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出差者惊魂6小时:酒店全满 困在地铁站

作者:郑淯心 2021-07-21 22:17

纤墨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她呼吁大家要冷静和勇敢,要团结,不要单独行动,要保持体力,要考虑到各种危险,尽量在保障自己生命安全的情况下等待救援。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郑淯心 7月21日,据中国铁局郑州局集团消息,截至7月20日17时,受持续特大暴雨影响,中国铁路郑州局管内普速陇海线、焦柳线、宁西线、京广线和郑西高铁、郑太、郑徐高铁部分区段封锁或限速运行,管内普速、高铁列车出现大面积晚点,停运、折返列车达155趟,晚点列车达836趟。

在大面积晚点中,纤墨在商丘站准备去郑州出差,一直到下火车均没有被提示郑州特大暴雨,或者建议其不要前往郑州,她对记者说,“这六个小时咋过的你们想象不到那种滋味,手机没电,没吃没喝,酒店全满,路上到处淹水不敢乱走,一阵比一阵下的大,来救我的接我的朋友车没法顺利通行,我一个人也没有伴,人生地不熟,困在五号线,哭了好几次,一点办法都没有,真体会到了天灾的感觉,后来心一横冒雨走吧,遇到两个顺路的男士,勉强撑一把伞,一路淌着水,走了有三公里,终于迎来接我的车,才顺利到家”。

现在,纤墨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她呼吁大家要冷静和勇敢,要团结,不要单独行动,要保持体力,要考虑到各种危险,尽量在保障自己生命安全的情况下等待救援。

以下是她口述的经历。

7月20日,我从商丘到郑州出差,买了G1902的车提前到了商丘火车站,我的车是四点二十分开车,我到了火车站发现火车基本都显示晚点,基本每个车晚点在六个小时以上,不晚点的车只有三趟,我这趟就在其中之一。

商丘站没有提示不要前往郑州,当时商丘不下雨,我看到天气预报郑州在下暴雨,只是以为比平时稍大一些,加上最近的天气预报变化有点快,我觉得到了郑州不一定还在下,也没当回事,火车站的工作人员也只说大雨有延误。

然后我顺利上了火车,当时还有庆幸自己的运气好,可以照常出差,从商丘到郑州大概需要一个小时,路上也没发现在下大雨,一直低头在忙,车上没有人讨论,车里也没有任何关于暴雨的提示。

路上很顺利,火车大概在五点十分到站,下火车的时候,到了车门大家都一阵惊呼,到站才知道,雨下的那么大,因为看到站台上的雨和瀑布一样,和来的时候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我的目的地是在沙口路,因为地铁不用出站,就选择了地铁出行,进地铁的时候也非常顺利,除了排队检查包裹的时候有点堵,因为要检验健康码,但也就花了一两分钟就很快进站,进地铁站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提示说不能进站。

我在郑州东站上车,大概走了四站,到了儿童医院站,这个车突然停了,车里广播说这个车要关闭运营,脱离工作,让大家先下车,但广播也没说换一辆车还是怎么样,只说让下车。

下车之后,地铁还一直停在原地没动,而且一直开着门亮着灯,大家就在原地等,大概在五点半左右,我和朋友联系一下,说被困在地铁站,朋友说你怎么现在来了郑州,很多车都泡在水里,外面的水已经淹到腰了,我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打完电话车还是没动,我等不及了,上站台问工作人员,去沙口路怎么转线,工作人员和我说这个车好了,我又马上下去了,上车之后,车明显晃了一下,车厢里面灯灭了一下,也没动,这个时候广播说地铁全线停运了。

我当时走不了的时候,朋友一开始建议我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周围酒店已经是全满。

图片12

图片为7月20日搜索酒店的情况 受访人提供

我所在的儿童医院站没有多少水,我出了站,想看看能不能出去有其他交通方式,地铁口站满了人,基本都是年轻人站着,有抱孩子的目前和老人就在能坐的地方坐着。

图片11

地铁口门口也没什么积水,我还往前走了两个路口想着坐公交车,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水没到了膝盖,路上人不多,下着暴雨视线不好,路上有几辆车已经熄火了,水里泡着连车轮子都看不到了,我不敢往前走了,又回到地铁站。

我在地铁站从七点一直待到了十点钟,手机快没有电,也没有卖吃的喝的,只能干等着,也没有人救援,地铁工作人员挺有耐心的,劝告大家不要着急,他们也陪着不下班,因为一般地铁站有关闭时间,昨天一直没有关灯和赶人,大家都在站台休息。

我当时情绪很崩溃,当场大哭,手机快没电了我很着急。我不是唯一情绪崩溃的,现场很多人在哭,周围人很着急,他们用问各种方式求救,有打电话求救找人来接的,有想找滴滴打车的,但几乎没有人来接。

图片13

这中间有人离单位或者家不太远,就尝试走回家,但是大部分还在原地。

我有个朋友想来接我,一直在绕路,绕了三条路,路上有深水的路段他都要避开,原本十几分钟的路程走了两个小时,所以我也想着朝着他能接到我的地方走走,我就跟在两个陌生人后面走,他们发现我一个女生跟在后面,主动和我说一起走,我们三个人两把伞,走的很慢,怕路上有井盖没盖上踩空淹下去,就这样一直走了三公里。

路上我看街上有不少倒地的共享单车,也有熄火的车都在路中间,路过超市的时候东西都卖空了。

当时的信念就是能走多远走多远,不敢停下,一路上最深的水没过了小腿,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才被朋友接到车上。

我想把两个陌生人也送到地方,但发现送不到,因为高架上每个出口都是车,而且高架交通已经很乱,停的车特别多,还有逆行的车,也有人结伴走路的,路上也没有交警,也没有广播之类的提示什么路况怎么走,都是开着看前面的路况。

由于我找不到可以入住的酒店,就住在了朋友闲置的家里,晚上到出处已经是深夜了,吃着方便面我一直哭,很后怕,面对大自然的灾难,那种无能为力和焦虑的感觉让我难以忍受。

我住的小区停水一天刚刚来水,今天上午出去找食物,发现周围的社区超市里纯净水、面包、方便面紧缺,外卖已经空了,我想去餐馆吃饭,吃饭要排队,很多餐厅都没饭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商丘,要看地铁和高铁的情况,我在小区远远能看到远方的铁路,有火车在水里泡着,一大片水看不到铁轨。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郑淯心经济观察报记者

大消费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大消费行业的市场发展和公司动向,擅长深度调查报道、高端人物专访和产业剖析。
线索请联系:zhengyuxin@eeo.com.cn

相关热门新闻

请点击添加到主屏幕