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头条】硅谷银行危机“魅影”

作者:欧阳晓红 蔡越坤万敏 梁冀 2023-03-18 00:05

市场在害怕什么,政策层面又慌张什么?从硅谷到瑞士,那个“魅影”挥之不去……一场裹挟着市场情绪、摇摆预期、监管“灭火”的银行业“信心危机之战”扑面而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欧阳晓红 蔡越坤 万敏 梁冀  市场在害怕什么,政策层面又慌张什么?从硅谷到瑞士,那个“魅影”挥之不去……

3月份的欧美银行业危机乌云笼罩,风声鹤唳。

美国硅谷银行(SiliconValleyBank,以下简称“SVB”)和签名银行(SignatureBank)出人意料地相继关闭并被接管后,即使美国政府罕见在第一时间承诺保护银行存款,暂获喘息的市场并不安定,尤其是金融股,演绎了过山车一般的行情。

3月15日,瑞士信贷(CS.GN)股价创史上最大跌幅,市场担心危机蔓延至大西洋对岸的欧洲。

同日,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第一共和银行(FirstRepublicBank)正在考虑包括出售在内的战略选项,让恐慌情绪卷土重来。

3月16日,市场好消息频传。瑞士信贷称将从瑞士央行流动性工具中筹资至多500亿瑞士法郎;摩根大通认为美联储的紧急贷款计划可能会向美国银行系统注入多达2万亿美元的资金;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集团和富国银行等美国大行同意向第一共和银行注入300亿美元的流动性……

坐不住的瑞士央行、英国央行亦相继表态,严阵以待SVB倒闭可能引发的外溢冲击。无论是机构“爆雷”还是政府或行业“驰援”,均可谓迅雷不及掩耳。

一场裹挟着市场情绪、摇摆预期、监管“灭火”的银行业“信心危机之战”扑面而来。

瑞士百达财富管理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杜泽飞(FrederikDucrozet)认为,各国央行在监测美国银行业危机的溢出效应时或会更加谨慎,“近日美国银行业的流动性事件,导致全球宏观前景和利率周期戏剧性地重新定价。”

风暴眼中的银行各有各的问题,但它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倒下”,可能并非偶发事件;与SVB倒闭背后游移的那个“魅影”有关。

美联储加息是否导致经济衰退尚难定论时,仅48小时,堪称美国银行业“优等生”、可谓创新生态系统内外投资者之首选金融合作伙伴的SVB轰然倒下。因为资产(久期)错配,因为流动性危机(420亿美元的挤兑),因信息“泄露”引致大面积恐慌;但这只是表象。倒在金融紧缩周期下的SVB,自我救赎失败,黯然离场;其中,既有国际评级机构“失职”、巴塞尔Ⅲ监管漏洞之惑,也有SVB资产负债表骤扩骤缩“失控”肇因。

高利率高通胀时代来临,货币之“水”退潮后,曾经的“雷”及风险隐患亦渐趋暴露;市场主体对此可能没有做好应对准备,尽管政策层面表态银行体系有韧性,流动性无忧;时间将会给出答案,没人能准确预测到下一场危机会从何处开始。

复盘

这个时刻将被载入史册。美东时间2023年3月10日,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宣布接管硅谷银行。加州金融保护与创新部门的结论是“硅谷银行被接管的理由为流动性不足和资不抵债。”

3月8日,硅谷银行的母公司硅谷银行金融集团(SVBFinancialGroup,NAS-DAQ:SIVB)公告通过普通股融资12.5亿美元,通过存托股融资5亿美元。

此外,硅谷金融集团还和投资机构GeneralAtlantic签订了协议,以普通股融资的方式认购5亿美元。融资合计为22.5亿美元。

当日早些时候,SVB还宣布完成了所有的可供出售证券组合约210亿美元的出售,将会在2023年第一季度造成约18亿美元的税后损失,损失约8.6%。

一家银行的集团母公司冒着浮亏的损失紧急筹资,这对市场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人心浮动,人们开始猜测,它是否遇到了巨大的流动性缺口?公告发布后,SIVB收盘价跌幅超过60%,盘后股价又跌超过20%。美国六大银行跌幅在4%-7%之间。

