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饶宗颐:一颗安放好自己的灵魂

作者:傅斯鸿 2018-02-13 11:58  585

真正的大师所能让人们纪念的,也只有那一颗安放好自己的灵魂。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傅斯鸿/文 2018年2月6日凌晨,著名国学大师饶宗颐逝世,享年101岁。

饶宗颐先生的离世,一如一年多以前周有光先生的离世一样,让人们在感慨大师远去的同时,也在搜寻着自己的知识记忆里,那些与大师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关联。与大多数人不知道周有光先生对于汉语拼音的贡献一样,人们对于饶宗颐先生也颇感陌生。除了耳熟能详的“南饶北季”之外,似乎难以找寻到有关这位学术大师的更多印象了。

这也并不奇怪,因为饶宗颐先生长期在香港任教,所谓的“南饶北钱”或“南饶北季”的说法,也只是改革开放后的近几十年才逐渐成为共识。只不过,与钱钟书、季羡林的留学经历相比,饶宗颐先生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本土派。

如果按照现行教育体系来论,饶宗颐恐怕连初中都没毕业。然而,饶宗颐深厚的家学渊源以及此后通晓中外的学术研究,可以说在中国的古文字学、史学、哲学、艺术学等多个领域都建树颇丰,甚至被钱钟书先生誉为“旷世奇才”。

饶宗颐出生于广东潮州。饶家在潮州世代经商,富甲全城。饶宗颐的爷爷还曾担任过潮州商会的会长。饶宗颐的父亲饶锷,则是清末民初潮州的大儒,一座藏书多达十万卷的天啸楼,即是饶锷的私人藏书楼。因此,从小生长在一个儒商家庭里的饶宗颐,受父亲的影响极大,甚至在饶锷去世之后,其遗著《潮州艺文志》即由饶宗颐整理并刊发在于《岭南学刊》。

显赫的家世与渊源的家学,成为了饶宗颐走上学术道路的先天优势。在仅仅只念了一年省立中学便辍学之后,他受词学大师詹安泰的委托,入韩山师范学校代授国文,此后又入中山大学任广东通志馆专任纂修。由此,饶宗颐开启了自己的教员生涯,并在1949年之后,长期执教于香港中文大学,在学术道路上大放异彩。

正如季羡林先生对于自己“国学大师”这个称谓表示质疑时所说:“近年来,国内出现各式各样的大师,而我季羡林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然而,饶宗颐同样否认自己是国学大师。对于一个含糊不清的国学而言,饶宗颐更愿意使用“汉学”,而对于大师称谓,他则更愿意使用“学者”。

尽管自己一生的研究领域非常广泛,但晚年的饶宗颐更加钟情于老庄哲学。他也曾说:“人生在世,安顿好自己十分要紧。”这或许才是他在经历了整个20世纪的跌宕起伏之后,对自己人生下的一个结论。无论是年轻时经历战乱亦或是中年后在香港乃至世界的名誉,对于饶宗颐而言,无非都是给了自己一个安顿。这或许也是他在95岁高龄时还接受了西泠印社的聘书,出任空缺了6年之久的社长,所要表达的也正是给自己的安顿。

与大师同行,学到的不会是大师那广博的知识,而是那一颗能让自己安然释放的心灵。在季羡林先生去世之前,呈现出来的是围绕着大师的各种纠纷,而饶宗颐却让人们看到了一种更加平静的离去。

如今,“南饶北季”俱往矣。真正的大师所能让人们纪念的,也只有那一颗安放好自己的灵魂。

(作者系专栏作家)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经济观察网独家原创,经济观察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热门评论

评论数 0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