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腾大战,没有赢家

作者:任晓宁 2021-06-05 13:48

字节跳动发出指控腾讯封杀的52页长文后,腾讯一篇指控字节跳动的31页文档也在流传。双方3年战争中,暴露出的手段,令人触目惊心。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任晓宁  6月5日,头腾大战还在继续。这已经是今年以来第二次双方在公开场合交锋,也是2018年以来每年都会上演至少一次的熟悉戏码。

字节跳动发出指控腾讯封杀的52页长文后,腾讯一篇指控字节跳动的31页文档也在流传。

两家公司着急展示更多证据证明对方是一个有错误的公司同时,更多不体面的事情也随着浮出水面。

这场大战中,谁都不是赢家。

头腾彼此封杀

字节跳动与腾讯最大的矛盾点,是字节指控微信封杀抖音等产品。

经济观察网记者尝试分享抖音短视频内容到微信,的确不能直接转发。点击分享按钮后,抖音会提示“由于微信分享的限制,你可以通过上传视频或复制口令的方式来分享”,并直接自动下载该视频。

据字节跳动统计,从2018年4月11日,腾讯先后封禁抖音、西瓜、火山、飞书、多闪、飞聊6款字节跳动产品,共波及用户超10亿。

腾讯方面那篇指控字节跳动的31页文档中提到,字节跳动也在自己的平台上对腾讯“严防死守”,任何提到微信、QQ、微视等字样或链接的内容,通常逃不掉被“封杀”的厄运。

双方谁对谁错,口水战仍在继续。不过,一个耐人寻味的事实是,对待第三方时,无论是字节跳动,还是腾讯,都态度一致,齐心向外,不约而同在自己生态内有至高无上的解释权。前不久微信禁止小程序跳转APP时,去年抖音电商断链淘宝京东购物车时,都没有跟小程序创业者或电商商家提前打过招呼。

中小玩家无法对抗巨头,现在旁观看两个巨头互撕。

当然,最底层的还是用户,到目前为止,他们仍然是,想分享视频没无法分享,想跳转购物也没办法跳转,在平台的意志下,没有人能够对抗。

都喜欢以用户之名

用户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两家公司彼此指责对方的同时,都喜欢搬出为了用户的大旗号。

双方争执最为激烈的,是用户头像及昵称问题。2019年,字节跳动和腾讯为此打了一场官司,掀起了轰轰烈烈口水战,用户成为夹在中间的筹码。

当年3月,腾讯向法院申请了一份要求停止多闪和抖音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法律禁令。3月19日下午,多闪推送了一条“根据腾讯公司强烈要求,如果您多闪的头像昵称与微信、QQ一致,需要修改在多闪或微信、QQ上的头像昵称”的消息,引起用户争议。随后腾讯向经济观察网称,“纯属偷换概念的无稽之谈。”

腾讯对字节跳动的反击,也扛起了用户的大旗。之前多次封禁链接,腾讯的理由是为了用户体验。腾讯还说,抖音、多闪、西瓜视频、皮皮虾、今日头条(极速版)、飞书等通过微信平台上连续多年窃取用户关系链,并用变换分享口令等形式在微信平台诱导分享。

有律师告诉记者,从整个行业来看,字节跳动和微信之间不仅仅是用户头像和昵称的问题,“用户在选择关联自己的微信和其它APP的时候,被读取到的往往是超过昵称和头像对应的信息的,如果不对这种该行为厘清界限,进行规制,当有恶意的软件也采取这种方式的时候,对用户的个人信息的安全甚至财产人身等安全都是有风险的。”他希望能以该案为契机,进一步厘清平台方对用户个人信息权利的边界,规范行业行为。

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两家公司仍然在口水战之中,平台的权利和边界仍然没有厘清。

不体面的战争

双方3年战争中,暴露出的手段,令人触目惊心。

腾讯这份资料中罗列了今日头条的几大问题,包括通过H5诱导用户分享和下载头条App;搜索“马化腾”时,搜索第一位显示灵堂遗照图;恶意修改新闻标题,冒用新华社名义弹窗推送《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今日头条极速版因诱导分享、下载被停止访问后,拒不整改且变更域名予以对抗等。

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也多次在今日头条上指责腾讯。在去年腾讯和老干妈发生纠纷时,李亮发文称腾讯在招聘能影响高层话语权的局级干部,和副部级落马高管有特别关系,并提到2018年6月,因为一篇山东教师质疑腾讯的文章,多人被跨省抓捕和刑拘。

同在2018年6月,腾讯在公众平台声称遭遇“黑公关”,并向警方报案,其官方微博披露,多名涉案人员已被警方刑拘,部分嫌疑人潜逃境外。腾讯还放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奉劝那些践踏法律红线者,尽快投案自首。”

都不利于青少年

最新这次头腾大战,起源于腾讯副总裁孙忠怀对短视频的抨击,他认为短视频对青少年造成不良影响。李亮随后发文,提到了腾讯此前发布的一个游戏对未成年无害的报告,并对腾讯“科技向善”的行为提出质疑。

有意思的是,在指责对家的同时,腾讯和字节跳动却正在拼命发展自己指责的业务。

腾讯最近几年持续大力发展短视频业务,先后推出近20款短视频App,其中微信视频号去年日活已超过2亿。

字节跳动则自2018年之后大力发展游戏,无论是轻游戏还重度游戏,都是字节跳动看好的方向。2021年初以来,字节跳动投资的游戏公司有4家,其中最高花40亿收购沐瞳科技。字节游戏的最新成绩是,已经成为中国第6、世界第18的游戏发行商。

如果想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指责对方,两家公司都不够格。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前两天对记者说,中国互联网发展太快了,如果不对互联网行业进行有效规范,可能会搞垮下一代。他所指互联网,既有游戏,也有短视频、直播等。

目前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已经起诉腾讯游戏王者荣耀。接下来会不会起诉短视频?也未可知。

最终还是为了自己

归根结底,头腾大战都是为了自己。

6亿日活抖音需要10亿日活微信的流量,微信不想提供自己的流量给抖音导流。并且,微信还想发展自己的视频号。

在短视频领域,腾讯和字节跳动是直接竞品。除了短视频,在很多领域,两家公司都是竞品。

字节有抖音,腾讯有微视。腾讯有游戏,字节也有游戏。腾讯有微信,字节有多闪。腾讯有企业微信,字节有飞书。

一场大战,双方都不是苦主。不过,要是因此彼此不再封杀,彼此开放,对于两大平台上的用户,则是善莫大焉。

在国内互联网世界里,彼此封杀的不仅只有腾讯和字节跳动。去年12月28日,美团被披露,因取消支付宝渠道遭遇反垄断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立案审理。去年10月,抖音断链淘宝、京东,禁止平台商家挂上来自淘宝、京东的链接。更早之前,阿里与京东、拼多多因禁止商家在其他平台卖货起过多次口水战,百度被淘宝封禁,在百度上,无法搜索到淘宝上的商品。互相封杀不仅是线上,线下在物流行业,通达系也封杀了极兔快递。

移动互联网十年成长,各个APP逐渐成长为一个个独立的、彼此封禁的孤岛,每个APP都竖起了一座座高高的围墙。头腾大战越演愈烈,有没有可能在双方的孤岛和围墙之上搭建一座桥梁?

愿互联网世界早日打通。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任晓宁经济观察报记者

TMT新闻部资深记者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
联系邮箱:renxiaoning@eeo.com.cn
微信号:tangtangxiaomo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