尽管硅谷金融集团可出售证券带来的实际损失不到10%,但令人担忧的是2022年持有至到期资产公允价值低于账面价值,持有至到期资产中超过90%为MBS(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相关,占总资产比例上升超过20个百分点。

市场慌了,SVB融资路演时披露的数据也“泄露”了重要信息。按照思睿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洪灏的话说,如果不是路演披露,市场并不知道详情。闻之,市场认为硅谷银行快破产了,更加速挤兑。“挤兑”对银行而言,极为致命。加州金融保护和创新局称,仅在3月9日这一天,储户和投资者对硅谷银行的取款总额高达420亿美元。当日硅谷银行股价跌幅超60%,市值蒸发94亿美元,创历史最大跌幅。

截至去年底,在美国排名第16大银行的SVB,拥有约2090亿美元的资产和1754亿美元的存款。而一个月前,即2月14日,根据“增长、信贷质量和盈利能力”等评选指标,硅谷银行位列福布斯“美国最佳银行”100家最大上市银行中的第15位。

逻辑上,“由于硅谷都是大客户,存款远超25万美元,因此硅谷银行95%以上的存款不适应于美国存款保险上限25万美元的保护条款。”洪灏称。“Heyguys,youguysaren’tanswer-ingmycalls,Ineedtogetmymoneyout。”(你们的电话打不通,我要把我的钱取出来。)3月10日晚间,一位用户在社交媒体上的硅谷银行官方账号下发文,并配上哭泣表情。

倒闭前一天的硅谷银行还是“优等生”,却无奈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二大倒下的银行,仅次于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破产的华盛顿互助银行,也是金融危机之后最大的银行风险事件;基于硅谷银行的特殊性与重要性,尤其是其“搭建”的创新生态系统,SVB的倒下,对全球创业创新领域而言,或是一次信仰重创。

歌斐资产宏观策略研究董事负责人范彦君分析称,业务上硅谷银行与科创类企业深度绑定。硅谷银行没有零售业务,两大主营业务是为私募股权及风险投资(PE/VC)提供资本催缴信贷以及为初创企业提供信用贷款。其客户主要来自科学技术、生命科学、医疗保健、高端消费、PE/VC等科技初创领域。

按照硅谷创业孵化器YC之CEOGarryTan的话说,硅谷银行的后果可谓“初创企业的灭绝级别事件”,YC三分之一的投资组合公司,约一千多个Startup(初创公司),所有钱都在硅谷银行,如果不能及时提款,根本发不了工资和支付房租。

为避免科技公司可能出现的“灭绝级事件”,截至当地时间3月11日下午,约125家风投公司(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签署了一份支持硅谷银行的声明,表示过去两天发生的事件“令人深感失望和担忧”,如果硅谷银行被另一个实体收购,投资者将继续与硅谷银行保持关系。

3月12日,美国财政部、美联储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罕见发布联合声明。针对此次银行业危机宣布了一项新工具——银行定期融资计划(BTFP)。这项新的融资工具旨在解决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迅速收紧所引发的问题;承压银行可获得与债券面值(而非市场价值)相等的贷款。

3月16日,美国财长耶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银行们对第一共和银行的存款支持,证明了银行体系的韧性。美联储随时准备向符合条件的机构提供流动性。

诚然,美国政府出手、美联储的“托底”,SVB储户存款目前应无忧,但潜在负面影响,背后的那个黑色“魅影”总令全球金融市场不寒而栗。

政府机构及监管当局的及时“兜底”更暗示:金融体系暂无恙,但市场如此脆弱,情绪(挤兑)一触即发,安抚之外,是否银行体系存在监管漏洞?需要重新制定流动性规则?长期低利率与低通胀环境下,鲜有人考虑“双低”金融环境剧变后,会发生什么;比如,长期债券价值下跌后,银行可能遭受的损失等。

肇因

让市场无比恐慌的黑色“魅影”,到底“长”什么样?“本质上,此次硅谷银行事件是典型的在金融紧缩周期下,叠加科技创投产业周期下行和估值双杀,以及银行经营管理中出现的资产负债管理风险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导致的流动性危机。”范彦君告诉经济观察报,金融扩张周期下,MMT(现代货币理论)政策下的流动性过剩和“资产荒”现象带来了科技创投类企业繁荣以及与之相关的金融机构的快速扩表;而在金融紧缩周期下,持续的负息差是目前美国银行业面临的普遍问题,尤其是SVB事件之后,储户可能会陆续将存款转移到其他大型银行,对于资产没有足够分散的中小银行而言流动性风险不容小觑。

