基金陆续减持套现。彼时,大基金一期投资的上市公司,以2020年4月10日收盘价来计算,投资回报率超过100%有8家。其中,大基金对中微公司的投资浮盈及回报率最高,投资浮盈为137.68亿元,回报率达到28.68倍。

大基金的良好业绩与2019年8月后半导体板块股价不断上涨的大趋势息息相关。科创板推出后,越来越多的半导体公司成功上市,并且股价一路飘红。2020年下半年,多家半导体公司市值破千亿大关,其中包括中芯国际、韦尔股份、汇顶科技、中微公司、兆易创新、澜起科技、三安光电、北方华创、卓胜微等芯片企业。其中仅有韦尔股份、澜起科技、卓胜微不在大基金投资范围内。

即使不是大基金直投,蹭上大基金概念的公司也能股价暴涨。2020年3月11日,泰晶转债价格两天内翻倍。那时候,泰晶转债正股泰晶科技参与了紫光展讯、紫光展锐等芯片方案商的同步设计开发,当时传出了大基金投委会通过对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的消息。

自2020年开始至今,大基金陆续大规模减持,2021年减持频次最多,几乎每个月都会传出减持消息。截至目前,大基金已经减持及计划减持汇顶科技、国科微、三安光电、兆易创新、晶方科技、太极实业、通富微电、华润微、北斗星通、长电科技、瑞芯微、雅克科技景嘉微、长川科技、万业企业、安集科技等多家半导体上市公司的股份。

“这几年芯片行业成了风口,二级市场也追捧,但真正能打的公司就那几个。”一位在半导体行业从业10年以上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分析,以大基金为首的半导体投资,现在回看仍是短期行为为主,并没有投出真正有核心价值的半导体企业。

曾经市值千亿元的龙头半导体公司汇顶科技,8月4日市值仅剩最高时的七分之一,兆易创新股价腰斩。截至8月4日,国内半导体市值千亿元以上公司仅有中芯国际、韦尔股份、北方华创等少数几个,对比国外三星、英伟达、英特尔,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台积电的数万亿元市值,国内半导体公司仍有较大差距,芯片“卡脖子”问题依旧存在。

面对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提出的目标,即到2020年,16/14nm制造工艺将实现量产。2030年,集成电路产业链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一批企业进入国际第一发展梯队,实现跨越发展。

一位芯片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2020年目标原本比较保守,虽然基本实现了。但在遭遇美国封禁和限制的当下,我国的半导体产业需要重建生态,想要达到2030年的目标,还是很难的。

兴橙资本冯锦锋在南沙国际集成电路产业论坛投融资论坛上谈到,“大基金启动,使整个社会真正兴起了投资热潮。”之后,中国的芯片企业享受了三五年市场红利。需要明确的是,“资本红利和市场红利在接下去的5-10年都在变小。”

8月3日,广汽资本总经理袁锋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中国的芯片创业公司太多了。”不单是因为频繁有芯片创业公司找来,袁锋说,在企查查等平台上一搜索,中国芯片创业公司每半年增加一倍,他笑称这为又一个摩尔定律。

一次与广汽新能源方面碰头工作时,有人向袁锋吐槽,2021年上半年的痛苦是缺芯,下半年的痛苦是“一天恨不得接待10家芯片企业,也不知道哪家好。”

在冯锦锋看来,从设备到材料,再到制造、存储以及设计多方面,“中国大陆是唯一一个没有亮点、没有强项和特长的。”当然,换个角度看,中国在上述每个领域的国际竞争力都有提升的空间和更多可能。

一位国字号基金投资经理最近有些迷茫,他说,“主要是因为现在行业处于一个相对低迷的状态。”对于大基金不少高管被调查,他表示,“我理解的是,在整个芯片相关产业的投资过程中,更应该关注合规和风控的要求。”对于近期行业内发生的一波儿动态,袁锋觉得,无论从产业整体发展还是长远视角看,“是好事儿。”

盘和林对记者表达他对芯片反腐的看法时说,“反腐是必须的,要将半导体行业的虚伪,面子,形式主义都扯下来,剩下脚踏实地的研发,工艺积累。没有谁能够一步登天,研发半导体需要从人才培养开始,一步一个脚印。”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冯庆艳经济观察报部门主任

TMT新闻部主任
关注TMT(科技/媒体/电信)领域的重大事件。擅长调查、深度及人物报道。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