其次,在巴塞尔Ⅲ的监管漏洞下,看似资本充足率非常健康的SVB实则存在极大的经营隐患。一是在负债端行业高度集中情况下本来发生挤兑风险的概率就要比一般银行更大;二是资产端相比其他银行不具备吸纳优质贷款像房贷、车贷的情况下,只能选择现金或是有价证券,进而对货币政策的误判使之大规模持有了美国国债和MBS,并且之后也没有及时使用衍生工具对冲利率风险,相比大型银行来说,风险管理能力较为薄弱。

而且,此次事件另一个令人疑惑的重点在于标普、穆迪等国际评级机构并未事先调降SVB的信用评级。

范彦君分析,这与评级机构所采用的评级方法相关,对于银行评级主要是两个层面,一个主权评级下给出的定性判断;另一方面是银行的基本面信用评级,主要针对银行业务能力、资本充足率和盈利能力、风险能力、流动性和融资能力四个因素给出评级。其中资本充足率是考虑银行经营稳健性的重要指标。

截至2022年12月31日,计入出售资产的冲击以后,SVB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9%,巴塞尔Ⅲ要求的最低资本充足率是8%,总资本充足率是14.7%,高出监管要求4.2%;硅谷银行金融集团(SVBFG)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5.6%,比最低监管要求高出7.1%,比同行业均值高出4.4%;总资本充足率为16.4%,比最低监管要求高出5.9%,比同行业均值高出3.6%。从资本充足率角度来看,SVB抗风险能力和应对金融危机的能力是相对较高的。

而在巴塞尔Ⅲ的监管要求下,据范彦君观察,实则是放宽了对于高评级债券的RWA(风险资产计量权重),次贷危机之后,巴塞尔Ⅲ监管要求提高了对于低评级资产的资本充足率,相对降低了高评级债券的资本要求,同时在流动性覆盖率方面的要求对于高评级债券也是相应放宽的。在SVB持有的260亿计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AFS)的资产中,其中66%的资产为国债,其余是高评级住房抵押证券,持有资产非常保守。而其余的计入持有至到期投资(HTM)的证券资产中也多为高评级住房贷款抵押证券。

因此在计算资本充足率时对于风险资本的占用非常低,为SVB节省了大量资本金,从资本充足率和流动性方面看,经营风险是非常低的。

不过,常识判断,定位商业银行的SVB却做了投行的事;其没有做好投资组合之风险对冲管理,未锁定利率风险。如前浙商银行行长、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晓春所言,凡是一家正常经营的银行都不会把资产端都买证券的;SVB对不稳定的负债结构未进行有效管理;资产结构也非常不合理。其表示,当然,“一家银行面对如此高比例的流动性极强的存款,如何保持银行的流动性、安全性和效益性是极具挑战的。”

若细究之,会发现硅谷银行“不归路”始于疫情期间货币宽松及自身投资策略。如果说由于美联储持续加息(自去年3月以来,美联储连续8次加息、累计加息450基点)导致资金成本变贵,即低利率时代终结等是诱因;那么,实质上,还是SVB自身的资产期限错配未管理好风险,投资策略过于激进,是风控管理之失策。

SVB的资产负债表扩张之路,诸如“大放水”期间,受益于宽松的流动性,硅谷银行资产负债表快速扩张,截至2022年一季度,其吸收存款规模一度增长了221%至1981亿美元,总资产也增长了210%至2204亿美元。

据国金宏观赵伟团队观察,负债端,硅谷银行66%的存款均为活期存款,而资产端,其将新增规模的70%用于购买可供出售金融资产(AFS)和持有至到期投资(HTM),仅24%用于发放贷款,导致了期限错配问题。2022年3月以来,在美联储加息的同时,硅谷银行资产的久期也在拉长,AFS、HTM平均久期年限分别从2.4升至3.6、4.1升至6.2,加剧了期限错配风险。

而无风险利率的大幅抬升,导致美债、MBS价格的快速下跌;美债、MBS分别占到硅谷银行AFS和HTM的62%和75%。截至2022年末,硅谷银行AFS与HTM分别浮亏25亿美元和152亿美元,合计浮亏177亿美元,超过其所有者权益的163亿美元,风险一步步积蓄。

最后从美国经济周期本身来看,范彦君认为,市场之所以有美国经济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之辩主要在于其经济结构在2022年出现的显著失衡,一方面是消费复苏带来就业和薪资的螺旋式上升使得宏观数据非常亮眼,另一方面是科技产业下行周期叠加加息环境下带来的估值和盈利双杀使得经济预期结构性走弱都使金融和科技类板块估值不断重估。

诸多不确定性叠加因素大致可勾勒出SVB背后的黑色“魅影”。其实,SVB的倒闭并非毫无征兆。SVB爆雷和SilvergateCapitalCorp突然倒闭几乎同时发生,尽管它们之间关系不大,但客户恐有交集。后者客户主要是加密货币企业,其问题始于去年挤兑潮,当时,其客户为抵御FTX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倒闭而纷纷抽离资金。正如今天SVB发生的一切。Silvergate因储户提现而贱卖资产,最后宣布破产清算。

而在SVB问题公开前,美国银行股已经承压——因为,利率的上升令储户可以随时转投能提供更高利率的银行。换言之,金融机构似乎没有做好步入高利率时代的准备。

至于未来,“止血”之后,谁给SVB“造血”均是未知数。

冲击波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硅谷逐渐成为美国创业者的乐园。针对科技企业的金融需求日益上升,硅谷银行于1983年应运而生。

公开信息显示,硅谷银行作为美国服务创投圈的专业性银行,在新兴科技行业研究耕耘超过30余年,至今已经帮助过30000余家初创企业进行融资,与全世界600家风险投资机构,120家私募股权机构有直接业务往来。在初创企业信贷市场占有率超过50%,是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

硅谷银行金融集团是硅谷银行的控股集团。该公司是美国唯一一家服务于新兴成长型市场和中间市场成长型公司的银行集团,专注于信息技术和生命科学等高成长性行业,为市场中企业、个人与投资机构提供个性化的融资方案。

硅谷银行金融集团除经营商业银行业务的硅谷银行外,旗下其他子公司还包括SVB资本公司、SVB资产管理公司、SVB财务顾问公司、SVB分析公司、SVB证券公司、SVB环球金融公司等。

SVB倒下,全球创投圈惊魂。“硅谷银行‘死’了,创新怎么办?其构建了全球创新创业生态圈,它对创投圈、科技圈来说,几乎是信仰般的存在……”一位身处美国硅谷的创投圈“大V”不无感叹。

从硅谷银行“出事”的那一天起,在国内社交平台上,许多在美国创业或工作的普通人纷纷发布自己亲身经历的惊险时刻。北京时间3月11日,一位IP属地为美国的网友展示了自己收到的CEO邮件截图,她在发帖中说,“早上起床看到SVB倒闭的消息还感叹现在世道太不稳定,储户也太倒霉了。结果上班以后就收到了CEO发的邮件说公司的钱全都存在SVB里……”在她的发帖评论区里,不少身在美国的“打工人”也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我们公司说感谢SVB当初对我们态度不怎么好,所以我们没用他们。”“早上收到某平台的广告,说是cash都在SVB里,现在库存所有东西6折大甩卖。”“我们公司今天倒闭了”……

到了3月14日,这位网友更新了主页发帖,说再次收到CEO邮件,政府准备接盘(指SVB),现金也能取了。她上班时面试了实习生,公司也没有裁员的意向,“Jobsecuritycrisis”暂时应该解除了。

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末,共有528家机构投资者持有硅谷银行股票,合计持有市值109.54亿美元。其中,全球最大公募基金先锋集团的持股数量最多,持股市值高达15.32亿美元;贝莱德、摩根大通、景顺等知名全球投资机构也大量持有硅谷银行的股票,持有硅谷银行市值均超亿美元的机构投资者有28家。目前已有不少巨头确认受波及。如当地时间3月10日,美国知名投资人“石头姐”的上市公司美国流媒体服务商Roku在向美国证交会(SEC)递交的文件中称,26%的现金储备都存放在硅谷银行。

美国智能支付平台Bill.com表示,约有3亿美元现金或现金等价物存放在硅谷银行。公司不再使用硅谷银行为客户处理支付交易。稳定币巨头Circle确认,该公司约400亿美元的USDCoin储备中,有33亿美元在硅谷银行。这令投资者担忧,与美元挂钩的USDC3月11日一度跌至90美分。“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确认,其30亿美元现金中的5%存在硅谷银行。

SVB危机恐蔓延至英国。3月10日,英国央行公告称,英格兰银行打算向法院申请将英国硅谷银行有限公司(SVBUK)置于银行破产程序中。

硅谷银行的倒下,也迅速传导至国内的创投圈。

3月11日,位于北京的一家创投基金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受硅谷银行事件牵连,国内个别VC(VentureCapital)机构在硅谷银行仍有存款或者其他相关业务,正忙着处理资金问题。

“还没投资就损失了,VC机构也不好跟出资的LP(有限合伙)机构交代。”上述人士一度感慨。他认为,该事件首先可能会直接影响个别在硅谷银行开设账户并有存款的机构;第二,对于国内的创投机构而言,短期内在美国进行投资时也会更加谨慎;第三,短期内,可能会出现项目投资退潮期。

一家主要关注早期与成长期企业的创投机构人士称,由于硅谷银行主要与科技型初创企业和VC/PE基金业务合作较多,作为重要的资本融通银行,此次硅谷银行关闭影响对以科技企业为主的资产端和创新资本为主的资金端冲击巨大,并已经造成一定程度的金融挤兑风险。“虽然SVB主要服务于美国客户,但由于很多在中国投资的美元基金也将托管账户开立在硅谷银行,因此,势必为将上述风险外溢至中国本土投资市场。或将进一步挫伤美元基金在中国市场的活跃度。”

另外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创投机构合伙人向记者表示,美国硅谷银行是世界上很著名的一个风投机构,作为LP,在中国也参投了一些基金或者创业企业。美国硅谷银行的关闭也会影响到在国内所参投的基金或者企业后续的正常募资。

该合伙人称,硅谷银行破产后可能牵连到国内其曾投资的基金或者初创企业。比如硅谷银行作为LP参与国内一只基金的投资,一般选择分3期或者4期付完,而硅谷银行关闭后,后面原计划投资的资金也无法顺利投资。这也会进而影响到所投基金或者初创企业的下一阶段正常投资。

根据Wind查询,2017年以来,作为投资方,硅谷银行参与投资了超过5家融资企业。

其表示,硅谷银行更加热衷于投资TMT,或者行业热点,但是这类型项目最终产生回报的很少,很多都处于亏损状态。当下创投圈跟风型的投资时代已经过去,创投机构在投资时更加注重回归商业的本质,回归理性,踏踏实实看企业实际项目经营情况。

硅谷银行爆雷风险也传导至国内的上市公司。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3月10日以来,A股有近百家上市公司在互动平台回应投资者是否在硅谷银行开立账户以及存款是否有受到影响。

例如,3月13日,天津九安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002432.SZ)公告,公司及子公司在硅谷银行的存款金额占公司现金类资产及金融资产总额的比例约5%。

FDIC通常只能保护25万美元的存款,超过该额度的储户资金将不会得到充分保证。现在,美联储出手了。存款逾25万美元的SVB储户,包括惊魂未定的创投圈和科技圈巨头似乎等来了希望。

3月14日,九安医疗公告称,公司在硅谷银行的存款已可以全额使用,并未受到损失。

除了九安医疗,A股数十家上市公司则主动公告“公司在硅谷银行无账户和存款。”

上述创投机构们的担忧紧张情绪趋缓,但放眼全球市场,风险警报也许尚未解除。

SVB只是开始?

各种猜测接踵而至,2008金融危机再现了吗?SVB之后,下一个是谁?

伺机而动的空头也在行动。市场消息称,3月10日晚,对冲基金开始对第一共和银行(FRC)、SignatureBank(SBNY)、ZionsBancorporation(ZION)、KeyCorp(KEY)与TruistFinancialCorp(TFC)建立庞大的沽空头寸。

截至2022年Q4,根据FDIC统计,美国银行业可供出售金融资产(AFS)有2795亿美元未实现损失,到期投资(HTM)有3409亿美元未实现损失。总资产规模前100的银行中,施瓦布银行、硅谷银行、夏威夷银行等HTM未实现损失占总资产规模比重高到50%。

3月16日,有消息称,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第一共和银行正在考虑包括出售在内的战略选项。

市场更慌了:金融海啸预警是否响起?SVB倒下之后是SignatureBank,瑞信会否成为下一个SVB?类似问题似乎很严重。

全球对冲基金巨头桥水创始人达利欧认为,硅谷银行发生的事件,是典型的短期债务周期泡沫破灭的景象。他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硅谷银行倒闭仅是短期债务周期泡沫破灭的开端。

中金公司点评称,硅谷银行事件,影响不可低估,还要判断这次事件是否会变成一次系统性危机。

国金宏观赵伟团队不认为SVB事件会引发系统性风险。诸如,硅谷银行虽为美国资产规模第16大银行,但其体量远低于雷曼兄弟银行,当下1955亿美元的总负债规模远小于雷曼兄弟银行2008年Q1的7612亿美元;同时,硅谷银行负债端以存款为主,同业存单、债券等债务规模仅193亿美元,远低于雷曼兄弟银行的1296亿美元。此外,当下硅谷银行底层资产美债、MBS相对健康,无底层资产抛售恐慌下的风险蔓延之虞。

美联储转向与否

硅谷银行“猝死”事件仍在发酵之中;有人哭也有人笑,还有人在观望。

一位币圈投资“大V说”,硅谷银行的倒下乍看是超级利空,细思量,其实是利好,特别是对美国科技股和比特币——美联储终于有了停止加息与缩表,甚至开始降息的理由。《华尔街日报》记者NickTimiraos指出,隔夜周五的非农数据并不会改变美联储官员对于经济前景和加息的判断,但硅谷银行倒闭引发的风波却大幅打消了市场对于50基点加息的预期。

3月10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2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为31.1万,预期22.5万。暗示美国就业市场依然强劲。但同时公布的失业率升至3.6%,预期和前值均为3.4%。

最新公布的美国2月份CPI数据基本符合预期。景顺亚太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认为,其不太会造成美联储向某一方向倾斜。他相信,2月份“温和”的CPI为美联储继续收紧政策提供了强有力的理由。

不只是创投圈惊魂之外,华尔街投资者们也不无担心——SVB爆雷或威胁到更大范围内的金融稳定。他们目前更倾向于3月只加息25基点。但当前“资产规模2000亿美元的银行因为流动性问题倒闭”这事是否足以引发美联储转向尚无定论。

下一步,“美联储需要在通货膨胀、经济增长和金融风险三者之间取得平衡,或加剧短端利率定价的波动,进一步抬升期限利差倒挂幅度。”国金宏观赵伟团队认为,从CDS(信用违约掉期)利差、金融条件、货币市场流动性、货币市场利率等角度来看,当下美国金融市场环境仍较为稳定,暂无“流动性冲击”向“流动性风险”演化之忧。

现在,“各国央行在监测美国银行业危机的溢出效应时或会更加谨慎。”FrederikDucrozet称;并预计美联储将继续加息25个基点至4.75%到5.0%区间,但之后会停止加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可能会为了证明暂停加息的合理性,而再次重申货币政策的滞后效应,加上最近的事件也表明了更多的紧缩政策正在向实体经济蔓延。

事实上,日前,美国国债10年期与1年期及10年期与2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的峰值均超过了120基点(bp)。历史上,当利差超过100bp,美国经济没有一次能够逃逸衰退。这次会是例外吗?

范彦君告诉经济观察报,对美股市场影响来看,一方面市场“期盼”已久的衰退可能会在一波三折之后终将到来,并且加剧了硬着陆的风险,美股在情绪面的影响存在进一步调整风险;另一方面SVB虽然不属于美国系统性银行,但其金融风险的传导效应短期内不会消失,由于涉及全球性的基金投资,SVB的影响已经超过了它本身规模的影响范围。

而美联储的紧急“出手”也印证掣肘全球创新创业发展的SVB冲击波不容小觑。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